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周|獵鷹突擊︰從“燒卡路里”到“燒腦”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天益 馬 超責任編輯︰張藝
2018-12-20 06:37

特種作戰是體能、智能、技能等多能綜合較量,過去受條件限制,極限訓練往往把負重公斤數、行軍公里數、耐受小時數作為練兵指標,如今他們正推動訓練從極限體能“燒卡路里”向極限多能“燒腦”轉變。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獵鷹突擊︰從“燒卡路里”到“燒腦”

——目擊武警“獵鷹突擊隊”開展“魔鬼周”極限訓練

■解放軍報記者 王天益 馬 超

12月14日,武警“獵鷹突擊隊”特戰隊員進行搜索射擊訓練。解放軍報記者 穆可雙攝

“砰!”一聲“槍響”從不遠處的客機機艙里傳來。王佔軍頭皮一麻,太陽穴直跳︰“糟糕!又有一名‘人質’受到傷害!”

12月17日,作為武警“獵鷹突擊隊”的一名分隊指揮員,王佔軍正在參加 “魔鬼周”極限訓練的一場反劫機戰斗演練。從16日早上起,王佔軍指揮隊員與 “恐怖分子”對峙到17日凌晨2點,一天未進熱食,只睡了3個多小時,“夢里都在琢磨咋對付‘恐怖分子’”。

王佔軍一身本領,曾先後6次在國際特種兵賽場上摘金奪銀。以前的“魔鬼周”,他經歷過負重35公斤跋山涉水、接連做2000多個俯臥撐等極限考驗,眼前的訓練讓他感到,困倦的大腦正在挑戰一種全新的極限。

面臨挑戰的不只是王佔軍。

京郊的一處山谷,氣溫已達零下十幾攝氏度。廢棄的采石場隱匿著“恐怖分子”窩點,上尉閆龍將帶領隊員對其展開清剿。24歲的狙擊手李海興提前潛伏在狙擊陣位上,口鼻呼出的熱氣打濕了面罩,寒風瞬間就在面罩上凝結出冰碴。

戰斗一觸即發。“總導演”張陵卻突然喊停。他帶著幾個人爬上山頭,10多個“恐怖分子”瞬間移形換位。“這樣戰術銜接更緊密,更貼近實戰,給你們思考判斷的時間更少!”張陵曾遠赴邊疆參加反恐實戰,他得意地嘿嘿一笑,閆龍頓時“感到又要‘燒腦’了”。

“感到‘燒腦’就對了。”跟訓的“獵鷹突擊隊”參謀長李海君說,特種作戰是體能、智能、技能等多能綜合較量,過去受條件限制,極限訓練往往把負重公斤數、行軍公里數、耐受小時數作為練兵指標,如今他們正推動訓練從極限體能“燒卡路里”向極限多能“燒腦”轉變。

這個轉變不容易——

晌午時分,山谷里的戰斗打響了,閆龍和戰友在狙擊手的配合下,沖上一公里內垂直上升高度七八十米的山崖路,開始向上攻擊。

路邊、崖上、草叢里不時有標識“恐怖分子”的靶標出現,他們要根據突發情況快速反應、密切協同,運用6種槍支彈藥分別攻擊不同的目標,“既要絕對快,又要絕對準”。

槍彈聲響徹空谷。上山下山,閆龍和戰友一路打一路沖,連續練了5遍,體能接近極限,但戰術越來越明晰熟練。最終,他們的成績在參訓小分隊中排名第一。

但在李海君看來,這個小隊的總用時還是有些長,距離完美的戰術配合還有差距。

完美是什麼?“獵鷹突擊隊”的隊徽上有一只獵鷹,雙翅高展,利爪擒著閃電。2014年4月9日,習主席親自將繡有這一圖案的鮮紅隊旗授予“獵鷹突擊隊”,並勉勵他們做到思想政治非常過硬、專業素質非常過硬、戰斗作風非常過硬。從這天起,那只能夠擒住閃電的獵鷹,深深烙印在每個隊員的心中。

“獵鷹如何能抓得住閃電呢?靠勇敢嗎?靠迅猛嗎?關鍵還是要靠這里!”曾在海外受訓過的“獵鷹突擊隊”部隊長米彥廣自問自答,伸手指了指腦袋。

頭腦里,一場新的“獵鷹突擊”正火熱展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