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古田會議永放光芒

來源︰央視網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6-19 08:57

央視網消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采訪團隊昨天(17日)離開了福建長汀縣,前往福建上杭縣,來到古田會議會址。

6月17日,再走長征路第7天。福建上杭。

1929年,古田會議在上杭縣古田鎮召開,探索出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光輝道路,新型人民軍隊由此走上了發展壯大的歷史征程。

我們中央廣播電視總台采訪團隊從長汀出發,一路高速,穿過古田隧道,很快就來到了目的地。

茂密樹林掩映下“古田會議永放光芒”八個紅色大字,這是1969年古田會議40周年時用搪瓷燒制的。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記者 何岩柯︰“這里原本是一座建于清代的宗祠,後來改為學校。1929年12月28日到29日,紅四軍在這里召開了著名的古田會議,並通過了《古田會議決議》,這是黨和人民軍隊建設的綱領性文獻,也對黨和人民軍隊建設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這就是當年開會的地方,紅四軍各級黨代表、士兵代表以及地方干部和婦女代表共120多人參加了會議。《古田會議決議》初步回答了如何從加強黨的思想建設著手,保持黨的無產階級先鋒隊性質,如何將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設成為無產階級領導的新型人民軍隊。

古田會議還選舉產生了新一屆紅四軍前委。其中,黃益善擔任紅四軍前委秘書長。1934年,紅軍主力長征時,黃益善奉命將地方武裝整編為三個游擊大隊,牽制敵人兵力,掩護紅軍長征。

古田會議紀念館講解員 王葉洪︰“1935年4月21日凌晨,游擊隊與‘追剿’的國民黨軍展開了激戰。在前線指揮的黃益善不幸腿部負了重傷,而且這個時候敵人又猛撲過來,這時,黃益善為了掩護戰友安全轉移,他還是堅持到了最後一刻,最後他舉槍自盡,犧牲時年僅36歲。”

在古田會議紀念館,一件件文物、一幅幅照片,記錄下紅軍發展的歷程。這件軍服是紅四軍的第一款軍服。紅軍成立之初,並沒有統一的軍服,1929年3月,紅四軍籌集了五萬大洋制作了四千套軍服,第一次統一了著裝。特別的是,領章周圍瓖了黑邊,這是當時為了紀念列寧逝世五周年。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視記者 何岩柯︰“在紀念館里我還看到了一封留在牆壁上的信,這封信叫做‘留款信’,我們一起來看看它的內容,它說老板你不在家,你的米我買了26斤,大洋二元,大洋在觀泗老板手里,落款是紅軍。從這封信我們可以看到,雖然當時的戰事非常地緊張,但是紅軍戰士們嚴格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不拿老百姓手中的一針一線,軍紀嚴明,獲得了百姓的擁護。”

紅軍處處保護人民群眾利益,人民群眾積極參軍支前。《當紅軍最光榮》的牌匾當時懸掛在蘇區百姓家中。

古田會議後,紅四軍的黨委制在實踐中逐步完善,從制度上保證了黨對紅軍的領導,保證了紅軍的人民軍隊性質,這是紅軍區別于一切舊式軍隊的重要標志。

古田會議紀念館副館長 洪武子︰“古田是我們黨確立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的地方,是新型人民軍隊定型的地方,鑄就了我們永遠不變的軍魂,使得我們這支軍隊永遠跟黨走,听黨指揮,這也是我們軍隊百打不散,始終能夠英勇奮戰,最後取得勝利的一個法寶,使得這支軍隊能夠克服千難萬險,能夠在極其困難的長征途中,一步一步地走過來,最後取得了我們長征的勝利。”

我們在采訪時,遇到了今年已經85歲高齡的柯鴻榮老人,他是一位有著近50年黨齡的老黨員,他從近300公里外的福建莆田趕來,專程到古田會議紀念館參觀。

參觀者 柯鴻榮︰“我們這黨很偉大的,來參觀很有意義。 ”

參觀者 柯鴻榮之子 柯朝暉︰“我這應該是第二次來,每次來每次都有新的體會,因為我們現在就是說要凝聚我們思想,特別建設我們新時代社會主義,我們要在習總書記思想的指引下,我們要凝聚我們全國人民的力量,要擰成一股繩來抓好建設。”

距離古田會議會址不到一公里,有一棟名叫協成店的建築。古田會議閉幕後不久,1930年1月5日,毛澤東在協成店一間簡陋的房間里寫下《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古田會議紀念館副館長 洪武子︰“這篇著作其實闡述了農村包圍城市,最後武裝奪取政權的這樣一條中國革命道路。這一條指引應該講在每個人心中點燃了火炬,照亮了我們革命前進的道路,所以很多人走過長征的老同志都在講,正是跟著黨走,使得我們能夠克服千難萬險,我們走新時期的長征路,也能夠克服各種困難,取得長征的最後勝利。 ”

今年即將迎來古田會議召開90周年,過去先輩們探尋革命道路時篳路藍縷、艱辛奮斗,今天我們重溫黨領導創建新型人民軍隊的崢嶸歲月,是為了深入思考當初從哪里出發、為什麼出發。長征沒有終點,奮斗未有窮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