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五四運動前後留日學生的愛國運動

來源︰《五四運動回憶錄(續)》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4-29 04:17

一 反對中日軍事協約的愛國運動

一九一八年春天,留日學生為反對段棋瑞內閣和日本寺內內閣所締結的日中軍事協約,在留日學生總會會長阮湘、王洪賓領導下全體罷課歸國,成立了學生愛國總會和分會,總會設在上海,分會遍設于全國各大都市。留日學生各省同鄉會各選派代表二人出席總會。我和羨蘇生代表河北省去上海參加了總會。大家到了上海以後,國內學生也都紛紛響應。北京學生總會派了段錫朋、傅斯年等前來參加,當即舉辦了和開展了各項愛國運動,宣傳排日排貨。如集體游行示威、派人赴各學校各工廠各團體講演,同時廣泛地展開了街頭演說,揭穿軍事協約的內容實質。(此項運動常常被警察驅散)並派人到游玩場所或大公司大商店門前,散賣各種愛國書籍。又創辦了《救國日報》。與此同時,散布在全國各大都市的學生愛國分會也舉辦了同樣的愛國運動,有時還邀請了名流學者先進人物來會講演時事。記得黃炎培校長、《民國日報》總編輯邵力子先生都應邀來講演過。只有上海總商會會長朱葆三要他捐款他不肯捐助,請他講演他不肯出面。由此,亦可看出買辦資本家卑鄙無恥的本來面貌了。總之,此次運動獲得極大效果。第一,聯合國內學生做了許多有計劃的大規模愛國運動,激起了全國人民的愛國熱情,擦亮了當時對付日本的唯一武器——排日排貨。第二,對于一九一九年爆發的偉大的五四運動,亦不失為側面的一種推動力量。

二 響應五四運動的愛國運動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北京學生齊集天安門游行示威,包圍曹汝霖的住宅,痛打了賣國賊章宗祥,掀起了驚天動地的五四運動。消息傳到東京以後,留日學生為響應五四運動,即于五月六日在東京神田區中國青年會召開了全體學生大會。知道中國向日本收回膠東半島的交涉,在巴黎和會上,中國方面所以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段棋瑞賣國政府向日本簽訂了高徐、順濟兩條鐵路的借款條約,堵住了中國代表的喉舌。而當時中國駐日公使是章宗祥,代辦是莊景珂。簽訂條約時因章歸國述職,是由代辦莊景珂簽訂的。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莊景珂身上。當場決定五月九日(簽訂二十一條的日子)下午一時,全體在虎之門公園集合,然後結隊到中國駐日公使館請願,並分赴各國駐日大使館請願。散會以後,我就買了一把尖刀,準備請願時乘機刺殺莊景珂,以雪心頭之恨。到家曾與同學王家楨商量。他認為開會時,莊景珂未必出面,即或出面戒備亦必十分周密,一定不能得手。苦口勸我不要冒險。我執意不听。到了九日那天,我就身藏尖刀,到虎之門公園集合,遂後列隊向中國公使館進發。不料大隊方入葵橋(中國駐日公使館和日本眾議院都在此巷內)巷口,即遭到日本警察憲兵的攔阻。大隊接連突破了兩道防線,最後到了中國公使館門前。這個時候,憲兵騎著馬橫沖直撞,警察揮棒亂打。學生手無寸鐵,然因義憤填胸,也都揮起老拳與之周旋。趙雲章用手杖一擊打在日警頭上,把手杖打為兩截。我也在憤怒之中,用力砍傷了一日警小隊長的右手,而我的左腕也挨了一刀。因之被捕入獄。總計此次入獄者共有七人,即︰趙雲章、劉國樹、杜中、黃杰、劉某、雷某和我。

我們被捕入獄以後,各方面都深表同情,大力支援,設法營救。如留日華僑總會、留日基督教青年會、各省同鄉會、各校同學會等。至于學生總會,更是想盡方法,不遺余力了。可是經地方法院判我徒刑一年,趙雲章判處徒刑三個月,其余五人無罪釋放。後來由基督教青年會總干事馬伯援代表各團體,請得著名法學家先進人士吉野作造博士出面幫忙。他極力主張提起上訴。並經他領我和趙雲章會見高等法院院長鈴木某,陳述當時沖突的情況。又介紹他的學生片山哲律師出庭辯護。主要的理由是——“地方法院的判決所根據的理由和精神,是處罰日本人的一般辦法。而他們是中國青年學生。所做的事情,又是愛國運動。不能與日本人一律看待” 雲雲,結果經高等法院改判我徒刑十個月,變為緩刑三年。(根據日本法律,徒刑在十個月以內的得變為緩刑。)趙雲章無罪釋放。綜計此次入獄,自被捕至釋放共計三十五天。在此三十五天中,雖然飽嘗鐵窗風味,備受摧殘折磨,可是一點也不感覺痛苦。因為我本打算刺殺賣國賊莊景珂,抱定以死相拼的決心去的,今落到入獄判刑,更是不足談論了。尤其是得到各方面的關懷和鼓勵,更使我意志堅強,勇氣更足了。至于營救我們出力最大的,要推馬伯援、阮湘、王洪實、王家窄、吉野作造、片山哲等人。叫我真是沒齒難忘了。到了現在,回憶當初,得了兩個結論︰第一五四運動是警鐘,是燈塔。留日學生此次愛國運動,也是受了五四運動的感召而掀起的。而五四運動迫得賣國政府不得不命令它的代表拒絕在巴黎和約上簽字。因此遂有華盛頓會議的召開。根據華盛頓條約,中國得由日本手中收回膠東半島。第二那時常有一個疑問盤旋在我的腦海之中,得不到解答。經常思維“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學生的愛國運動,本是崇高的可愛的舉動。政府代表人民應當給予輔導培育才是。而那時政府卻橫加摧殘鎮壓。“人之無良曷其有極”,人民咒之為賣國政府、賣國賊等稱號。直到解放後,才曉得當時中國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國家。軍閥政府所代表的不過是地主、官僚罷了。而他們的靠山又是帝國主義,根本不能代表人民,而倒是人民的死敵。期待他們對學生的愛國運動,給予輔導培育,那簡直是與虎謀皮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