自我革命︰風暴從頭腦深處刮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龍紹華 冀東--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30 03:02

從床單的“第二個用途” 說開去

■孫玉柱

就像砸在牛頓頭上的隻果,人們對一些重要問題的深入思考,往往是從某個看上去並不起眼的細節開始的。破除和平積弊是個大問題。然而,把思考引向深入的起點很可能也是生活中的細節。比如,床單的用途。

“鋪”,是床單平時最主要的用途。另一個只有在戰時才凸顯的用途——“蓋”,卻少有人知道。曾幾何時,打過仗的老兵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床單,活著的時候躺在上面,犧牲的時候躺在下面。”從“鋪”到“蓋”的變化,反映了平時與戰時的關系。軍隊是要打仗的,打仗難免有傷亡。一些人對床單的第二個用途有些淡忘,不是因為“鋪”得太久了,而是思考打仗太少了,距離打仗太遠了。

床單還是那個床單,戰時卻凸顯出它的第二用途,恰恰折射著軍人與普通人的區別。軍人眼里的世界總是不同于常人。每到一處,別人看的是山水風光,粟裕大將卻是琢磨哪里能屯兵,哪里可以打伏擊。別人進咖啡館是享受休閑時光,他卻是要確認“佔領這個建築,就能封鎖整個街道”。這並不是因為粟裕不食人間煙火,而在于軍人有著特殊的思維方式︰無論平時戰時,一切從打仗出發,一切為了打贏。

這樣的打仗思維不是天生的。紅軍長征剛轉移時,背著“小山一樣”的生活物資,“仿佛要把整個共和國都背走”。但殘酷的戰爭環境迫使紅軍必須打破壇壇罐罐,否則,沒法打仗。抗美援朝戰場,當秦基偉將軍接通前線陣地,想先問候幾句,接線的通信兵卻直截了當地“要求”他“長話短說”。不是戰士“不懂規矩”,而是這條以幾名通信兵犧牲為代價才在炮火中接通的線路,多說一分鐘,就意味著更多的犧牲,容不得半句客套話。軍人特有的打仗思維,是流血犧牲換來的,更是打仗逼出來的。

和平年代,軍隊面臨的最大危險,不是來自敵軍,而是源自打仗思維的退化,甚至異化。為什麼野外駐訓場建得像營區一樣?為什麼遇事總強調安全第一?為什麼演練打仗念稿子背台詞?原因很多,但根子上在于以不打仗的心態來認識打仗、準備打仗。打仗思維是備戰打仗的必然結果,也是破除和平積弊最銳利的武器。我們今天強調實戰化,就是為了最大限度地再現戰場環境、還原戰爭要求,用“打仗”的磨礪倒逼打仗思維的形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