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榮桓入黨尋找救國救民的真理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衛惠笈責任編輯︰楊紅
2019-07-31 08:06

1926年6月,羅榮桓在青島大學預科結業。他和張沈川一道由青島乘貨輪南下。臨行之前,一位在五卅運動中結識的姓柳的朋友建議他們先到上海去找當時上海學聯負責人、上海大學附中主任侯紹裘,再請侯介紹他們去廣州。

羅榮桓、張沈川到上海找到侯紹裘。侯在了解了他們在青島參加愛國反帝斗爭的情況以後,對他們說︰“現在黃埔軍校正在招生。如果你們要上黃埔,我寫封介紹信就可以。按你們的情況,可以不用考試。”

這時,羅榮桓、張沈川並不了解這位看來十分文靜的侯先生是國民黨江蘇省黨部負責人,更不曉得他就是中共江浙區委書記。而他們當時還是想讀書,並沒有從軍的思想準備。羅榮桓又感到自己是深度近視眼,從軍也不一定合適。他同張沈川商量了一下,婉言謝絕了侯紹裘的好意,仍然準備去投考中山大學本科。

在上海停留了幾天後,羅榮桓等繼續乘輪南下。一路上,羅榮桓和張沈川經常登上甲板,倚著船欄,眺望祖國的遼闊海疆。他們回顧了這兩年多走過的路程︰長沙、北京、青島、上海,現在輪船正乘風破浪向南航行……他們在中國東部繞了一個大圈,如今終于奔向向往已久的革命策源地,心情又怎能不激動呢?

7月間的一天,貨輪由遼闊的伶仃洋進入虎門,只見環繞虎門要塞的一道白粉牆上,書寫著異常醒目的10個大字︰“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軍閥!”見到這一巨大的標語,旅客們的精神都為之一振。羅榮桓、張沈川听旅客說,這里就是林則徐銷煙處。他們回想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所遭受的凌辱,人民所遭受的災難,撫今思昔,深深感到一個翻天覆地的大革命時代已經來臨了,革命正在向他們招手。

羅榮桓到達廣州,正是北伐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取得節節勝利的時候。7月上旬,國民革命軍大舉北伐,很快攻佔羅榮桓的家鄉——衡山縣。7月12日攻克長沙……

羅榮桓、張沈川剛放下行李,就興奮地走上街頭,他們想盡快地領略這革命策源地的風采。在幾條熱鬧的大街上,他們看到兩旁高樓矗立,在商店的櫥窗里、電線桿和支撐廊檐的水泥柱上,張貼著紅紅綠綠的標語︰“打倒列強!”“打倒吳佩孚!”“打倒孫傳芳!”“工農兵聯合起來!”有的地方還搭了慶祝北伐勝利的松枝牌樓。“號外”“捷報”的叫賣聲此起彼落。在馬路上不時可以看到唱著“打倒列強除軍閥”歌曲的國民革命軍隊伍。到處是一片喜氣洋洋、熱氣騰騰的景象,同張宗昌血腥統治下的死氣沉沉的青島形成鮮明對照。

羅榮桓和張沈川興沖沖地走進書店,買了不少宣傳土地問題的報刊、小冊子,從書店出來,羅榮桓雙手捧著一大摞書,高興地連聲對張沈川說︰“好啊!這下可好了!”在他厚厚的眼鏡片後面,兩只眸子閃動著興奮的光芒。一回到旅館,羅榮桓顧不上復習功課,如饑似渴地閱讀買來的書籍。為了尋找救國救民的真理,羅榮桓跑了多少地方,又試驗過多少辦法啊!到了廣州,他終于找到了!他看到了迅速發展的革命形勢和工農大眾在革命中表現出來的無比威力。他興奮地對張沈川說︰“現在看清楚了,帝國主義和軍閥、土豪劣紳就是把中國搞得國弱民窮的惡勢力。要打倒惡勢力,必須以俄國為師,把廣大工農商學兵各界民眾聯合起來,而唯有共產黨才能擔當此任。”他和張沈川相約,要勇敢地投身到時代的洪流中去,爭取加入中國共產黨。

羅榮桓在思想發生巨大變化的情況下,認識到北伐需要大量青年從軍,他雖然因為自己是近視眼,不宜投考黃埔,卻多次寫信給他弟弟羅湘和“土夢學友聯合會”的同學們,招呼他們到廣州來,投考黃埔軍校,報效革命。羅榮桓報考中山大學,因為第二外國語德語——不及格,未被錄取。張沈川考上了中山大學文科。羅榮桓仍然留在廣州,一面等羅湘來,一面多看點革命書籍,思考一些問題。他常到中山大學去。當時,張沈川與許多共產黨員關系密切,羅榮桓也深受他們的影響,對革命形勢保持著清醒的認識。

10月,羅湘和十幾位同學從湖南來到廣州,羅榮桓幫他們辦理了進黃埔軍校的報名、考試手續。當羅湘即將入學的時候,羅榮桓鑒于當時國民黨左派和右派的斗爭已日趨尖銳,再三囑咐羅湘,在參加政治運動時,要明辨是非,不要上自稱是“總理信徒”的右派的當。

