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治和平積弊,來一場向自己開刀的“手術”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余晶俊 方立華 劉亞迅 劉中濤責任編輯︰喬夢
2018-11-01 04:16

“按理說,凡是影響備戰打仗的事,都是天大的事,都是拖不了、慢不得、等不起的事。但部隊反映的一些‘老大難’問題,為什麼基層反復反映、機關反復解決,成效還是不明顯?”大家在研究討論中深深感到,產生和平積弊的原因林林總總,但最根本的是,沒有貫徹落實好習主席反復強調的“聚精會神”這一練兵備戰要求。

某潛艇支隊在訓練考核中發現,一名舵手到達指定深度後,總需要再調整才進行搜索。仔細觀察後發現,舵手為了通過考核,在操作時加了一些“小動作”,看似減少了變深時間卻增加了潛艇暴露的風險。

調研中,不少部隊官兵感慨,雖然“觀摩標準”“安全標準”在演訓場上逐漸淡出,但反躬自省,還存不存在“考核標準”“政績標準”等影響聚精會神抓練兵備戰的問題?

再往深里挖,少數單位和個人存在的對上等靠要、對下推脫堵,嘴上說創新、腳下走老路,樂于做加法、惰于做減法等問題,究竟是覺悟不高、標準不嚴的表現,還是工作擺位不正、打仗導向偏移的問題?

聚力深入糾治和平積弊活動部署後,戰區海軍黨委聞令而動,按照思想動員、集中糾治、常態推進三個步驟,采取集中深查實糾與常態長效落實相結合的方式,以自我革命的勇氣,組織各級從上到下、從里到外推進備戰打仗中的沉痾積弊。

“比懈怠更危險的是安于懈怠,比問題更嚴重的是回避問題!”某潛艇支隊政委吳謙表示,根除“和平病”如果停留在面上,只能祛除“皮”和“肉”;只有深挖根源,才能動到“筋”和“骨”。查擺是否到位、反思是否深刻、癥結是否析透,直接決定著破除和平積弊是否徹底,是否能真正取得實效。

和平積弊根子隱藏在表象之下,必須把“最壞的打算”想在今天,來一場能力升級、訓練轉型

開列和平積弊問題清單,引發訓練觀念、訓風演風的一系列轉變。

戰區海軍黨委對表上級明確的“八查”內容和問題清單,主動認賬領賬,采取自我檢視、討論辨析、集體研議等方式,切實真擺深挖和平積弊的表象和根源,找準制約備戰打仗的矛盾問題、影響制勝打贏的短板弱項,並以查擺出的問題為靶標,制定10個方面的整改措施,一系列變化令人矚目︰

在某導彈快艇大隊,一場“棄艇訓練”正在緊張進行。導彈艇噸位小、防護弱,戰損後如何保全有生力量?圍繞過去很少涉及的“棄艇訓練”,大隊組織官兵進行極端情況下的想定作業。

某驅逐艦支隊組織導彈對海打擊,不再以孤立艦艇為對象,特意把打擊目標設置在其他船只周圍和島嶼周圍,成立攻關組對復雜環境下提高打擊精度進行研究。

在某防空旅組織的實兵實彈演練中,數架不明飛行物突然出現,旅指揮所遭受重創,不得不機動轉移……

官兵們感慨,訓練更緊迫了,考核更難了,突發情況更多了。

軍之不訓,與無軍同;訓之不嚴,與不訓同。外軍明確提出︰“部隊必須定期開展基于‘最糟糕情況’的訓練”。然而,前些年,受和平積弊影響,練兵場上環境構設避難就易、對抗訓練一廂情願、演習總結遮短護丑等現象仍然不同程度存在。

“現在想想,那樣搞訓練,其實是把輕松、安全留給了今天,卻把艱難、危險留給了明天。”采訪中,戰區海軍領導反思︰硝煙散盡之後,冷靜地問問自己,勝利到底來得真不真實、踏不踏實?

“打仗短板解決得好不好,最能反映一個單位抓備戰的韌勁、除積弊的狠勁。”東海深處,一場針尖對麥芒的艦潛攻防大戰正在緊張進行。

“報告艇長,未發現‘敵’艦聲吶回波。”在確認艦艇已進入伏擊圈後,潛艇立即發射一枚魚雷進行攻擊,不料目標剎那間就沒了蹤影。

潛艇繼續出招︰手動操縱魚雷修正方向,再次交叉進攻。水面艦艇緊急機動規避,激烈的對抗讓雙方官兵直冒冷汗。

把“最壞的打算”想在今天。波峰浪谷間,艦潛機仍在激烈角逐;對抗訓練中,破除和平積弊的行動仍在逐步推進。

正如采訪中東部戰區海軍各部隊的領導所言,破除和平積弊不是一場運動,永遠都是“現在進行時”。

練兵備戰,一絲一毫都馬虎不得

■劉中濤 解放軍報記者 劉亞迅

東部戰區海軍某登陸艦支隊作訓參謀穆志海又隨艦出海了,頭一天晚上他才剛剛出差回來。

這次出差,他走南闖北數千里,就是為了查證作戰方案中的一組裝備數據。“不跑不行啊。”穆志海感慨地說,以前和支隊搞聯合訓練的“伙伴”是步兵師,編制體制調整改革後變成了合成旅,裝備方面變化很大。

為了一組數據來回折騰,既費人力又費財力,打個電話了解一下不就行了嗎?

“作戰方案中的關鍵數據來不得半點馬虎,不能待在辦公室等靠要,很多時候必須到一線實際查、實際看、實際測,確保準確無誤。”穆志海告訴記者,“等靠要”“大約是”“可能”“大概”“也許”“差不多”等等表面上看是工作態度問題,往深里挖是“用不打仗的心態作打仗的準備”,是和平積弊在作怪。

支隊政委周建明表示,今年年初開始,東部戰區海軍黨委全面貫徹戰斗力標準,堅持深入動員部署、深刻查找問題、深度清理整改,並對照上級“八查”內容和問題清單明確標準責任,對和平積弊表象及根源進行“點驗”,可以說是真刀真槍真觸動。

跟蹤支隊的年度訓練計劃,記者看到,在夜間抵灘登陸、微光損管訓練、陌生海域裝載等緊貼實戰的課目中,每一個步驟、每一組數據、每一項戰法,他們都以“對打仗負責的態度”校準細節,真打實備、真訓實練的氛圍更加濃厚。

前不久,陸軍某部列裝了一型裝甲車。從技術參數上看,該型裝甲車車頂比支隊某型登陸艦的坦克艙高出3厘米,無法裝載。紙上得來終覺淺,支隊參謀長杜躍東帶領技術骨干專門前往陸軍兄弟單位一起研究,發現坦克艙高度極限值是在靠近艙壁的位置,而入口處則有富余,該型裝甲車在裝載時注意調整下角度就可進艙。

太行山艦艦長任福岳也談起自己的一次經歷。去年聯合演習期間,在和陸軍指揮員對接方案時,對方詢問了艦艇主甲板艙口的大小,他隨口就報了一個數據。返回艦艇後,感覺對這個數據不托底,任福岳馬上查閱了相關資料並進行了實際丈量,發現自己報的數據不準確後,第一時間聯系陸軍部隊進行了更正。

“陸軍兄弟單位計劃利用這個艙口吊放裝備,如果數據有誤就會直接影響裝載速度,甚至造成事故,進而影響整個演習的進程。”任福岳說︰練兵備戰,一絲一毫都馬虎不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