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跨越“心中的海拔”,標定新時代高原練兵新坐標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孫利波 唐磊 李森 干作余 發布︰2019-01-18 02:08:32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脖子以下”改革中,部隊從平原移防到高原,由以往的短期適應高原變為長期駐守高原,訓練場更加貼近戰場,官兵們更加貼近使命。面對高原惡劣的自然環境,他們以頑強的毅力笑傲風雪高原、揮灑青春熱血,在雪域“磨刀石”上激揚血性、百煉成鋼。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跨越“心中的海拔”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孫利波 通訊員 唐 磊

初冬的青藏高原一片銀裝素裹,幾道車轍在風雪中若隱若現。車轍盡頭的曠野中,十幾個身影圍著幾門火炮正在忙碌,一發炮彈突然破膛而出,震天的巨響在雪峰間久久回蕩。

炮聲漸消時,他們已完成射擊效果記錄和數據采集。在這海拔近5000米的高原,他們的動作稍顯遲緩,但口令並未因缺氧而變得低沉。

這十幾個身影,是西部戰區陸軍某合成旅旅長于洋帶領的武器效能試驗小組。他們所操控的火炮,是旅里剛剛配發的某新型主戰裝備。

裝備剛列裝,性能還未摸清就上高原,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近5000米的海拔,遠超裝備廠家所明確的海拔上限,多少有些冒險。然而, 對于這個旅來講,這些看似不可理解的舉動如今早已成為常態。

原因只有一個︰前年,這個旅從平原地帶移防到了青藏高原。

“駐扎高原後,訓練模式發生了顛覆性變化。”于洋介紹,以往部隊駐扎在海拔較低的平原地帶,通常是在營區打基礎、練技能,野外駐訓時上高原練戰術、練戰法,稱之為“上山訓練”;移防高原後,部隊不論平時訓練還是駐訓演習,都是在高海拔地區,常年都是“山上訓練”。

在過去,“梯田式練兵”、逐步適應高寒環境,是駐西部地區陸軍部隊高原實戰化訓練的法寶︰從海拔3000米開始,每升高500米作為一個調整台階,在不同海拔高度進行相應訓練,循序漸進,逐步提高。

2013年,于洋曾按照這一訓練方式,在海拔4500米的高原地域駐訓4個月,人員無一傷亡,裝備無一損壞,不論是高寒地區的機動距離,還是演練課目數量,都創造了該部歷史紀錄。

然而,隨著部隊依令移防高原,部隊從“臨時駐扎高原”變成“長期扎根高原”,在于洋心中,曾被奉為法寶的“梯田式練兵”“適應性訓練”已不合時宜。

“營區是高原環境,戰場在高原環境,必須祛除臨時適應觀念,對人員和裝備都是如此。”移防高原前,旅里就組織官兵廣泛開展抗缺氧等針對性訓練,為官兵普及高原病預防知識,並系統梳理往年積累的各類高原訓練數據。

“得益于扎實的準備工作,部隊一上高原就處在打仗狀態。”火力科參謀王愷記得,他們到達高原第二天就展開高原體能訓練,一周後就打實彈。一個月後接受上級實戰化考核,同樣取得優異成績。

征戰高原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高寒缺氧的環境,不僅讓官兵產生高原反應,連武器裝備都患上了“高原病”。剛上高原時,一次實彈射擊考核,由于高原氣壓低,許多重裝備效能下降,跑不快、打不準、精度低,總體合格率下降了不少。

“錘煉高原戰力,首先要治好武器裝備的‘高原病’。”移防高原僅半年時間,他們把全旅所有輕重火器都至少打了4遍,所有車輛裝備都到雪域天路上走了幾遭,形成了14個方面的分析研究報告,積累了3萬多組高原作戰數據。

“一組組翔實的數據像武器裝備的‘高原健康檔案’一樣。”炮兵營榴炮三連連長王閏兵拿某型火炮舉例,“現在火炮在什麼樣的海拔用什麼樣的參數校正,打什麼目標用哪種彈藥引信,我們一翻‘檔案’就一目了然,武器裝備的‘高原病’再也不是難題。”

“走上高原,離戰場更近了,離使命更近了,肩上的責任也更重了。”旅政委王韜說,“高原訓練,能適應是一個層次,能打勝仗、不辱使命才是更高的目標。”

1 2 3 4 5

責任編輯︰杜汶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