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元勛程開甲︰為共和國鑄盾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孫偉帥 熊杏林 鄒維榮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8-11-29 08:31

程開甲院士(左三)年輕時出國留學時的留影

一紙命令將程開甲調入北京。從此,加入到我國核武器研究隊伍的他隱姓埋名,在學術界銷聲匿跡20多年

1960年盛夏的一天,南京大學校長郭影秋突然把程開甲叫到辦公室︰“開甲同志,北京有一項重要工作要借調你,你回家做些準備,明天就去報到。”說完,校長拿出一張寫有地址的紙條交給他。

看到郭校長滿臉的嚴肅,程開甲什麼也沒問,很快就動身到北京,找到了那個充滿神秘的地方——花園路3號九所。這才得知,原來是要搞原子彈。

就這樣,程開甲加入了中國核武器研制隊伍。

中國原子彈研制初期所遇到的困難,現在是無法想象的。根據任務分工,程開甲分管材料狀態方程理論研究和爆轟物理研究。那段時間,程開甲的腦袋里裝的幾乎全是數據。一次排隊買飯,他把飯票遞給師傅,說︰“我給你這個數據,你驗算一下。”站在後面的鄧稼先提醒說︰“程教授,這兒是飯堂。”吃飯時,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就把筷子倒過來,蘸著碗里的菜湯,在桌子上寫著,思考著。

終于,程開甲第一個采取合理的TFD模型估算出原子彈爆炸時彈心的壓力和溫度,為原子彈的總體力學計算提供了依據。

1962年上半年,經過科學家和技術人員孜孜不倦的探索攻關,我國原子彈的研制闖過無數難關,終于露出了希望的曙光,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提到了日程上。

為了加快進程,錢三強等二機部領導決定,兵分兩路︰原班人馬繼續原子彈研制;另外組織隊伍,進行核試驗準備。錢三強提議由程開甲負責核試驗的有關技術問題。

這意味著,組織對他的工作又一次作了調整。程開甲很清楚自己的優勢是理論研究,放棄自己熟悉的,前方的路會更艱難。但面對祖國的需要,他毫不猶豫轉入全新的領域︰核試驗技術。

後來,程開甲在一篇題為《核試驗一定要嚴格按照科學規律辦》的文章里,談到了當初他去開拓這一全新領域時的復雜與艱難︰“這是一個大型的、廣泛的、多學科交叉的系統工程。理論和實踐必須有機配合……既要有全局理論上的系統分析,又要通過實踐,循序漸進,摸著石頭過河,一步一個腳印去干。”

經過一段時間探索,程開甲開始組建“核武器試驗研究所”,承擔起中國核武器試驗技術總負責人的職責。從此,程開甲既是核武器試驗研究所副所長、所長,同時兼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長,核武器研究所改為研究院後,兼副院長。直到1977年,程開甲被任命為核試驗基地副司令員,免去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長。

一組組數據、一段段史料,記錄著程開甲在核試驗技術領域的開拓創新,以及他為中國核事業發展立下的不朽功勛——

1964年10月,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試驗成功,1700多台(套)儀器全部拿到測試數據。

1966年12月,中國首次氫彈原理試驗成功,程開甲提出在塔基一定半徑範圍地面用水泥加固減少塵土卷入,效果很好。

1967年6月,中國第一顆空投氫彈試驗成功,程開甲提出了改變飛機飛行方向的投彈方案,保證了投彈飛機的安全。

1969年9月,中國首次平洞地下核試驗成功,程開甲設計的自封回填堵塞方案,實現了安全“自封”,防止了“放槍”和“冒頂”。

1978年10月,中國首次豎井地下核試驗成功,程開甲研究設計的試驗方案,獲得成功……

從1963年第一次進入號稱“死亡之海”的羅布泊到回京工作,程開甲在戈壁灘工作、生活了20多年。20多年中,他成功組織指揮了從首次核爆到之後的地面、空中、地下等方式各種類型核試驗30多次。20多年中,他帶領科技人員建立發展了我國的核爆炸理論,系統闡明了大氣層核爆炸和地下核爆炸過程的物理現象及其產生、發展規律,並在歷次核試驗中不斷驗證完善,成為我國核試驗總體設計、安全論證、測試診斷和效應研究的重要依據。

“說起羅布泊核試驗場,人們都會聯想到千古荒漠,死亡之海,提起當年艱苦創業的歲月,許多同志都會回憶起搓板路、住帳篷、喝苦水、戰風沙。但對于我們科技人員來說,真正折磨人、考驗人的卻是工作上的難點和技術的難關。”多年後,程開甲院士在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我想,我們艱苦奮斗的傳統不僅僅是生活上、工作中的喝苦水、戰風沙、吃苦耐勞,更重要的是刻苦學習、頑強攻關、勇攀高峰的拼搏精神,是新觀點、新思想的提出和實現,是不斷開拓創新的進取精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