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呼喚多變思維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西成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9-07-31 11:16

打仗呼喚多變思維

■張西成

戰場上的對抗,一定意義上可以說是敵對雙方作戰思想和思維的對決。思維方式偏了向,則可能陷入“山重水復疑無路”的困局;思維方式對了頭,則比較容易找到破解難題的辦法,從而形成“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勝局。戰爭具有天然的復雜性、多變性,我們遂行打仗任務的思維方式也應該因地制宜、豐富多彩。

有時,打仗需要邏輯思維的洞見。二戰時著名的波斯貓的故事告訴我們,戰爭盡管爆發突然,但總有一個醞釀過程,有一些端倪可察;戰場盡管充滿未知數,但一定會暴露出某些已知數。指揮員只要具備理性思考、邏輯推理能力,就一定能從未知求得已知,從“不確實”中找到“確實”之處,進而洞見“山那邊發生的事情”。經驗表明,一團麻繩看似雜亂無章,一旦找出線頭,就不愁理不出頭緒來;一頭猛獸看似氣勢洶洶,一旦發現其弱點,就不愁馴服不了它。蘇聯衛國戰爭前夕,朱可夫曾有一句充滿自信的名言︰“我不知道德軍將要行動的計劃,但是根據對情況的分析,他們只能這樣,而不會有別的做法。”做出“敵人只能這樣”的科學判斷,正是朱可夫善于運用邏輯思維的結果。

有時,打仗需要辯證思維的透析。辯證法的特點在于,它始終提醒人們去認識問題的另一面。在針鋒相對、犬牙交錯的戰場上,指揮員思維中呈現的信息,大多是矛盾的︰是可乘之機,還是敵人設下的圈套?是敵人行動的漏洞,還是有意安排?是因天時地利造成的偶然機會,還是敵人跳開一般戰爭法則而實施的用奇之舉?在這種情況下,魯莽的指揮員往往見利皆爭,卻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逢隙即鑽,以致顧頭不顧尾,難免上當受騙。毛澤東同志曾提醒我們,世界是復雜的,我們的頭腦不能簡單。面對混沌變幻的戰爭實踐,善于把問題想得復雜些,多些進與退、利與弊、得與失的權衡,方能獲得更多的主動權。

有時,打仗需要發散思維的通達。“我有時是狐狸,有時是獅子。進行統治的全部秘密在于,要知道什麼時候應當是前者,什麼時候應當是後者。”這是拿破侖在談到自己統兵打仗時的經驗體會。古今中外那些優秀的指揮員,盡管都有自身鮮明的指揮風格和擅長的作戰套路,但他們從來不拘泥于一格,不固守于一端,始終保持思維的彈性和作戰方式的靈活性。就如同乒乓球比賽,防守型選手突然猛攻一拍,進攻型選手輕輕一吊,就會使對手猝不及防、難以招架。諸葛亮“空城計”之所以成功,與他突破已有的套路、超越謹慎的個性密不可分。一名指揮員如果總是“一根筋”想問題、“一條道”走到底,遲早會被對手知曉看透,那麼失敗也就成為一種必然。

有時,打仗需要逆向思維的睿智。戰爭史告訴我們,最大的不可能處蘊含著最大的可能性;兵家之“機”,有時存在于兵家之“忌”中。有這麼一個實驗︰當森林起火時,按常理都是跑得越快脫離險境的概率越高。但事實恰恰相反,當火借風勢向我們撲來時,迎著大火方向逃離脫險的可能性更高。從戰爭實踐看,堅固的要塞防線,正面被攻克奪取者甚少,而被間接的軍事行動所瓦解者頗多。最好的防御是進攻,最好的進攻不一定是直指目標的直接行動,有時朝著相反的方向采取行動,反而更容易讓敵人听從自己的調遣。內線中的困局,從“局外”來尋找破解之道,有時更能達成作戰目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