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彝族干部布哈︰脫貧,是一個有尊嚴的動詞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鄭蜀炎 姜永安 呂俊飛 吳 敏 發布︰2019-07-05 03:20:0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鄉情是人類的一個永恆主題。在6萬多平方公里的涼山彝族自治州,“三塊石頭圍火塘,屋里同住牛和羊”,曾是貧困彝族群眾生活的真實寫照。但即使在那時,布哈也喜歡用這樣的語句來表達對故鄉深沉的愛︰“薔薇幾度花,明月照誰家。” 布哈現在已經是武警涼山支隊執勤四大隊的副大隊長。作為大涼山之子,布哈始終心存一個夢想︰有一天,大涼山所有的山鄉都是美麗和富足的。隨著駐村脫貧攻堅工作的深入,布哈愈加堅信︰貧窮絕對不是彝族群眾的宿命,花開月明才是彝族之鄉美好的前景。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武警涼山支隊執勤四大隊副大隊長布哈——

“脫貧,是一個有尊嚴的動詞”

■鄭蜀炎 姜永安 呂俊飛 解放軍報記者 吳 敏

布哈和村民現地商討村里產業發展規劃。

與養蜂合作社成員研究養蜂技術。

征求村民對扶貧工作的意見建議。

鄉情是人類的一個永恆主題。

在6萬多平方公里的涼山彝族自治州,“三塊石頭圍火塘,屋里同住牛和羊”,曾是貧困彝族群眾生活的真實寫照。但即使在那時,布哈也喜歡用這樣的語句來表達對故鄉深沉的愛︰“薔薇幾度花,明月照誰家。”

布哈現在已經是武警涼山支隊執勤四大隊的副大隊長。作為大涼山之子,布哈始終心存一個夢想︰有一天,大涼山所有的山鄉都是美麗和富足的。

隨著駐村脫貧攻堅工作的深入,布哈愈加堅信︰貧窮絕對不是彝族群眾的宿命,花開月明才是彝族之鄉美好的前景。

走過貧困的人最懂感恩

采訪是奔著少校警官布哈的另一個頭銜來的——“扶貧專干”。兩年前,武警四川總隊打響了脫貧攻堅戰,大涼山深處的梭梭拉打村成了這場戰役中“難啃”的一塊“硬骨頭”。該村隸屬于全國彝族人口大縣——昭覺縣。

挑來選去,生于斯長于斯的彝族干部布哈,因為熟悉當地語言、了解當地習俗,成為第一人選。這就意味著,如果沒有意外情況,他將作為該村脫貧“第一書記”,用3年時間駐在山村,落實部隊對彝族群眾“脫貧奔小康”的承諾和規劃。

此時的布哈,在部隊正干得風生水起。他任中隊長以來,所帶中隊連續3年被評為“基層建設先進單位”,他也多次立功受獎。支隊領導與他談心前,他剛取得“彝族語言與文化”碩士研究生學位學歷……一下子把他派往條件艱苦的山村去扶貧,而且一干就是3年——這讓支隊領導有點擔心,怕他思想上轉不過彎來。

沒想到,剛听完情況介紹,還沒等支隊領導開始做思想工作,布哈已是喜上眉梢︰“正如我願,甘立軍令狀前往。”

盡管如此,支隊領導還是把可能遇到的種種困難,掰開揉碎地與布哈談了7次,反復叮嚀他把難處想透後再表態。可布哈態度越來越堅決,最後一次談話時,他熱淚盈眶︰“這可是生我養我的家鄉啊,這是我報答大涼山的好機會,我不打頭陣誰來打?”

