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元勛程開甲︰為共和國鑄盾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孫偉帥 熊杏林 鄒維榮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8-11-29 08:31

程開甲院士晚年時題詞︰“創新、拼搏、奉獻”。

他一輩子都不承認自己是一個“當官人”,他頭腦里從沒有 “權力”二字,只有“權威”︰“能者為師”的那種權威

科學家們為共和國的輝煌作出了巨大貢獻,黨和國家沒有忘記他們。

1965年5月30日,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並宴請為中國原子彈爆炸作出貢獻的有功之臣。程開甲和他領導的核試驗研究所的董壽莘、孫瑞蕃、忻賢杰、喬登江、陸祖蔭、呂敏、王茹芝等技術人員受到接見。1966年,朱光亞、郭永懷、王淦昌、陳能寬和程開甲等被邀請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國慶觀禮。

程開甲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四、五屆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七屆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和資深院士,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一等獎,國家發明獎二等獎和全國科學大會獎、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等獎勵。1999年,被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2013年,獲黨中央、國務院頒發的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7年,中央軍委隆重舉行頒授“八一勛章”和授予榮譽稱號儀式,習近平主席把“八一勛章”頒授予他。

這是黨和國家的崇高褒獎,這是一名國防科技工作者的最高榮譽。

“寫在立功受獎光榮榜上的名字,只是少數人,而我們核試驗事業的光榮屬于所有參加者。因為我們的每一次成功都是千百萬人共同創造,我們的每一個成果都是集體智慧的結晶。”程開甲院士如數家珍,列舉著戰友們所做的工作。

一件件往事、一項項成果、一個個攻關者的名字,在他的記憶中是那樣清晰——

從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主動請纓回國參戰的呂敏;承擔核爆炸自動控制儀器研制任務的室主任忻賢杰;從放化分析隊伍中走出來的錢紹鈞、楊裕生、陳達等院士;調離核試驗基地年逾花甲又返回試驗場執行任務的孫瑞蕃……

還有,地下核試驗時,花崗岩中核爆有無分凝問題是當年六隊的邢梯良用高壓釜給出了明確答案;丁浩然,在核試驗新場區選址中立了大功;喬登江為各效應大隊做了好多工作,使效應工作獲得豐收;董壽莘為豎井鑽井技術作出了貢獻,試驗很快進入豎井方式階段;程耕對地下平洞自封所做的計算分析起了重要作用……

當然,還有長期戰斗在大漠深處的陽平里氣象站,在核試驗場上徒步巡邏八千里的警衛戰士,在羅布泊忘我奮斗的工程兵、汽車兵、防化兵、通信兵——如果沒有他們每一個人的艱苦奮斗、無私奉獻,如果沒有全國人民的大力協同和支援,就沒有我們事業今天的成就和輝煌。

雷霆已經遠去,向往和平的人們卻永遠銘記著那個年代。每每想起在核試驗場區的生活,程開甲總是充滿懷念。因為,那里有著他終生付出的心血,有著他事業巔峰的輝煌,有著他充滿激情的歲月,有著他揮之不去的眷念……

走進程開甲的家,你無論如何也不會把這里的主人,與現代物理學大師玻恩的弟子、海森堡的論戰對手、中國核試驗基地的副司令員,以及中國“兩彈一星”元勛聯系起來。

這里陳設,簡單、質樸得令人難以置信。離開戈壁灘後的程開甲,一直保持著那個年代的生活方式,過著與書為伴,簡單、儉樸的生活。

程開甲一輩子都不承認自己是一個“當官人”︰“我滿腦子自始至終只容得下科研工作和試驗任務,其他方面我很難搞明白。有人對我說‘你當過官’,我說‘我從沒認為我當過什麼官,我從來就認為我只是一個做研究的人’。”

程開甲一生除了學術任職,還有過不少職務,但他頭腦里從沒有 “權力”二字,只有“權威”︰“能者為師”的那種權威。

程開甲一輩子最懷念的戰友是張蘊鈺將軍。他稱之為“我的老戰友,我真正的好朋友”,“是我們每個人心中的核司令,更是我心中最偉大的核司令。”

作為核試驗基地的司令員,張蘊鈺全面負責核武器試驗;作為核武器試驗基地和基地研究所的技術負責人,程開甲全面負責核試驗的技術工作。他們在戈壁共同奮斗了十幾個春秋,共同完成了我國第一顆原子彈以及多種方式的核試驗任務。

1996年,程開甲心中這位“偉大的核司令”寫了一首詩,贈給程開甲︰

核彈試驗賴程君,電子層中做乾坤。

輕者上天為青天,重者下沉為黃地。

中華精神孕盤古,開天闢地代有人。

技術突破逢艱事,忘餐廢寢苦創新。

戈壁寒暑成大器,眾人尊敬我稱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