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伍18年47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他的巡邏背囊有何變化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祥國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7-17 00:09

入伍18年,我先後參加了80余次巡邏,行程累計2萬余公里,47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累計用壞12個背囊。背囊雖無言,卻是我朝夕相處的“戰友”,親密無間。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巡邏背囊里的加減法

講述人︰楊祥國

西藏山南軍分區某邊防團副營長,2001年12月入伍,因戍邊成績突出,榮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

整理人︰李國濤、孫梁、馮嘯

楊祥國巡邏時背著背囊。孫 梁攝

入伍18年,我先後參加了80余次巡邏,行程累計2萬余公里,47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累計用壞12個背囊。背囊雖無言,卻是我朝夕相處的“戰友”,親密無間。

2014年,作為四級軍士長的我,被原成都軍區破格提干。提干前,我所在部隊是西藏山南軍分區某邊防團6連,6連所走的巡邏路在西藏軍區是最難最險的一段。其中一條巡邏路懸掛于絕壁之上,我們要徒步行軍3天2夜,途經10余條冰河,有37處險隘需借助攀登繩,26處崖壁需架設懸梯。還有一條巡邏路需翻越5座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山,一路上雨雪不定。

這兩條巡邏路因為距離長用時久,因此需要攜帶大量物資,巡邏人員平均負重達35公斤,背囊就是最重要的裝載工具。2002年5月,我第一次參加巡邏。由于缺乏經驗,在前期的準備工作中,我把牙膏、牙刷、口缸通通裝進背囊,不料卻被班長祝尚禮一頓呵斥︰“帶那玩意兒干啥,你體能好是不是……”說完,他遞給我一盒口香糖,語重心長地說︰“巡邏山高路遠,重量能減輕一分是一分。”在祝班長幫助下,我努力給背囊做減法,毛巾、碗筷、臉盆通通不帶。即使一減再減,25公斤重的背囊仍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時間長了,我的脊柱嚴重變形,身高比入伍時矮了1厘米。

為給背囊“瘦身”,我和戰友們也是蠻拼的︰雨衣換成一塊輕薄的塑料布,罐裝的功能飲料換裝在礦泉水瓶里,飯碗用罐頭盒代替……那時,我做夢都想著背囊可以減重,但御寒的棉衣、被褥一樣不能少,一番下來,背囊還是那個“胖小子”。

在一次巡邏中,我們小分隊冒雨前進,大雨浸濕背囊,里面的被褥像海綿一樣瘋狂地吸水。我們背著“喝飽水”的背囊爬坡上坎,別提有多吃力了。到了宿營地,全身僵化的我怎麼也取不下背囊,幾位戰友把我摁倒在地,七手八腳才將其拿下。後來,我們巡邏時配發了睡袋,不僅輕便保暖,還防水防潮。睡袋“列裝”,讓背囊輕了足足2.5公斤。

除了睡袋,這些年,上級配發的“減負”裝備也溫暖著我們的心︰單兵帳篷,讓我們從此告別睡通鋪、外面下大雨塑料帳篷里面下小雨的歷史;頭燈的加入,使手電筒光榮“下崗”,有效解放我們的雙手,夜間行走絕壁時多重安全保障……戰友們說,這些暖心物件兒不僅實用,還讓背囊“減肥”,背囊的使用壽命也隨之增加。

隨著戍邊條件不斷改善,一方面,巡邏背囊的重量減了下來,另一方面,巡邏背囊里各種物資的功能卻多了起來。翻看背囊,新鮮玩意兒還真不少︰夜視儀、充氣睡墊、簡易醫藥箱、自熱米飯……科技發展的春風,也吹上高原邊防。2016年,我軍校畢業後重回老連隊,戰友胡璽乾興奮地向我介紹他的巡邏法寶——登山梯。從前,胡璽乾吃過老式登山梯的虧。一次翻越“刀背山”,他腳下的懸梯朽斷,眼看就要墜入幽谷,我眼疾手快拽住他的背囊,才化險為夷。如今的登山梯由特殊材料制成,攜帶方便,承重性強,伸縮式設計可以快速展開收攏,能夠應對各種懸崖峭壁,使巡邏安全系數得到很大提升。

巡邏背囊里物資的增增減減,是近年來雪域邊關發展變化的一個縮影,唯一沒有變化的是那面五星紅旗。每次巡邏到點到位後,戰友們的誓言依舊響亮︰“請祖國和人民放心,這里有我,強軍固邊,山河無恙!我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國旗映照雪山,格外顯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