此後的駐村扶貧歲月里,很多人都不理解,為什麼布哈會那麼拼?旁人不會知道,貧困的感覺與在擺脫貧困過程中受到的關愛,幾乎充滿了布哈青少年時代的全部記憶。

愛到深處情自真。很多時候,走過貧困的人最懂感恩。

因母親患重病,父親帶著母親四處求醫……這是布哈童年記憶里刻骨銘心的場景。

那時,村寨里的百姓日子普遍過得清苦,但鄉親們的心是熱的。布哈基本上是穿“百家衣”、吃“百家飯”長大的,就連學費也是東鄰西舍拼湊著替他交上的。

在鄉親們的幫襯下,布哈最終以縣文科狀元考進了省城大學,並一度成為當地的勵志佳話。

大學生活豐富多彩,但對布哈而言,他仍得與貧困戰斗。在學校和老師們幫助下,他組建起貧困生“自強社”,經由學校安排推薦,他經常帶領貧困生勤工儉學。

校內搞保潔、校外舉廣告牌、車展上當引導員……勤工儉學掙的錢雖然不多,但每次他們都從收益中捐出10元、20元,最終建起了“愛心基金”,用以幫助經濟上更加困難的同學。

有人說,在貧困面前,人的尊嚴常會讓位于生存需求。還有人說,長期為貧所困會讓人產生強烈的無助、自卑甚至是宿命感。布哈不信這個邪,他倡導的“自強文化”,成為貧困生的信條——通過努力與創造,改變自己和幫助別人,做從精神到物質都不再貧困的強者。

2009年,布哈大學畢業後入伍,成為武警警官。黨的政策光輝的照耀、鄉親們的關愛、老師同學們的傾心幫助……一路走來,萬千情懷。這一切讓布哈有了最樸素的夢想——等有了能力,一定要為故鄉多做點事,以報答那些可敬可愛的父老鄉親。

人窮志不窮,扶貧更扶心

身為脫貧攻堅干部,布哈知道自己肩上擔子的分量——帶領梭梭拉打村1779名鄉親,實施武警部隊為該村制訂的脫貧三年規劃,幫助這個村徹底把貧困“帽子”摘掉。

對布哈主抓的這項工作,上級也很重視,從一開始就給予大力支持——部隊為貧困群眾送來米、面、油、衣被、電視,還為鄉衛生院贈送了價值不菲的醫療器械……

可是很快,一件事讓布哈強烈地意識到,扶貧固然重要,但 “扶心”同樣刻不容緩。

修路,是部隊為梭梭拉打村村民干的一件大事。可這件本來人人叫好的事,偏偏遇到了阻力。有戶人家從中發現了“掙錢門路”,說施工機械壓斷了他家門前的墊腳石,要求給予賠償。此風不可長,布哈在村民大會上發了火,嚴厲批評了那戶人家,一點情面都沒留。

這也讓布哈認識到,要高效推進脫貧攻堅工作,必須提升村民意識和素質,注重對其“扶心”。

在部隊長期擔任黨支部書記的布哈,當然知道“戰斗堡壘”在統一群眾意志方面的重要性。因此,他開始著手建強村黨組織。

梭梭拉打村有20多個黨員。由于長期缺乏幫建、組織生活不健全,有的黨員組織觀念不強,甚至淡忘了肩頭的責任。

經布哈向上級黨委請示,梭梭拉打村黨支部這個農村基層黨組織,被同時列為涼山支隊黨委的第38個黨支部。從此,布哈按照部隊黨支部的標準,幫助村黨支部落實組織制度、規範組織生活、嚴格黨課教育,並在村里建起了黨員學習活動室。這些舉措,漸漸讓村里黨員心勁鼓了起來,開始與他共同扛起扶貧更扶心的大旗。

有人建議布哈先通過修民俗雕塑、安裝路燈、刷貼標語等,搞出一個有面子的“小城市”來。但布哈知道,相比有面子的“小城市”,鄉親們更期盼一個有“里子”的美麗鄉村。他組織村民就“怎樣增強大伙新建美麗彝鄉的自信”“心中的美麗鄉村是啥樣”等話題展開大討論。幾天下來,老百姓眼楮亮了、心變熱了。一份以移風易俗、破除落後宗族意識為主要內容的村規民約很快制訂出來,“愛國守法模範戶”“勤勞致富模範戶”“清潔衛生模範戶”“團結互助模範戶”成為村民日益看重的新榮譽。 

