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渡赤水︰軍事指揮藝術的生動體現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韓金強責任編輯︰楊紅
2019-07-31 08:05

四渡赤水是中央紅軍在長征途中,為爭取戰略主動,在貴州、四川、雲南邊境地區,成功進行的一次高度靈活機動的戰略性戰役。從1935年1月19日紅軍離開遵義開始,到5月9日勝利渡過金沙江為止,歷時3個多月,共殲滅和擊潰敵人4個師、2個旅另10個團,俘敵3600余人。在毛澤東、周恩來等的領導下,中央紅軍采取高度機動的運動戰方針,粉碎了蔣介石圍殲紅軍于川黔滇企圖,導演了一幕精彩絕倫、威武雄壯的活劇,展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是我軍革命戰爭史上的光輝典範。

依據敵情變化,及時調整作戰方向,穩操戰場主動權。蔣介石為阻止中央紅軍北進四川同紅四方面軍會合,或東出湖南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調集了150多個團,近40萬重兵,欲將紅軍圍殲烏江西北的川黔地區。而此時的中央紅軍只有16個團,3萬余人,面臨著前有長江天險,後有重重追兵,頭頂上飛機襲擾的極端險惡形勢。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毅然放棄建立川黔根據地的打算,決定率領中央紅軍跳出敵人重圍而北渡長江,以開創川西或川西北根據地。但是紅軍一渡赤水後,由于敵情急劇變化,川軍劉湘采取了“北守南攻”的兩面作戰方針,即對川北紅四方面軍采取守勢,對進入川南的中央紅軍采取攻勢。面臨各路敵軍奔集川南四面圍追堵截的新情況,黨中央和中革軍委當機立斷,暫緩執行北渡長江計劃,在扎西地區集結,以保存軍力,尋求新的機動。

毛澤東指出︰“紅軍的作戰線,服從于紅軍的作戰方向……大方向雖在一個時期中是不變更的,然而大方向內的小方向則是隨時變更的,一個方向受了限制,就得轉到另一個方向去。”四渡赤水之戰,如果沒有中央紅軍在川南改變原定渡江計劃,轉向川黔滇邊境地區機動作戰,那麼也就沒有以後北渡金沙江的可能。這告訴我們,紅軍雖然在一個方向暫時放棄了原定計劃,卻在另一個方向為實現原定計劃創造了條件,最後終于達到了預定的戰略目的,這正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指導藝術的卓越之處。

靈活把握和轉換作戰形式,出其不意地打擊敵人。2月16日,黨中央和中革軍委在《告全體紅色戰士書》指出︰“為了有把握地求得勝利,我們必須尋求有利的時機與地區去消滅敵人。在不利條件下,我們應該拒絕那種冒險的、沒有勝利把握的戰斗。因此,紅軍必須經常地轉移作戰地區,有時向東,有時向西,有時走大路,有時走小路,有時走老路,有時走新路,而唯一的目的,是為了在有利條件下求得作戰的勝利。”當各路敵軍奔集扎西時,紅軍突然調頭東進,二渡赤水,揮戈東下,再打遵義,殲滅和擊潰敵2個師又8個團,俘敵3000余人,繳槍2000支以上,這是中央紅軍戰略轉移以來取得的一次最大的勝利。蔣介石哀嘆這是“國軍追擊以來的奇恥大辱”。遵義戰役後,當蔣介石親飛重慶指揮“圍剿”,妄圖殲滅紅軍于遵義、鴨溪狹窄地區時,紅軍又向西走了,三渡赤水,佯作北渡長江之勢,迫使敵人重新調整部署。當敵人部署尚未就緒時,紅軍又出敵不意地四渡赤水。紅軍南渡烏江,佯攻貴陽,調出滇軍,接著來了一個大迂回,乘虛直插雲南,示形于昆明,巧渡金沙江,使我軍轉危為安。

毛澤東指出︰“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一切的‘走’都是為著‘打’,我們的一切戰略戰役方針都是建立在‘打’的一個基本點上”。四渡赤水作戰,如果紅軍沒有向扎西的“走”和回師東進二渡赤水,就不可能大量調動敵人和造成有利戰機;如果沒有以後三渡、四渡赤水的“走”,就不能加深敵之錯覺,牽著敵人的“鼻子”打轉,就不能把敵人拖疲、拖垮,使紅軍乘隙實現渡江北上的戰略目的。這告訴我們,黨中央和毛澤東等領導人靈活機動地運用大規模的運動戰,迅速地前進和迅速地後退,以打開闢道路,走中有打,打中有走,走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打,是為了保存軍力,待機破敵,把走與打、消滅敵人與保存自己辯證地統一起來,創造了戰爭史上的奇觀。

巧妙變換和運用虛實行動,力爭在運動中消滅敵人。遵義戰役之後,紅軍故意在遵義地區徘徊尋敵,誘使更多的敵人前來圍集。當敵軍逼近時,紅軍三渡赤水,重入川南,以紅9軍團向敘永、古藺方向繼續前進,虛張聲勢,偽裝主力,造成北渡長江的假象。蔣介石以為紅軍又要渡江北上,調整部署,企圖對紅軍再次形成包圍,聚殲紅軍于長江南岸。正當敵軍向川南奔集,其包圍圈將成未成之際,中央紅軍主力突然折向東北,于3月21夜至22日15時,分別從古藺二郎灘、太平渡、淋灘、九溪口等渡口,第四次渡過赤水河,神速南下,進到遵(義)仁(懷)大道北側地區,除紅9軍團于烏江北岸繼續牽制迷惑敵人外,紅軍主力于31日南渡烏江,巧妙地跳出了敵人的合圍圈。

為了進一步調動敵人,造成敵人的錯覺,實現紅軍巧渡金沙江的戰略目的,毛澤東在部署紅軍作戰行動時指出︰“只要能將滇軍調出來就是勝利。”當紅軍主力經息烽、扎佐佯攻貴陽,突然包圍貴陽東南的龍里城,並一度打到離貴陽城20里的飛機場。在紅軍的威懾下,坐鎮貴陽的蔣介石眼看貴陽城守備空虛,驚慌失措,手忙腳亂。于是,急調滇軍龍雲的主力3個旅晝夜兼程,增援貴陽,急令薛岳兵團和湘軍何健部在川黔湘邊界布防堵截。同時,嚴令周渾元部向東尾追。當各路敵軍繼續東調之際,我主力卻從貴陽、龍里之間突過敵軍防線,向南而後向西急進,威逼昆明。但是,紅軍並未攻打昆明城,而是虛晃一槍後,乘追敵在紅軍後側,金沙江兩岸空虛之際,掉頭北上,直指金沙江邊,從容地渡過了金沙江。至此,中央紅軍終于跳出了數十萬敵軍圍追堵截的包圍圈,徹底粉碎了蔣介石企圖圍殲中央紅軍于川黔滇邊境地區的狂妄計劃,又實現了渡江北上的戰略意圖,是中央紅軍戰略轉移中有決定意義的勝利。這也告訴我們,黨中央和毛澤東等領導人運用示形誘敵、聲東擊西、機動靈活的作戰方法,奪取了戰略轉移中的主動權,為紅軍長征的勝利和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基礎,其軍事思想與領導指揮藝術,至今仍然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