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根本的是將治軍方式轉到位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德龍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9-07-31 10:57

最根本的是將治軍方式轉到位

■楊德龍

“五多”由來已久,上下深惡痛絕,各級重拳出擊,為何依然禁而不止、糾而不絕、迭代變異?

中央軍委日前印發的《關于解決“五多”問題為基層減負的若干規定》,指出了重復發電、層層開會、評比過多等突出問題。探究問題原因,從表面上看是體制機制尚未完善、提擋加速期任務艱巨,實質上是依法治軍方式沒有轉到位。堅持戰斗力標準,實現治軍方式“三個根本性轉變”,才是治本之策、築基之舉。

“戰而必勝者,法度審也。”一支常勝之師,必定法度清明、法治昌明。《孫子兵法》把“法”列為兵者五事之一。立治有體,施治有序。如果各級黨委依法決策,嚴字當頭、以上率下;機關依法指導,刑起于兵、師出于律;部隊依法行動,辦事依法、遇事找法;官兵依法履職,信仰法治、堅守法治,做到工作循于法、秩序統于法、忙亂止于法,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就沒有滋生的土壤,“五多”問題就沒有生存的空間。

“軍隊要有軍隊的樣子。”最近幾年,我軍依法從嚴治軍蹄疾步穩,從條令條例、訓練大綱到基層建設綱要,從巡視工作條例、治理“微腐敗”措施到問責工作規定,出台了一系列完備配套、嚴密高效、實在管用的軍事法規制度。尤其是在國防和軍隊改革進程中,改革進行到哪一步,法治建設就跟進到哪一步。應該說,這些法規制度涉及各個領域、各個方面,標準要求明確細致、責任時限具體詳細,只要老老實實“照著做”,抓到位、落到底,就可以根治“四風”頑疾、解決“五多”問題。

然而,由于個別單位法治觀念不強、落實力度不夠、創新能力不足,導致治軍方式沒有實現“三個根本性轉變”,給“五多”留下生根發芽的機會,最終總是圍追堵截卻打不成“殲滅戰”。“五多”的表現形式五花八門、花樣翻新,但幾乎都可以從治軍方式沒有轉到位找到根源。比如,管理要求層層加碼,追責問責泛化簡單化,豈不是“單純依靠行政命令的做法”?級級照抄照轉文電,隨意組織試點觀摩活動,豈不是“單純靠習慣和經驗開展工作的方式”?頻繁組織高層級大規模比武競賽,多批次組織檢查考核評比,豈不是“突擊式、運動式抓工作的方式”?

“法者,治之端也。”事有輕重緩急,更有本末源流。如果不從“端”上解決問題,而是在“面”上打轉轉,就會治標不治本,陷入循環往復的怪圈。《蘇軾文集•策別厚貨財一》記載︰里有蓄馬者,患牧人欺之而盜其芻菽也,又使一人焉為之廄長,廄長立而馬益 。並且感慨︰今為政不求其本,而治其末,自是而推之,天下無益之費,不為不多矣。我們也可以由是推之,“五多”之所以斬不斷、理還亂,不正是“不求其本而治其末”的結果嗎?一次會議、一個文電、一次檢查解決不了問題,就層層加碼、重復進行,甚至以形式主義反對形式主義、以官僚主義反對官僚主義,基層之負必然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科幻作家劉慈欣的小說《三體》中,有一種攻擊方式叫 “降維打擊”。講的是,地外文明沒有通過熱兵器毀滅地球,而是將我們所處的空間維度降低,地球乃至太陽系無法在低維度的空間中生存而被毀滅。根治“五多”問題,也要實施“降維打擊”。只要將法治信仰融入血脈、將法治思維鐫刻腦中,不斷轉變工作職能作風、轉變工作運行模式、轉變工作指導方式,真正降低“五多”的空間維度,就能將其釜底抽薪、消滅殆盡。否則,老“五多”未根除,新“五多”又出現,而且會更多地消耗基層官兵的時間、精力和積極性。

“善醫者,不視人之瘠肥,察其脈之病否而已矣;善計天下者,不視天下之安危,察其紀綱之理亂而已矣。”目前,“基層減負年”時間已過大半,但根治“五多”的形勢依然嚴峻。“逆水行舟用力撐”,只有一鼓作氣、連續作戰,進一步明確職能權限、規範權力運行、合理優化程序,處處用法治視角審視問題、用法治邏輯分析問題,事事用法治方式處理問題、用法治手段解決問題,做到思想上真想減負、方法上真能減負、實踐上真在減負,方能把“五多”連根拔起,使其無處遁形。

(作者單位︰65447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