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特戰尖兵李玉峰︰準星到靶心,他丈量了生死之距

來源︰國防在線客戶端 作者︰趙松岩 發布︰2019-07-30 08:43:3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訓練中的李玉峰。郝寬虎 攝

他能看透生死,但生死卻沒看透他。

五年前,李玉峰帶領33名戰友從白山黑水到大漠戈壁駐訓,在一場戰斗中,他遭遇了死神的逼視——

斧頭迎面飛來,燃燒瓶在身前爆炸,地上的火龍瞬間竄起……幾米遠處,零散躺在地上的燃氣罐隨時都有被暴徒引炸的危險。

千鈞一發之際,李玉峰迅速出槍,“砰砰!”……暴徒瞬時斃命。

見過太多“窮凶極惡”,每次以命相搏的關頭,李玉峰沒時間考慮太多。在駐訓的五千多小時里,不管經歷多少生死一瞬,這位“特戰猛虎”的刀從未卷刃。

入伍17年,武警黑龍江總隊某支隊特戰大隊大隊長李玉峰是別人眼中的傳奇。他曾先後榮立個人一等功1次、三等功5次,當選第十八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2016年被評為“全軍優秀共產黨員”。在急難險重任務前,有他在,就有勝戰的保障。

(一)

剛入伍的李玉峰。

兵之初,李玉峰並不“順風”。

身體素質不好,協調性差,剛一入伍還在訓練中受了傷,有人說他不是個當兵的“好苗子”。

可是李玉峰不信這個邪,他跟自己較上了勁兒。

大腿受傷,別人訓練體能,他就做俯臥撐鍛煉上肢力量;長跑不行,別人徒手跑5公里,他就穿沙背心負重跑;倒功僵硬,別人吃飯休息,他自己跑去訓練場上加練。

哈爾濱的冬天,冷得可怕。雪地上的李玉峰一遍遍向前倒去,又一次次站起來,手臂砸出的兩道雪坑記錄下他不服輸的倔強。

翻過一座山,還是一座山。當兵第二年,他被選拔到素有“老虎突擊隊”之稱的特勤中隊。去中隊報到第一天,李玉峰就出了丑。5公里摸底考核,他跑了19分鐘。這是一個在普通中隊相當不錯的成績,但在特勤中隊,其他戰友普遍在18分鐘左右,班長王元平更是以16分30秒斬獲第一名。除此之外,狙擊、攀登等10多個特戰科目他從未接觸過,要趕上隊伍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只要練不死就往死里練!夜深人靜時,李玉峰在微光條件下練習穿針引線、數頭發絲、分五色豆,來提高精準射擊能力;三九天,趴在雪地里據槍一動不動,全身凍得僵硬;三伏天,穿著厚厚的偽裝服趴在草叢中,汗水濕透衣背;別人練2個小時,他就練4個小時,別人舉槍吊一個水壺,他就吊兩個……在這里,他還硬給自己穿上了繭子制成的“鐵布衫”——

數九隆冬,他俯臥在雪地冰面上一動不動。為了提高據槍的穩定性,他堅持不帶護肘。時間一長肘部就會磨破,皮肉粘連到衣服上,疼得鑽心。破了又好,好了又破,時間一長,李玉峰習慣了傷口的反復,肘部留下的老繭成了特有的“專屬槍支架”。

通過艱苦的訓練,他的各項成績都排在中隊前列,練成了赫赫有名的“狙神”。

(二)

李玉峰和其他特戰隊員們在訓練。郝寬虎 攝

李玉峰對自己“軸”,對隊員們更“軸”。

每支戰功赫赫的部隊,都會有一名“魔鬼教頭”。在武警黑龍江省總隊某支隊特戰大隊,李玉峰不僅讓敵人聞風喪膽,特戰隊員們一听要跟李玉峰一起訓練,小腿肚子也會“轉筋”。

他喜歡把訓練安排在雷雨天、大雪天、刮風天,讓人苦不堪言;將靶位放到荒郊野嶺甚至是墳地里,還放出活禽來制造噪音進行干擾,讓人怨聲載道;每天要求練習上千次快速換彈匣,從7秒到4秒,再到2秒,讓隊員在每個0.1秒的提升中增加對槍支的熟悉程度,練到受傷也不停歇……

這樣苛刻的要求,至少救過劉慶濤兩次。

在某次對峙中,劉慶濤的子彈打光了,此時一名歹徒正高舉砍刀向他撲來!他轉身向後迂回,同時快速更換彈匣。回身瞬間,他果斷扣動扳機,歹徒應聲倒地,手里的砍刀“ 啷”一聲砸落在腳下。若不是之前無數次快速換彈匣的經驗,劉慶濤恐怕無法在千鈞一發之際射出那顆救了自己的子彈。