彝族有句諺語叫“錢面一時,人面一世”,意思是人的尊嚴比錢財更重要,這也成了布哈一再強調的重點。

為支持村里的脫貧攻堅工作,有個企業準備送幾十頭西門塔爾牛給村里,幫助發展養殖業。事是好事,可布哈仔細考察後發現,雖然這種牛體型大產肉多,但食量也大,需要有大片草場提供草料才行,這與當地山多林密的自然條件實際不相符。于是,布哈婉拒了這家企業的好意。

有人不理解,當面對布哈說,咱養不成要來殺了吃肉也行啊。听完這句話,布哈的表情頓時嚴肅起來︰“人窮志不窮,有尊嚴地獲得財富才有意義。這樣做只會傳為笑柄,斷了發展的後路,彝鄉不能自毀名聲。”

有個公司為了所謂的“廣告效應”,想掏錢讓村民出鏡扮演一些與扶貧實際不相符的角色。布哈毫不客氣地加以拒絕︰“我們要發展但不要施舍,我們掙錢但不討錢。”

凡事走心了,也就不再糾結是“授以魚”還是“授以漁”

在村民的眼里心里,布哈是有本事的人,不然不會干什麼事成什麼事。

布哈卻說︰“沒有組織和部隊的關心支持,我哪會有這本事?要真說有什麼不同,我只是在責任之外多了一份感恩,在盡責的同時更加走心罷了。”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道理布哈懂。但在布哈看來,凡事都得走心,尤其是脫貧攻堅工作,很多時候還必須得“到什麼山上唱什麼歌”。

布哈進駐村里不久,一個滿身酒味的村民路遇布哈,指著他就吼開了︰“我啥子都沒得到,脫貧有什麼用?”考慮到對方已有醉意,布哈本不想和他多講,但听到這個村民對黨的脫貧攻堅工作說三道四,他提高音調說︰“脫貧攻堅不會落下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但你自己不努力不奮斗,整天‘靠著牆根曬太陽,伸手等人送小康’,就是在丟彝族人的臉。”那名醉漢滿臉羞愧地走開了。

布哈事後才了解到,這個村民之所以借酒澆愁,是因為他無力翻修自己那破舊不堪的住房。為了讓他住得安全,在布哈提議下,村里將其住房列入民俗村統一改造規劃。考慮到離規劃落實還有段時間,布哈又自掏腰包請來專業人員,對其房屋進行鑒定,四處協調資金進行了加固整修。這位村民,以前滿腹的牢騷話如今換成了滿口的“卡莎莎(謝謝)”,成為脫貧攻堅工作的宣傳者和參與者。

采訪中,布哈告訴記者,對這些深度貧困戶,如果還糾結于“授以魚”還是“授以漁”的討論,說不定會出性命攸關的大事。

在村民眼里,布哈的“有本事”更多體現在他 “扶貧點子多”上。

中國不缺農民也不缺公司,缺的是農民的公司。搞好深度扶貧,必須充分借力現代理念和發展模式。基于這兩方面的認識,布哈展開了對彝鄉脫貧攻堅方式的新探索。

他帶領群眾,結合村里的實際,精選出5種產業模式,使其在彝鄉“安家落戶”。

村里山林多,草、樹花期長,對養蜂來說,這是得天獨厚的條件。布哈動員本村的畢業大學生返鄉成立養蜂合作社,推出了“合作社+蜂農+貧困戶”的模式。

彝族刺繡被列為“非遺”項目,本村有這門手藝的繡娘有近百人。布哈邀請專家對村里繡娘進行技術指導,與電商簽約拓展銷售渠道,使越來越多的彝族刺繡繡品走出了大涼山。

當地有一種“岩鷹雞”,肉質鮮美,但只能在高山地區散養,銷售、運輸十分不便。布哈聯系一家以雞肉為主打菜的大飯店,一次又一次登門談合作。不久,飯店老板在村里投資建起飼養基地,形成了“村民以資源、勞力入股分紅”的新模式……

