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鷹習虎步 猛虎諳鷹語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 晨 周天宇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6-13 06:40

“某型直升機最大吊掛載荷×千克,機長×米……”初夏時節,筆者走進南部戰區陸軍某特戰旅,特戰一連連長黃鑫正組織官兵學習直升機作戰性能。

而在不遠處的另一個營區,飛行教室內,某陸航旅直升機一營營長段玉濤正在組織全營飛行員進行特戰戰術手語教學︰“左手舉至頭上,掌心蓋住頭頂,這樣的手勢是‘掩護我’的意思。”

眼下正是部隊戰術訓練的黃金期,緣何這兩支部隊卻在另一兵種的專業基礎上發力?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南部戰區陸軍某陸航旅與某特戰旅從各自為戰到換位思考、專業互學——

雄鷹習虎步 猛虎諳鷹語

■陳 晨 周天宇

圖片提供︰林修強

“某型直升機最大吊掛載荷×千克,機長×米……”初夏時節,筆者走進南部戰區陸軍某特戰旅,特戰一連連長黃鑫正組織官兵學習直升機作戰性能。

而在不遠處的另一個營區,飛行教室內,某陸航旅直升機一營營長段玉濤正在組織全營飛行員進行特戰戰術手語教學︰“左手舉至頭上,掌心蓋住頭頂,這樣的手勢是‘掩護我’的意思。”

眼下正是部隊戰術訓練的黃金期,緣何這兩支部隊卻在另一兵種的專業基礎上發力?

“不夯實‘跨專業’的基礎,難有一體化的戰術。”某特戰旅領導一語中的。據介紹,隨著部隊調整移防,某特戰旅和某陸航旅如今營區毗鄰,為兩個兵種間開展協同訓練提供了“地利”。僅去年,他們在一起開展協同訓練的時間就是此前兩年的總和。

然而,“聯手”過程中也暴露出協同訓練中組織指揮統籌不周、作戰細節考慮不全、戰術配合銜接不緊等問題,雙方屢屢被一招一式上的協同弱項“絆住手腳”。

談及“聯不上”的隔閡,黃鑫記憶猶新︰一次協同訓練,直升機搭載10余名特戰隊員“深入敵後”,飛行員選好機降地點著陸,可特戰隊員離機後發現,周圍地勢平坦開闊,根本無法有效隱蔽,最終因過早暴露行蹤導致行動失敗。

復盤檢討,特戰隊員把“敗因”甩給空中力量,可飛行員並不買賬︰“選擇在地勢相對平坦、開闊的野外地域著陸,是出于對機降安全的考慮……”

“平時訓練只考慮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真到打仗時怎能了解友鄰所需?戰時再‘搭積木’,難以發揮‘1+1>2’的整體效應。”一番討論之後,大家頗多警思。

去年底,兩支部隊的指揮員與訓練骨干聚在一起,根據各自任務特點和訓練需求,共同商定新年度訓練計劃,在訓練課目、時間、內容上實現有機融合,為深入推進雙方協同訓練打下堅實基礎。

“方案好不好自己說了不算,最終還要同隊友一起定奪。”雙方結合新大綱要求,針對協同訓練中涉及的偵察滲透、火力打擊、兵力投送等作戰細節進行探討,根據實戰需求對訓練課目的內容要求進行細化完善,確保從一招一式聯起。

“以往空中投送課目訓練,能規避‘敵情’的運輸航線就是最佳航線。而如今,還要盡可能為特戰隊員爭取作戰優勢。”某陸航旅作訓科科長王瑞雪坦言,在日常飛行訓練中,他們將完成任務時限、便于隱蔽突襲、提供火力掩護等特戰官兵的作戰需求融入訓練背景,並作為考評的“硬杠杠”。

仗在一起打,兵在一起練。隨著聯不通、看不遠、打不準等一系列協同訓練中暴露的問題逐漸破解,聯合文化的氛圍越來越濃厚,兩支部隊的一體化作戰能力也水漲船高。在前不久的一次中外聯演中,兩支部隊的參演官兵通力合作,對“敵”據點進行多路立體攻擊,圓滿完成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