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奪瀘定橋︰中國革命史上的不朽篇章

來源︰新華社作者︰梅世雄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5-29 00:41

開國上將楊成武晚年回憶說,打過這麼多仗,最慘烈、最悲壯的,還是飛奪瀘定橋。

1935年5月,一道天然屏障——大渡河,橫亙在長征中的中央紅軍面前。

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是崇山峻嶺,只有一座鐵索橋可以通過。國民黨派重兵守衛著鐵索橋。

“這座鐵索橋,就是瀘定橋,能否奪取,關乎著中央紅軍的生死存亡。”戰爭親歷者、老紅軍唐進新生前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他當時是紅一方面軍第一軍團第2師第4團4連青年干事。

1935年5月27日清晨,紅4團在團長王開湘、政委楊成武率領下,從大渡河西岸的安順場出發,向瀘定橋奔襲。

“軍委限令3天3夜趕到。”唐進新生前回憶,對紅軍來說,3天320多里路並不算多。“但都是山路,還要不停地打仗。”

“有時,我們必須彎腰挪步,從僅容一人的絕壁間穿過。”唐進新說,一路急行、架橋、打仗和繞道,第一天只走了80多里。

第二天,軍委又來急電,限29日奪取瀘定橋。“就是說,我們一晝夜必須趕240多里。”唐進新說,雖然此前他們曾創造一晝夜行軍160多里的紀錄,但這次大家都覺得壓力很大。

“路上還有敵人,瓢潑大雨下個不停。”摸黑行走的唐進新和戰友們行軍速度非常慢。“伸手不見五指,加上饑腸轆轆,又都是泥濘小道,我和戰友們一個個被淋了個透,那次急行軍,是我這輩子所有行軍中最緊張、也是最艱難的一次。”

對岸敵人也在連夜增援瀘定橋。楊成武大膽決定,點起火把,以剛剛被消滅的川軍番號迷惑敵人。“踫到敵人,就留下一部分人打仗,別的人繼續跑步前進。”唐進新說。

29日6時許,紅4團趕到瀘定橋邊,並佔領西橋頭。這是一座由13根鐵索橫拉兩岸的鐵索橋。紅軍趕到時,川軍已把橋上木板抽掉了,只剩下玄黑冰冷的鐵索懸在那里,橋的那頭,又有敵人把守。

當部隊選拔突擊手時,唐進新馬上就報了名,但是沒被選上。他與所在的4連的戰友們被安排負責往橋上遞木板。

唐進新生前回憶︰“2連連長廖大珠等22人組織的突擊梯隊,踏索奪橋。3連跟著,邊沖邊鋪木板。1連打掩護。”

“總攻在下午四點開始。團長和我在橋頭指揮戰斗。”楊成武生前回憶,全團的司號員集中起來吹起沖鋒號,所有的武器一齊向對岸敵人開火,軍號聲、槍炮聲、喊殺聲震撼山谷。

據楊成武生前回憶,戰士魏小三最早犧牲,從橋上脫手落入河中。接著,中了彈的劉大貴也趴在鐵索不動了。緊跟著,劉大貴落入水中。不料對岸燃起火來,鐵索燒得發燙,沖在前面的劉金山始終抓著鐵鏈,手臂下的疤痕,正是匍匐在鐵索上燙下的傷痕。

“子彈打得鐵索叮當響,有兩名突擊隊員掉下去了……我站在西橋頭,不停地把手中木板遞給3連的戰友。”唐進新生前回憶。

紅4團英勇地奪下了瀘定橋,中央紅軍主力渡過了大渡河。

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副院長馬衛防說,飛奪瀘定橋充分彰顯了紅軍將士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粉碎了蔣介石借助大渡河天險消滅紅軍的美夢,是中央紅軍長征中一次重要的戰略作戰行動和取得的又一次決定性勝利,譜寫了中國革命史上的不朽篇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