第二次是在西部駐訓期間,李玉峰要求劉慶濤和其他戰友出勤時必須穿戴鋼盔和鋼制防彈衣。4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放棄輕便的凱夫拉防彈服,而選擇笨重的老式裝具,穿上一會就起了一身痱子,隊員們心里帶著極大的抵觸情緒。一天晚上,載著特戰隊員的巡邏車被酒駕車輛撞得在馬路上翻了個翻,幾名特戰隊員被撞得隨車翻滾。同車駕駛員和其他巡邏隊員有的嚴重骨折,劉慶濤等同組特戰隊員卻只有輕微擦傷。從死神那里走了一遭,劉慶濤和同組隊員們一回到基地,遠遠地看著李玉峰在院子里急得轉圈,跑上前去一把抱著他哭起來,“隊長,我知道您是為我們好!今天要不是這鋼盔和防彈衣護住了身體,我們幾個就回不來了。”

(三)

李玉峰(左一)著眼實戰需求組建科研攻關小組,研發出十余項創新成果。郝寬虎 攝

他是“發明家”中最好的狙擊手,是狙擊手中最好的“發明家”。

李玉峰1米73的個頭,身材不魁梧,談吐有點木訥,但他的身上有股難以想象的“鑽勁兒”。

入伍前,李玉峰在煙台跟隨師傅學習汽車修理技術;入伍後,人體靶、遮光罩、背負式軟管窺鏡、手槍攜行箱、簡易單杠、可伸縮的狙擊步槍腳架、不佔用走廊空間的器材室防盜門……只要能提高訓練成績,他想盡一切辦法升級裝備。

有過實戰經歷的李玉峰深知,戰場情況瞬息萬變,如果不主動思戰謀戰,就會被敵人牽著鼻子走。

李玉峰還有一個“玻璃小本子”,記錄了針對各種玻璃狙擊的彈道偏離分析和調整參數。一次演練中,李玉峰發現玻璃對狙擊精度影響很大,聯想到黑龍江的建築物基本都是夾層玻璃,他意識到玻璃狙擊這個難題必須突破。

于是,他找到擅長狙擊的老隊長何杜民作為技術指導,花1000多元買來不同厚度、層數、材質、顏色的玻璃,在訓練場樹立起一道道玻璃牆,作為阻隔物質反復射擊實驗。經過兩個月的反復研究,終于得出25種不同玻璃條件下狙擊的彈道偏離分析和調整參數。此後,他的這本獨家狙擊秘笈迅速在全總隊推廣,成為特戰官兵的“實戰寶典”。

訓練中的李玉峰。郝寬虎 攝

(四)

24個未接電話!躺在宿舍桌子上的手機焦急地閃了起來,電話那端是一個早已坐立難安的姑娘。

而此時的李玉峰,正帶著隊員在籃球場上放松神經,彼時的他們剛剛冒著生命危險處置了一場暴力事件。

當他回宿舍給對方回撥過去,剛說了“喂”,一聲“哇”的哭音穿越電波打在了他心里。

電話那端的姑娘就是李玉峰的女朋友佟琳。

在看到網上關于男友所在地發生暴力事件的新聞後,佟琳的心掉到了冰窖里。一聲又一聲的“嘟——嘟——”讓她僅剩的堅強無處安放,腦海里想象著所有“最壞的可能”。

終于,听到“峰哥”聲音的那一刻,佟琳如釋重負,眼淚奪眶而出。愛情經過戰地考驗,終迎來收獲的果實, 2016年,李玉峰帶著佟琳走進婚姻殿堂。

從軍17載,相互“隱瞞”成了李玉峰家里最常見的事兒。

父親從工地的腳手架下摔下,李玉峰不知道;

母親罹患重病接受治療,李玉峰不知道;

岳父突然摔倒,妻子一人背著岳父去醫院看病,李玉峰也不知道……

同樣的是,李玉峰與子彈交鋒、與歹徒激戰、與洪水斗爭、與火魔過招……家人們也都不知道。

隱瞞的事有輕有重,為的只是彼此安心。

特戰尖兵李玉峰。郝寬虎 攝

有人說,邊防軍人踏雪巡邏時最美,那是種“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的氣度;

有人說林俊德戰斗到生命最後一刻的樣子最美,那是種“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的執著;

也有人說,搶險救災中那逆行的身影最美,那是種“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豪邁;

李玉峰的美,是用不懼生死的血性屢歷艱險,用枕戈待旦的姿態矢志勝戰,用人民至上的大義擔當忠誠。

在無數次抉擇中,他看透了生死,但仍選擇向死而生。

責任編輯︰王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