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周年特刊•制勝篇︰會挽雕弓如滿月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江永紅責任編輯︰張藝
2018-11-19 03:36

軍隊因戰爭而生,因戰爭而存。誠如習主席所指出的︰“軍隊建設各項工作,如果離開戰斗力標準,就失去其根本意義和根本價值。”改革開放40年,我們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而和平是改革和建設得以順利進行的前提和保證。毛主席說︰“沒有一支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改革開放的實踐證明,這句話仍然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人民軍隊是改革開放的堅強支持和保證。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對軍人來說,看不見敵人是最大的危險。

☆解決軍隊能不能打勝仗的問題,首先是要把軍隊的一切工作都統到戰斗力標準上來。

☆能戰方能止戰,準備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就越可能挨打,這就是戰爭與和平的辯證法。

會挽雕弓如滿月

■江永紅

標題書法︰汪德龍

軍隊因戰爭而生,因戰爭而存。誠如習主席所指出的︰“軍隊建設各項工作,如果離開戰斗力標準,就失去其根本意義和根本價值。”改革開放40年,我們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而和平是改革和建設得以順利進行的前提和保證。

毛主席說︰“沒有一支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改革開放的實踐證明,這句話仍然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人民軍隊是改革開放的堅強支持和保證。

實戰是檢驗戰斗力的唯一標準

參加1979年自衛還擊作戰的部隊,除了少數部隊17年前在西藏邊境打過仗外,其余部隊自抗美援朝戰爭之後近30年未曾打仗。但是,當戰爭突然襲來的時候,我軍官兵表現出可貴的獻身精神和堅強的戰斗意志,被人民譽為“新一代最可愛的人”。

此戰期間,全黨正在進行“真理標準大討論”,即確立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部隊撤回後,進行“真理標準討論補課”。對這個問題,參戰官兵比沒有參戰的人更有發言權,因為子彈和鮮血已經告訴我們︰實戰是檢驗部隊戰斗力的唯一標準。

凱旋官兵的背囊里,不只有耀眼的軍功章,還有沉痛的教訓。

——練兵沒有針對性不行。戰前缺乏針對性訓練,而訓練中的欠賬在實戰中是要用鮮血和生命來償還的。

——不會指揮合成作戰不行。當時的基層軍官幾乎清一色是由戰士提干的,大多只會指揮單一兵種。有個步兵連長指揮沖鋒受挫,請求上級炮火支援,上級問︰“加強給你的炮兵、防化兵為啥不用?”他一拍腦袋說︰“忘了!”

——不肅清“左”的影響不行。當時“文化大革命”剛結束不久,部隊受“左”的影響還比較嚴重。某團五連是軍區樹立的理論學習模範連,但訓練成績不行;七連訓練成績全團第一,卻被戴著“單純軍事觀點”的帽子。要打某高地,上面有人主張讓五連打主攻,團里卻堅持用七連。最後七連出色完成任務,被軍區授予榮譽稱號。像此類平時與戰時擰著勁兒的地方很多。

對照實戰這個檢驗戰斗力的唯一標準,一場戰爭催生了一次改革。

首先是掀起了研究敵軍的熱潮。從1979年末至1980年,團以上均成立敵軍研究室,連成立研究小組。紅藍對抗演習普遍開展,特別是在《解放軍報》突出宣傳原1軍 “藍軍司令”王聚生的事跡後,全軍形成一股“藍軍熱”,不少司令員、軍長、師長帶頭充當“藍軍司令”,初步扭轉了以往演習一廂情願的局面。空軍當年建立的模擬藍軍分隊一直保留至今,在對抗中磨練出許多王牌飛行員。

其次是進行了合成部隊的試編試訓,尤以原63軍的合成營改革最為著名。這些研究和試驗的成果,最終體現在1985年的精簡整編中——撤銷了軍委和軍區的炮兵、工程兵、裝甲兵,成立諸兵種合成的集團軍。

再次是在政治工作中肅清“左”的影響,恢復了政治工作為中心工作服務的理念和光榮傳統。

最危險的是看不見敵人

非常可惜的是,出現在自衛還擊作戰之後的戰備訓練大好局面,在一些人眼里很快就成了“昨夜星辰”,因為他們看不見敵人了。

改革開放之後,國際國內形勢出現了很多新的變化。1991年蘇聯解體,中美之間對話與合作日益加強。西南邊境的戰火徹底熄滅後,“雷場放飛和平鴿”……于是乎,在一些人的腦子里,依稀進入了一個“無假想敵時代”或曰“敵情空白期”。

1985年精簡整編,裁軍100萬,戰略上實現“兩個轉變”︰從早打、大打、打核戰爭轉變為打局部戰爭;國防和軍隊建設從臨戰準備狀態轉變為和平時期有計劃的長遠建設。這無疑是非常英明的。但戰略轉變被有的人誤轉到“和平建軍”上來了,甚至有的部隊領導雖然嘴上講戰備訓練是中心,可實際上“一安全,二生產,三學習,四訓練”。1988年“3•14”赤瓜礁海戰,海軍南海艦隊官兵從外敵手中收復了赤瓜礁等礁凱旋時,沒有人歡迎,沒有媒體報道,讓人每每想起不禁感慨萬千。

1991年爆發的海灣戰爭,激發了我軍建設信息化軍隊的緊迫感,但也許因戰火離得太遠,許多人仍沉浸在“敵情空白期”的幻境中。但美國對中國接二連三的霸權主義行徑(1993年的“銀河號”事件、1995年的“台海危機”、1999年美軍轟炸我駐南聯盟大使館),把許多人從“敵情空白期”的幻境中拉了出來,讓我們認識到︰世界格局已與改革開放之初迥異了。和平與發展是時代主題,但天下並不太平。對軍人來說,看不見敵人是最大的危險。