把羅湘送進黃埔軍校後不久,羅榮桓返回故鄉。這時,湖南省的農民運動正迅猛發展。衡山又是湖南農民運動發展得比較好的縣份,農民協會已普及到全縣大部分地區。羅榮桓感到世道確實不同了,昔日的泥腳巴子已經挺起了胸膛,揚眉吐氣;而那些紳士們卻像經霜的秋葉,蔫蔫地低下腦殼。

羅榮桓一回到家,街坊四鄰紛紛前來看望,向他打听北伐的情況。一些農會積極分子又邀請他參加農會工作,羅榮桓欣然從命,隨即便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動員農民參加農會的工作中去。他總是笑眯眯地認真听取鄉親們的意見,幫他們拿主意。他還受農友的委托,到縣城找到縣農民協會的負責人,匯報南灣的情況,受領指示。

不久,衡山夢字九區農民協會在南灣羅氏定德公祠召開了成立大會,會後進行了慶祝游行。接著,農會又委托羅榮桓發動和組織了南灣女界聯合會和兒童團,開展了為支援北伐進行募捐、破除迷信和婦女放腳、剪發等活動。有一次,土豪劣紳羅鳳梧唆使打手打死向他募捐的一名兒童團員,羅榮桓領導群眾對他進行了堅決斗爭,打開了羅鳳梧的谷倉和錢櫃,將羅鳳梧的谷子和錢,一部分作為被打死的兒童團員的撫恤金,一部分分給了貧苦農民。

1927年1月,湖南各地紛紛開展鎮壓土豪劣紳和反革命分子的運動,農民運動達到發展的高峰。在這一有利的形勢下,南灣地區的群眾覺悟普遍提高,農會、女界聯合會、兒童團等組織進一步鞏固。高漲的革命形勢使羅榮桓在革命道路上邁出了新的一步。

4月上旬,羅榮桓收到彭明晶的來信。信中說,他參加了北伐宣傳隊,已隨北伐軍由廣州來到武昌,轉入武昌中山大學,建議羅榮桓也到武昌來讀書。彭明晶這封信不禁使羅榮桓怦然心動,這時,他與父兄的矛盾已經很尖銳了。羅國理知道羅鳳梧等人的勢力依然存在,羅榮桓把他們得罪了,將來他們定會報復。他常常罵兒子忤逆不孝,急于把他趕走,羅榮桓在這個家里是再也待不下去了。而他此時對上大學的夙願也未能完全忘懷。于是,4月14日他動身去武漢。

這時,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消息還沒有傳到偏僻的南灣,但土豪劣紳已經蠢蠢欲動,羅榮桓常常處于地主分子羅鳳梧的監視之中。為避免意外,他在這一天夜里,由一名農會積極分子老肖護送,秘密出發。他和老肖順著崎嶇的小路,登上了南灣西面的金覺峰。這時,明月仍然懸掛在西天。羅榮桓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深情地凝視著哺育了他的山河大地。南灣一帶的屋宇、田野、林木、河流卻仍然沉浸在朦朧的夜色之中,他投下了對家鄉的最後一瞥。從此,他南征北戰,踏遍了祖國的山山水水,卻再也沒有回過南灣。

羅榮桓到達武漢後,通過補考,插入武昌中山大學理學院一年級讀書。當時已是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以後,大革命處于危險之中。在武漢的政治舞台上,烏雲翻滾,眼看著一場摧殘革命的暴風雨就要來臨。革命隊伍中的許多不堅定分子被蔣介石的屠刀和武漢險象環生的局面所嚇倒,紛紛脫離了革命。

就在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時候,羅榮桓卻像海燕一樣,展開了翅膀。到了武漢以後,他經彭明晶介紹,5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擔任了武昌中大支部的組織干事,不久轉為中共黨員。7月初,羅榮桓被湖北省委分配到通城縣做農運工作。他把心愛的教科書、英漢辭典,還有計算尺等都送給了同學,毅然放棄了當建築師的志願,毫不猶豫地服從了組織的決定,對吃苦、犧牲作了充分的思想準備。

臨行前,他給家里寫了兩封信,一封是給父母的。他通知家里,再也不要給他寫信了,因為他行蹤不定,且生死難卜。他希望家里能幫助他照顧顏月娥母女的生活。如果顏月娥改嫁了,就幫助他把女兒撫養成人。另一封是給顏月娥的,他告訴顏月娥,為了革命,他走了,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家。為了不耽誤顏月娥的青春,希望她改嫁。羅榮桓考慮到顏月娥的處境,又補充了幾句,她是否離開羅家,一切由她自己作主,既不強迫她留下,也不強迫她離開。信寄了出去,羅榮桓割斷了同家庭的關系。他將幾天後出發,奔向新的戰斗崗位。

(摘自1999年第9期《支部建設》,原標題為《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羅榮桓要親自經受一番革命風雨的洗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