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犛牛博士”宋仁德︰守護江源的綠 趟出富民的路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大千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8-20 16:46

眼下正是青藏高原最美的時節,藍天白雲下,綠色草甸起伏蔓延,直到天邊。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的約改灘草原上,傳統的“賽犛牛”引來數百名觀眾。一陣歡呼聲響起,牧民桑旦松寶贏得了第一輪比賽。他從牛背上跳下,捧起象征勝利的青稞酒撒向空中。

騎著自家犛牛比賽,八年前,桑旦松寶連想都不敢想。他家曾是約改鎮長江村條件最不好的牧戶之一,草場不夠,牛群瘦弱。把放牧看得比命還重要的桑旦松寶覺得丟臉,每逢集市都要躲著熟人走。“是‘犛牛博士’手把手教會我如何種草補飼,如何引導反季節出欄,我家牛群結構才逐步優化,收入大幅提高。如今我已是遠近聞名的犛牛養殖示範戶。”桑旦松寶說。

“犛牛博士”名叫宋仁德,今年53歲,是玉樹州畜牧獸醫工作站站長。他扎根長江源頭的基層牧區30年,攻克生態畜牧業多項國家級重大課題,幫助像桑旦松寶一樣的牧民不計其數。他說,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讓牧民生活如意,把三江源最好的草地留給子孫後代。

我國五大牧區之一的青海,犛牛數量約佔全國犛牛總數的35%,而玉樹的犛牛就佔了青海犛牛總數的三分之一。上世紀80年代末,從青海畜牧獸醫職業技術學院畢業的宋仁德被分配到玉樹州工作。當時,三江源頭核心區生態問題日益嚴重,傳統畜牧業舉步維艱,牧民的牛羊越養越多,出欄率卻越來越低。

要破解矛盾,就必須摸清畜牧業資源“家底”。剛工作那幾年,宋仁德跑遍了雜多、曲麻萊、治多等縣的山山水水,采集草種、記錄草場生長數據、登記犛牛品種、收集牛糞樣品……他用心听取草原牧民的心聲,用腳步丈量出一系列填補空白的基礎數據。宋仁德發現,牧草在傳統飼養中被大量浪費,牛羊陷入“夏壯、秋肥、冬--、春死亡”的惡性循環。唯有盡快更新現有的養殖模式,才能找到牧民和草原和諧共生的發展之路。

調查、研究、思考、試驗……在沼澤中摔跟頭渾身濕寒,在帳篷里蓋三個軍大衣也無法入睡,高原反應引起的頭暈惡心甚至腹瀉都是家常便飯,宋仁德沒有退縮︰“那是最艱難的時光,也是夢想拔節的春天。”

不斷挑戰身體極限的情況下,宋仁德先後完成了“中國青藏高原放牧犛牛硒營養狀態的研究”“玉樹生態畜牧業研究與示範”等重點科研項目。與此同時,他還選取犛牛體系綜合試驗研發示範點,以減畜反而增收的事實來引導部分牧民改變傳統養殖觀念。

曲麻萊縣秋智鄉加巧村的21戶牧民成為早期的受益者。“我們自認經驗豐富,根本不信專家那一套,初次听到減畜的話,沒一個人願意配合。”村民尼瑪才仁說,宋仁德帶著6名技術員在海拔4800米的牧場住了好多天,每天都嘴唇發紫忙前忙後,看到這些,有幾戶牧民慢慢松了口。“听專家的話,種草補飼,牲畜數量少了,個頭大了,草場休養生息,如今想起當時的抵觸,心里特別不好意思。”

初步成功之後,宋仁德認為不能固步自封、只見“樹木”,更應該放眼“森林”——學習畜牧業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1997年,宋仁德通過自學考入日本宮崎大學攻讀畜牧業專業,獲得博士學位並完成博士後研究。留日10年間,他與日本、德國專家共享自己積累的資料,邀請他們共同完成《關于青藏高原東部放牧犛牛可持續生產優化模型的研究》等科研項目,于2007年3月帶著成果歸國。

“要做事,就必須在基層做。”日本導師的高薪吸引不了他,城市高校的優厚待遇留不住他,宋仁德不顧糖尿病、關節炎等多種慢性病的困擾,繼續選擇扎根玉樹,點亮了成千上萬牧民的綠色發展夢。

在稱多縣下賽巴村犛牛科研示範點,牧民拉巴才仁笑眯眯地指著牛圈里黑乎乎的幾塊“磚頭”說,這就是宋站長回國後帶來的“禮物”。“老師學習國外先進技術,分析本地犛牛生長特性,聯系飼草企業量身訂制,才有了‘舔磚’這一特殊的發明。磚里的多種微量元素可幫牧戶提高牛的質量與出欄率。”宋仁德的學生楊玉文介紹。

拉巴才仁掰著指頭算了一筆賬︰過去家里300畝草場養80頭犛牛,每年只有7、8頭牛出欄,如今其中40畝變成了種草基地,草量翻番。近幾年,冬季對犛牛補飼,添加“舔磚”,只養40頭犛牛,在春季市場行情最好的時候出欄10頭左右,近3年年均純收入增加上萬元。

最初的夢想正在變成活生生的現實。多年來,在宋仁德和一批批畜牧科技人員的努力下,玉樹州創建了10余個以高原犛牛疫病綜合防控技術、犛牛養殖技術、補飼技術、繁殖技術為核心技術的高原犛牛高效配套養殖技術示範基地,上百個示範戶,設置了劃區輪牧、放牧強度實驗圍欄,輻射帶動牧民萬余戶。

“我驕傲的事情還不止這些。”宋仁德說,女兒從小跟著他和妻子做野外調研,耳濡目染,在已攻讀博士學位時,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草地生態學作為自己的專業方向。“江源更綠,牧民歡笑,我家還有一個接班人。”宋仁德說。

(新華社西寧8月20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