就這樣,現代化發展模式一一成為該村脫貧致富的硬核,村集體經濟也從無到有、由弱變強。

外部的“供血”加上內部的“造血”,以往過于“骨感”的梭梭拉打村漸漸“豐腴”起來,煥發出勃勃生機與活力。

一年過後,該村修通了公路、水渠,實現了自來水管入戶。356戶人家住進新居。家家配發了有20多種日常藥品在內的“愛心藥箱”。村幼兒園、學校正在改建之中。此外,村里還建起5個水沖式公用廁所、25個封閉式垃圾池……干淨整潔的生活環境,喚醒了村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能被這個時代需要是一種真正的人生價值

大涼山大大小小的彝寨山鄉,雖說都發生著令人欣喜的改變,可對梭梭拉打村的孩子,鄰村的同學伙伴還是抱有一份羨慕——因為,該村的孩子可以參加 “軍營開放日”活動。

經請示上級同意,按照相關規定,布哈和昭覺縣中隊精心籌劃“軍營開放日”,開闊了村里青少年的眼界。當這些大山里的孩子在訓練場看到整齊的隊列動作,在官兵宿舍看到整潔的內務時,在驚異之余發出聲聲感嘆。 

布哈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堅信一點——大涼山奔小康的接力棒終究要交到下一代手里。讓紅色基因傳承下去,讓科學知識成為照亮大涼山人前行的火把,讓山里孩子從眼界到能力都緊跟時代的變奏,才是建設美麗富足大涼山的正道和坦途。

然而,骨感的現實緊緊揪住了布哈的心——還是有村民在孩子學習受教育上存在錯誤認識,導致部分適齡兒童失學。

要徹底改變彝鄉面貌、創造美好未來,作為下一代的建設者怎麼能沒有文化知識?布哈恨不得把所有輟學的適齡孩子都拉回學校。

除有針對性地上門做工作、確保村里適齡孩童人人入學外,他還養成一個習慣——學校上課期間,但凡在校外見到適齡孩子,他就一定要問清楚沒去上學的原因,直到把事情弄得明明白白。

深山里飛出金鳳凰,此話一點不假。布哈駐村扶貧期間,梭梭拉打村在校的大學生就有16名。鄉親們一面為自己孩子學業有成笑在臉上,一面卻因手頭拮據愁在心頭——

面對這種情況,布哈積極向總隊領導匯報,爭得部隊支持。不久,“武警勵志獎學金”設立,15名家里經濟困難的大學生全部被確定為資助對象。與此同時,在布哈倡議奔波下,部隊官兵還捐款設立了“愛民助學金”,一部分用于獎勵村里學習成績優異的中小學生,一部分用于幫助村里的困難家庭。

布哈在彝鄉學校當教師的妻子也參與其中,開始了“家庭組團扶貧”。對一些特困戶的孩子和孤兒,布哈與妻子既給予錢物相助,更給予親情關懷。這些年來他們不斷線地資助了18個彝族貧困學生,其中2人考上大學,一人還考上了研究生……去年,布哈家獲得“最美家庭”的榮譽。

在大涼山脫貧攻堅的日子里,布哈深深懂得了“眾志成城”一詞的含義。除他以外,還有很多人在為梭梭拉打村由貧困走向富足而努力——他的老師、領導、戰友、同學……還有很多甘願默默付出的志願者,他們中有的立足崗位奉獻,有的捐資助學,有的送來校服書籍,有的前來義務支教……有了他們,才有了梭梭拉打村的今天。 

布哈更知道,包括梭梭拉打村在內的彝鄉村寨,正發生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明顯、令人興奮的變化。這種驚人的變化,應和著祖國和中華民族向富向強的脈動,輝映著人民軍隊不變的初心。

布哈告訴記者,能在這樣的時代付出是一種幸運,能被這個時代需要是一種真正的人生價值。他堅信,梭梭拉打村的明天,以及更多的彝鄉村寨的明天,必將更加美好。

(李結義、呂俊飛攝)

1 2

責任編輯︰楊凡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