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誰來為基層的“時間賬”買單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鄒 貝 王欽超 薛 偉 發布︰2019-04-24 18:11:3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誰來為基層的“時間賬”買單

■鄒 貝 王欽超 薛 偉

李鈺泉繪

近日,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出台一條新規定︰機關各部門組織承辦會議,在提前下發的會議議程中必須明確會議時長及會後工作安排。這一條看似簡單的規定,卻令不少基層主官拍手叫好,裝步六連指導員于恆便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

于恆到連隊任職不久便遇上難題。3月中旬,部隊管理科下發召開安全形勢分析會的通知,明確要求營連主官參加。按計劃,當天連隊的工作安排是組織經常性教育,于恆看著通知上的3項議程,感覺會議時間應該不會太長,便要求連值班員先行組織觀看警示片,等自己開完會回來再組織開展教育。

然而,令于恆沒想到的是,會議議程雖然只有3個,但會議時長卻遠遠超過預期。不僅自己一個上午搭了進去,連隊還因為教育組織不力被機關通報批評。有了這次教訓,于恆對主官不在位期間連隊工作安排更加細心,可問題卻並沒有因此得到妥善解決。

一個周五下午,到機關參加大交班會前,于恆特別交代連值班員先組織官兵進行1個小時的室內理論學習,而後帶到訓練場訓練。那天的大交班會時長比較短,但機關卻要求主官返營後,將相關內容第一時間傳達給所有官兵。

剛出機關大門,于恆立刻取出手機給連值班員打電話,可還是晚了一步——部隊已帶到離營區較遠的室外訓練場,剛展開訓練不到10分鐘。這又讓于恆犯了難︰是在訓練場傳達呢?還是帶回營區傳達?或是等部隊訓練完帶回後晚上再傳達?鑒于機關明確要求第一時間傳達,同時傳達的內容又特別敏感,最終于恆還是決定將部隊立刻帶回室內傳達。于恆心想,要是提前知道會議時長和會後安排,等傳達完再帶出訓練,這樣既節約時間,還不折騰部隊。

類似苦惱還有不少,于恆談到了另外一件事。一天晚上機關通知,次日上午前2小時全旅官兵著常服,參加上級一個視頻會議,後2小時按原計劃組織訓練。

拿到通知後,于恆算了一筆時間賬︰10時會議結束,部隊從換作訓服、領取訓練器材到集合完畢大概需要20分鐘,帶到訓練場大概需要15分鐘,除去下達課目和訓練講評時間,實際訓練時間不足50分鐘。于恆納悶︰為何機關不調整一下上午的訓練計劃,把後2小時跟本周的理論學習時間對調一下,不就可以減少不必要的折騰麼?

在該旅第一季度機關基層雙向講評會上,于恆將自己這一苦惱提了出來。沒想到,不少營連主官紛紛為他“站隊”︰“因機關統籌不合理,整塊時間被敲碎,部隊訓練工作效率低,官兵怨言多”“旅本級組織的會議能不能提前定好時長”“會後工作安排能否再科學合理一點”……

對此,旅領導現場作出答復,機關各部門組織籌辦會議需提前下發會議議程,並明確會議時長和會後工作安排。此外,他們還研究制訂《機關工作統籌細則》,明確規定機關各部門組織活動,需要在月工作籌劃時上報,沒有計劃原則上不允許臨時安排活動;臨時活動通知須經機關各部門協商,報旅值班首長審批後再下發部隊。細則下發後,“于恆們”的苦惱也隨之化解。

機關要善于“彈鋼琴”

■第81集團軍某旅政治委員 任志遠

“彈鋼琴”,是毛澤東同志對開展工作既要突出重點、又要兼顧其它的形象概括。對機關而言,學會“彈鋼琴”是一項必備技能。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機關不處理好上與下、各部門各科室之間、單項工作與全局工作之間的矛盾,就會造成基層忙亂。機關要做好穿針引線、關閘截流的工作,減少過程控制,給基層營連多些自主籌劃、自主實施、自主檢查的職責權限。

與此同時,機關不能隨意拍腦門作決策,想起一出是一出,要充分考慮基層的實際情況和承受能力,嚴格按照教育訓練規律和階段性任務,合理安排各種活動。

責任編輯︰張思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