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飛行藍軍的思考|從研究隊友到研究對手的轉變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範江懷 王天益 發布︰2019-01-08 04:10:0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中國空軍的專業航空兵藍軍進入人們視野的時間並不長。2015年“火力-2015•山丹A”演習是他們在公開報道中首次亮相。在人們眼中,這支飛行藍軍神秘而低調,與威名赫赫馳騁朱日和大漠的“中國第一藍軍旅”相比截然不同。不過,與陸軍藍軍旅“紅藍兼備”的理念相似,空軍的這個藍軍旅也有個響當當的口號,叫做“藍軍最像,紅軍最強”。這背後,是藍軍建設的一個共同課題︰作為假想敵部隊,最首要的就是把敵人“演真扮像”,為和平時期練兵提供對手,對未來戰場上的對抗進行推演。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飛行藍軍的“演真扮像”辯證法

——來自空軍航空兵某旅的調查與思考

■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王天益

藍軍——假想敵部隊。這個詞,天生與飛行有著不解之緣。

人們所公認的世界上第一支專業假想敵部隊,就是1966年以色列空軍組建的“外國空軍模擬大隊”。

中國空軍的專業航空兵藍軍進入人們視野的時間並不長。2015年“火力-2015•山丹A”演習是他們在公開報道中首次亮相。

在人們眼中,這支飛行藍軍神秘而低調,與威名赫赫馳騁朱日和大漠的“中國第一藍軍旅”相比截然不同。

不過,與陸軍藍軍旅“紅藍兼備”的理念相似,空軍的這個藍軍旅也有個響當當的口號,叫做“藍軍最像,紅軍最強”。

這背後,是藍軍建設的一個共同課題︰作為假想敵部隊,最首要的就是把敵人“演真扮像”,為和平時期練兵提供對手,對未來戰場上的對抗進行推演。

要演真扮像假想敵,談何容易——

比如,戰爭中對抗雙方充滿了偽裝與欺騙,隱真示假是最基本的作戰原則,要在戰爭開始之前將敵人演真扮像,這里注定充滿了天然的矛盾。

再如,模擬的敵人畢竟不是真實的敵人,“再像”也不等于“就是”。演真扮像的標準是什麼?要評價藍軍的“藍度”本身就很有難度……

類似這些問題,是當前我們推開紅藍對抗訓練面臨的現實難題,也是專業化藍軍部隊建設繞不過去、必須回答的使命課題。

答案在哪里?空軍藍軍旅組建成立數年來,用實踐探索給出了充滿辯證的思考。

“藍軍旅”戰機飛向藍天,迎戰紅藍對抗演練中的下一個對手。楊 軍攝

當好磨刀石,做最強的對手,還是最像的敵手?

一支部隊的戰斗力強不強,通常取決于兩個方面,一看裝備,二看人才。

照此來看,空軍藍軍旅堪稱“天生強大”︰列裝的是當時空軍現役最先進的機型;飛行員從全空軍選拔,不少人是“金頭盔”得主或空戰能手;有的機務大隊直接整建制從別的單位“端”過來……

難怪有人說,這支部隊一誕生就攜帶著“最強對手”的基因。

這也符合人們對于藍軍的最初期待——就像中部戰區空軍某旅“金頭盔”飛行員徐恩慧心中對藍軍的定位︰“它應該是所有人都打不敗的。”

藍軍旅確實夠強。組建成立後,他們快速形成戰斗力,當年就參加了一場陸空對抗演習。在對地突防突擊中,他們打出的戰果是7:0。七場完勝,讓對手一直耿耿于懷,以至于後來的對抗演習,對手次次都點名要他們參加。

2016年,藍軍旅首次參加空軍“金頭盔”對抗空戰考核,就取得了同型機團體第一,大隊長楊朝輝摘得空軍飛行員最高榮譽“金頭盔”。

這些年,他們作為體系化藍軍的重要組成部分,多次在空軍“紅劍”體系對抗演習、“藍盾”地面聯合防空演習中發揮關鍵作用。在“紅劍-2017”演習中,他們取得的制空戰果佔到了合成藍軍的60%以上。

若把藍軍比作“磨刀石”,藍軍旅這塊石頭真是硬得足以讓刀口卷刃。

他們也從不諱言要為全空軍部隊樹起最強對手的決心。他們確立的藍軍建設指標是“戰術素養最高、對抗能力最強、戰斗作風最硬”,他們在旅歌中放聲唱道︰“我是天塹,我是峰巒,懦夫休想過我雄關……”

然而,這就夠了嗎?這就是藍軍嗎?

那年一次演習,藍軍旅派出分隊,作為合成藍軍的一部分參加紅藍對抗演練。前幾輪的對抗,在合成指揮所的指揮下,藍軍整體戰果不錯,可飛行員們卻越飛越迷惑︰這走的還是“紅紅對抗”的路子啊,真正的敵人是這麼出招的嗎?

問題來了。作為藍軍,是要做紅方最強的對手,還是最像的敵手?對此,藍軍旅上下有反思,也有思想的交鋒——

有人說,藍軍作為假想敵部隊,必須是最強的。顯然,只有過硬的石頭才能磨出鋒利的刀,才能讓紅方以訓練場上的失敗去換取戰場上的勝利。

也有人認為,藍軍首要的標準就是像。如果不像假想敵,仍然是用研究隊友的方法打敗隊友,這樣的勝利,這樣的強大又有何意義?

所有人都同意,“像”和“強”是藍軍建設都必須關注的問題。那麼,二者應該如何結合呢?空軍藍軍旅旅長湯海寧道出他們的探索和思考——

瞄準“強”敵“像”。俗話說依葫蘆畫瓢,有啥樣的葫蘆就有啥樣的瓢。當藍軍,扮演假想敵就要瞄準強敵扮,把強敵扮到最像,當對手自然也就最強。

擇敵“強”處“像”。模擬假想敵,不是單純的模仿,而是要有選擇地吸收。擇其強處演真扮像,對其弱處果斷揚棄,才能讓“像”發揮出真正的價值。

“從藍軍發展理念上講,最強和最像應該是辯證統一的,但從發展路徑上,‘強’是基礎,‘像’才是目標。”湯海寧補充說。

1 2 3 4

責任編輯︰馬嘉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