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榮臻入黨︰為四萬萬同胞均能享安樂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衛惠笈責任編輯︰楊紅
2019-07-31 08:08

1919年12月9日,聶榮臻和同伴們乘法國郵輪“司芬克司號”,從上海楊樹浦碼頭啟程,前往法國。萬里遠行,聶榮臻經受了精神和體力上的磨煉。1920年1月14日抵達馬賽港。聶榮臻被分到蒙塔爾紀中學學習法文。在這里,他認識了蔡和森、蔡暢、向警予、陳毅等人。不久,因蒙塔爾紀中國學生太多,聶榮臻被轉到法國北方的德洛,繼續補習法文。生活在法國學生群里,逼著他必須很快掌握法語。他買了個小鏡子,隨身攜帶,經常面對小鏡,讀法文、講法語、觀察自己的發音口型。不到半年,法語水平就有了很大提高,開始學習數理化。當年秋,進了胡乃爾中學。這年底,積蓄將盡,他便去工廠做工,掙了錢再學習。

當時法國缺少勞動力,找工作比較容易。報紙上每天都有招工的廣告,只要去封信,得到回信後,經過考試合格即可去做工。聶榮臻當過汽車輪胎檢驗工、鉗工、車工、煉焦工等。無論讀書還是做工,他都是在附近租間房子,幾個人擠在一起,自己做飯,條件艱苦。

1921年,聶榮臻的生活出現了大的轉折,現實斗爭使他毅然投入到3次學生運動中去。

半年多時間里,聶榮臻參加了3次大的斗爭。他看到了學友們為國家民族利益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經受了極大的痛苦。在斗爭中,他思索著︰祖國的前途何在?出路何在?進佔“里大”斗爭的失敗,對勤工儉學生沖擊很大,有些人相繼申請回國。而聶榮臻則在1921年12月8日的家信中宣告︰“學不成,死不歸”。他于1921年11月底離開法國,前往比利時,進入沙洛瓦勞動大學補習班。沙洛瓦大學設有工程、機械、化學等課程。他于1922年暑期考入該校化學工程系。

沙洛瓦大學校園寬闊,環境優美,設備齊全,師資力量雄厚,又有學生宿舍,再不用為住房而憂慮了。但聶榮臻卻不能潛心讀書。因為他正在經歷著世界觀的轉變。20世紀20年代初期,由于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西歐各國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活動出現了熱潮,在中國國內,一批先進人物也積極傳播馬列主義,促成了工人運動的蓬勃發展和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國際國內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各派代表人物也紛紛登場,竭力宣傳各自的觀點和主張。這就形成了各種社會思潮相互沖擊、各種觀點相互爭鳴的紛紜局面。而這時的法國,馬克思主義十分流行,出版的書籍和刊物很多。除了馬克思主義以外,還有各種思潮,相互展開著激烈的爭論。1000多名留法勤工儉學生差不多都被卷進去了。他們不是擁護這個黨派,就是擁護那個黨派,像國家主義派、無政府主義派,社會民主黨、國民黨,還有共產黨。留學生們一面做工、學習,一面參加各種活動。在各種思潮沖擊面前,聶榮臻對“實業救國”的思想有了新的認識。他反復思索究竟應當選擇什麼樣的道路。出國以來,他遇到的問題很多,思想經常處在矛盾中,覺得一切都同原來的設想不一樣。他就懷著這種矛盾的思緒,閱讀了《共產黨宣言》《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國家與革命》《共產主義ABC》等著作,還經常閱讀從國內傳到歐洲的《向導》等刊物。《向導》把傳播馬列主義同分析研究中國問題結合了起來,對聶榮臻啟發很大。經過反復的學習思考,終于他在思想上發生了飛躍,多年來目睹封建社會的腐敗,軍閥統治的殘暴,帝國主義給殖民地和附屬國造成的貧窮落後等等大量感性認識,上升到了馬克思主義的理性認識。他感到,出國勤工儉學時所抱的那種“實業救國”的願望,是非常不現實的。中國的經濟命脈和工業系統幾乎都被帝國主義和它們的走狗所控制。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十分軟弱,要發展民族工業,不推翻軍閥統治的政權,只能是一種幻想,科學技術學得再好,即使是成為工程師,回國以後又有什麼用呢?

從親身經歷的斗爭實踐中,從馬克思、列寧的學說中,聶榮臻終于認識到,要想拯救國家和民族的危亡,使四萬萬同胞都能有衣有食,只有建立勞工專政,實行社會主義。1922年6月3日他給父母親的信中,有這樣一段話︰

不得手諭久矣,海外游子,懸念何如?又聞川戰復起,兵自增,而匪復猖!水深火熱之家鄉,父老之苦困也何堪?狼毒野心之列強!無故侵佔我國土!二十一條之否認被拒絕,而租地期滿,又故意不肯交還!尸位飽囊之政府,只知自爭地盤,擁數十萬之雄兵,無非殘殺同胞,熱血男兒何堪睹此?男也,雖不敢雲以天下為己任,而拯父老出諸水火,爭國權以救危亡,是青年男兒之有責!況男遠出留學,所學何為!決非一衣一食之自為計,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有衣有食也。亦非自安自樂以自足,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能享安樂也。此男之素抱之志,亦即男視為終身之事業也!

