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邊防巡邏|天山雄鷹︰巡航在冰峰雪嶺間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錢曉虎 黃宗興 吳世科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11-12 21:49

●巡航高度︰海拔4300米

俯瞰絲路機降塔吐魯溝

歷時數小時,終于完成空中巡邏任務,我們沿314國道向南飛行。

從飛機上俯瞰,蜿蜒的中巴友誼公路上,各種貨車、大客車絡繹不絕;大型太陽能發電站整齊排列,牧民定居點鱗次櫛比……今天,這條古老絲綢之路煥發出新的活力。

“這些貨車大都是去紅其拉甫國門的。”張江林說,如今只要來帕米爾高原的游人,都會去紅其拉甫口岸一睹國門的巍峨和雄偉。

帕米爾高原古稱“蔥嶺”,是中原地區通往南亞的絲路古道。

有人用幾個“最”字,形容紅其拉甫口岸的“無限風光”——祖國最高跨境公路、最驚險翻山走廊、邊境最繁忙口岸之一。

“常年飛行這條航線,感受國門開放開發,見證邊疆繁榮發展,我們內心無比自豪。”在“80後”機長張勝健眼里,一次任務就是一次洗禮,一次升空就是一次守防動力的加注。

“每次經過邊防連隊,機組都會低空盤旋,表達對堅守在高原邊關戰友的崇敬。”

如今,“一帶一路”建設發展,更為這條航線增加了新的魅力。張勝健說︰“其實,我們乘機巡邏雪域山巔,最大的底氣就是蒸蒸日上的國力。”

“塔吐魯溝到了!”從紅其拉甫向東,直升機沿著葉爾羌河谷飛行,幾十分鐘後,飛機降低速度,漸漸駛入一個山坳。

機翼下,邊防連隊官兵向我們興奮地揮手……

飛機還未停穩,官兵們就大步跑了過來,就像見了親人一樣開心。一箱箱過冬物資被快速搬下直升機。

“直升機送來了物資,更送來了溫暖!”某邊防團助理員史旭說,以往大雪封山後,物資補給費時費力,如今上級定期派直升機空運補給,方便快捷,駐守偏遠邊防哨所保障條件已大大改善。

“這些年,我們參與的急難險重任務越來越多。”張勝健說,他所在的新疆軍區某陸航旅,已先後參與阿勒泰、伊犁雪災救援,庫車抗洪,汶川、玉樹抗震救災等任務。

在駐地群眾心中,他們就是“天山雄鷹”。

尾 聲

歸航。一路向北。

由于支流的匯入,葉爾羌河的水量漸漸變大。在雪山融水的滋養下,兩邊河谷地帶的植被頑強生長。

雪線漸漸退去,暗黃色的帕米爾高原露出渾然滄桑的本來面目。當熱鬧的城鎮再一次映入眼簾,我們有了恍若隔世的感覺。

傍晚時分,兩架直升機安全降落在塔什庫爾干某機場。走下舷梯,遙望天邊的慕士塔格峰和不遠處的縣城,機長張江林長出一口氣︰“又一次有驚無險的航程!”

晚飯時,張江林和女兒視頻通話。因考試成績不理想,視頻那頭女兒委屈得掉眼淚……這個駕機翱翔帕米爾高原的漢子,一時無言,臉上滿是愧疚。

無愧使命,卻虧欠家庭。這對“天山雄鷹”們來說,已是常態。

營長高岩的兒子今年8歲。兩個月前兒子過生日,高岩卻在生日前一周帶隊飛赴千里之外的高原地區參加軍事演習。“8年了,沒陪兒子過過一個生日!”這看似輕描淡寫的話語,著實令人揪心。

一次冰川之巔的巡航,對于這群“天山雄鷹”來說,或許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可短短幾天的相處,我們的內心和靈魂都被崇高滌蕩。

相顧無言,唯有軍禮傳情。

十幾個小時後,我們回到繁華都市。而他們,為了邊防穩固、為了祖國和平、人民幸福,還將繼續堅守在高原邊陲,守望空天,日復一日巡邏在冰峰雪嶺之間。

敬禮,親愛的戰友!敬禮,可敬的“天山雄鷹”!

國門知多少•紅其拉甫

紅其拉甫是帕米爾高原一個通外山口,素有“血谷”之稱。氧氣含量不足平原的50%,最低氣溫達-40℃。

從海拔3300米的塔什庫爾干縣城,驅車120公里,就來到海拔4733米的世界海拔最高國門——紅其拉甫國門。紅其拉甫國門是中國、巴基斯坦兩國唯一陸路通道,發揮著東聯西出“橋頭堡”的作用。

1986年5月,紅其拉甫中巴邊境區向第三國開放。紅其拉甫國門自2009年建成以來,一直是中外游客向往的地方。

紅其拉甫國門成為旅游熱點,要歸功于喀喇昆侖公路。人們用三個“最”來形容這條路︰最高的跨境道路、最美公路和最驚險走廊。

1978年,中國吹響改革開放號角。同一年,被譽為“中巴友誼象征”的喀喇昆侖公路建成通車。這條歷時12年建造的公路平均海拔3000米,創造了公路建設史上的奇跡。

2013年,為進一步實現互聯互通,中國提議建設“中巴經濟走廊”,打造一條北起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經濟大動脈。如今,中國不但打開了國門,開闢了國門通道,還向世界敞開了懷抱。

“老邊防”有個新期待

■毛規、陳劍采訪整理  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四級軍士長 王振偉

我是一個有著13年軍齡的“老邊防”。

我們部隊駐守地域草深林密、溝壑縱橫,很多巡邏路都只能徒步前進。在叢林中穿梭,我們隨時可能被毒蟲叮咬,一不小心還會摔傷、扭傷。濕熱的守防環境,讓一些戰友落下風濕等病根兒,陰雨天疼痛難忍。

前往329號界碑的巡邏路上,有段路途十分險峻。每次行至那一段懸崖時,我們只能在僅容一人通過的小道上艱難跋涉。

遇有大雨天氣,腳下濕滑,大家排成一隊,每人腰間系上背包繩,將繩子一端牢牢綁在一起,小心翼翼緊貼崖壁向前挪步。

幾年前,我在通過這段險道時,突然腳底打滑,瞬間被背包繩吊在半空。多虧戰友們緊緊拽住“救命繩”,一邊叮囑我保持冷靜,一邊緩緩將我拽了上來。

一次,我們在巡邏中發現有可疑人員非法越境到我方伐木。我和戰友接到消息,立即前去處置。大家連續追蹤數小時……

今年6月,上級在我們旅開展邊防執勤規範化試點,探索乘直升機與陸路“一體化”聯合巡邏機制。听到這消息,常年巡邏邊防一線的我和戰友,特別高興。

參與試點任務的排長龔財兵說,如今許多邊防部隊已實施直升機空中巡邏。我期待不久的將來,也能搭乘直升機,俯瞰我們戍守的邊防線。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