在練兵備戰上,上世紀90年代最重大的決策,當數1995年中央軍委提出的簡稱“三個轉變”的戰略思想,即實現由應付一般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向打贏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轉變,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宣布再裁軍50萬。在這一戰略思想指引下,到黨的十八大之前,國防和軍隊建設特別是武器裝備建設上了一個大台階,部分主戰裝備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但是,由于郭伯雄、徐才厚在工作指導中特別是在干部使用上背離了戰斗力標準,致使軍事訓練在低層次徘徊。

實戰化水平有多高,戰備質量就有多高

黨的十八大之後,習主席擔任中央軍委主席之初,就向全軍提出了“勝戰之問”︰“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在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我們這支軍隊能不能始終堅持住黨的絕對領導,能不能拉得上去、打勝仗,各級指揮員能不能帶兵打仗、指揮打仗?”

三軍統帥向我們提出了“勝戰之問”,也帶領全軍將士一起解答這道人民軍隊戰斗力建設必須回答的時代之問。解決軍隊能不能打勝仗的問題,首先是要把軍隊的一切工作都統到戰斗力標準上來。習主席要求部隊“牢固樹立戰斗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在“戰斗力標準”前加上了“唯一的根本的”6個字,在我軍歷史上是第一次,明確排斥了一切似是而非的其他標準。

習主席提出“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同時為全軍指明了實現戰斗力提升的路徑,即實戰化軍事訓練。實戰化訓練是軍事訓練的最高層次,是未來戰爭的預演。部隊實戰化訓練水平,決定著部隊能不能打仗,能不能打勝仗。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幾乎逢軍事會議必講實戰化訓練,反復強調“能打仗、打勝仗,最主要的是提高實戰化能力”,對訓練中的形式主義、弄虛作假現象批評得非常嚴肅。

提高信息化條件下的威懾和實戰能力,是習主席始終關注的“頭等大事”。他不僅在戰略謀劃、宏觀指導上親力親為,而且高度關注實戰化訓練的具體實施。2014年3月,習主席簽發了中央軍委《關于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意見》,是謂實戰化訓練之綱領。實戰化訓練的本質在于實兵對抗,而決定對抗質量的關鍵是要有一支稱職的作為磨刀石的藍軍部隊。一個月後,原北京軍區某旅正式擔負模擬藍軍任務。這就是出現在朱日和的全軍第一個專業化藍軍旅的來歷。在“跨越2014•朱日和”演習中,藍軍旅與來自全軍的7個合成旅對抗,結果是6勝1負。“勝我才算過關,贏我才能打仗!”藍軍旅營門前的這條標語,說出了藍軍在戰備訓練中的重要作用。

統帥一聲號令,全軍聞風而動,實戰化訓練在全軍普遍開展。各軍種都已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著名“品牌”。如空軍的四大品牌︰金頭盔(自由空戰)、金飛鏢(突防突擊)、藍盾(防空反導)和紅劍(體系對抗),可以說初步系統化、體系化了。

2016年4月20日,一身迷彩服的習主席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首次以“軍委聯指總指揮”的身份參加軍事活動。11月,習主席簽發了中央軍委《加強實戰化軍事訓練暫行規定》,這是我軍實戰化訓練的首部法規。從此,我軍誕生了一個新的職務——訓練督察。從這一年開始,軍委對訓練中出現的問題指名道姓進行通報,訓風、考風、演風進一步向著從難從嚴、求真務實轉變。

2017年7月30日,在慶祝我軍建軍90周年前夕,習主席在朱日和沙場閱兵。這是習主席首次在野戰條件下檢閱部隊,也是我軍在體制和力量編成革命性整體重塑後的集中亮相,是我軍練兵備戰面貌在野戰條件下的展示,意義非凡。

2018年1月3日,中央軍委舉行開訓動員大會,習主席向全軍發布訓令,要求全軍加強針對性對抗性訓練,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牢牢掌握能打仗、打勝仗的過硬本領。一聲令下風雷動。聆听完領袖的動員號令,全軍官兵士氣高漲,聞令而動,奔赴各自訓練場,在陸、海、空、天、電、網多維演兵場迅速掀起實戰化軍事訓練新熱潮。

從2014年至今,全軍已經開展數百場實戰化對抗演習。從北方大漠到東南沿海,在遼闊的海洋和廣袤的天空,還有看不見的電磁空間,實兵對抗此起彼伏,廝殺不斷。

統帥的目光關注著練兵場,腳步走到士兵中間。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不僅走遍了各大戰區,而且視察了許多邊防哨所。每到部隊視察,習主席都要進入戰位,登上坦克、兩棲戰車、飛機或直升機的駕駛艙,了解武器裝備的性能和官兵掌握武器裝備的情況。今年9月27日,他在視察第79集團軍時,登上武直-10,親自操控機載武器和觀瞄系統……號令全軍部隊“堅決克服背離實戰的思想和行為,把實戰要求落實到練兵備戰各方面和全過程”。習主席的重要指示,為全軍深入抓好練兵備戰指明了方向,注入了動力,把“隨時準備上戰場”的使命意識刻入每一名軍人心中。

能戰方能止戰,準備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就越可能挨打,這就是戰爭與和平的辯證法。眼下,國際形勢波詭雲譎,我們更要用練兵備戰的實際行動來回答統帥的“勝戰之問”。“會挽雕弓如滿月”,只要一聲令下,堅決做到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作者系原解放軍報社副總編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