這封信中所體現的強烈社會責任感,成為聶榮臻世界觀轉變的起點,由“實業救國論”者變為以天下為己任的社會革命論者。

1922年6月,旅歐中國少年共產黨在巴黎成立。8月,由劉伯堅和熊味耕介紹,聶榮臻參加了旅歐中國少年共產黨,開始走上了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的道路。

1923年2月17日至20日,旅歐中國少年共產黨在巴黎召開臨時代表大會,聶榮臻出席了這次大會。會議由趙世炎主持,主要討論接受國內社會主義青年團中央領導和團員學習馬列主義的問題。在這次代表大會上,聶榮臻第一次見到了周恩來。經過4天討論,會議通過了由周恩來起草的章程,改名為“旅歐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旅歐支部)”,選出5人為新的執行委員,周恩來為書記。

入團以後,聶榮臻和劉伯堅一起,負責團的旅比利時支部工作。他既要學習專業,又做革命工作,十分忙碌。專業學習時斷時續,以致他的學生登記表上校方注明︰不怎麼上課。入團後他決心放棄沙洛瓦勞動大學的專業學習,集中精力做革命工作。至此,做一個工程師的想法完全放棄了,他開始了無產階級職業革命家的生涯。1923年春,他由趙世炎和劉伯堅介紹,參加了中國共產黨。這時,旅歐學生中團員發展很快,人數很多,但黨員很少,在比利時只有3個黨員︰劉伯堅、熊味耕和聶榮臻。

1923年暑假,聶榮臻到巴黎,擔任旅歐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委員會委員和團的訓練部副主任,白天到工廠做工,晚上和節假日從事團的活動。從此,他與李富春、鄧小平等人在周恩來的領導下,在勤工儉學生和華工中宣傳馬克思主義,對團員進行共產主義教育,同形形色色的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潮作斗爭,以斗爭來不斷擴大馬克思主義在勤工儉學生和華工中的影響,爭取了大批有志青年轉到社會主義方面來。

根據1923年6月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決定,旅歐80余名黨團員均以個人身份參加了國民黨。1924年1月,成立國民黨駐巴黎通訊處,聶榮臻被選為處長。在這段時間里,他繼續攻讀馬列主義,進了法國共產黨機關報《人道報》辦的夜校,和法國工人及法國共產黨員一起學習政治經濟學等基礎理論課程。

1924年7月13日至15日,聶榮臻參加了旅歐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第五次代表大會。大會改選了執行委員會,並選送一批干部回國。選送回國的干部中就有聶榮臻。這樣,他于同年9月22日離開了法國。1924年秋天,聶榮臻經德國去莫斯科。他在柏林住了一周。當時,德國工人運動高漲。小住中間,他還和德國工人一起上街游行,高呼口號。德國工人的組織紀律性,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然後,他乘船取道波羅的海,經列寧格勒到莫斯科,10月份,奉命進東方大學學習,課程有十月革命史、俄共(布)黨史、世界革命史、工人運動史以及政治經濟學等。

3個月後,于1925年2月,聶榮臻被調到蘇聯紅軍學校中國班學習軍事。學員全是從東方大學抽調的,和聶榮臻在一個班的有葉挺、熊雄、王一飛、範易、顏昌頤等共二三十人,王一飛擔任翻譯,聶榮臻擔任中國班黨支部書記。這個學校在莫斯科郊外,中國班對外是秘密的。學員著紅軍服裝,進行嚴格的軍事訓練,野營、演習、住帳篷、夜間站崗放哨。教員都是蘇軍的高級干部。在紅軍學校中國班學習5個月。時間雖不長,但卻為聶榮臻日後戎馬生涯打下了基礎。

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國內急需干部,一年前成立的黃埔軍校也需要加強。聶榮臻和中國班的同學們,根據共產國際決定,一起回國。他們8月上旬離開莫斯科,乘火車歷時兩個星期來到海參崴,從海參崴上船,駛向日夜思念的祖國。

聶榮臻在國外共度過了5年多時間,如今已經26歲。5年前,他懷著一顆憂國憂民的赤子之心,遠渡重洋,尋求富國強兵之路。現在,他已經作為一個職業革命家踏上歸途。

(摘自1999年第11期《支部建設》,原標題為《為四萬萬同胞均能享安樂——聶榮臻遠渡重洋,走上了職業革命家的道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