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延坡工作室|92年征程,這些記憶為何總讓人念念不忘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井延坡工作室責任編輯︰丁楊
2019-08-01 09:12

今天,是光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92年,如果以每年365天來計算,約是33580天。三萬余天,在時間長河中無疑是轉瞬而逝;對于人民軍隊,卻是一段破土而出、頑強生長、不斷壯大的艱苦奮斗歷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這支軍隊以石破天驚的大手筆,在世界的東方,寫下了一幕幕氣吞山河的歷史大劇,繪就了一頁頁波瀾壯闊的時代篇章。

(1)

這是一次以慘烈而著稱的戰役——湘江之戰。血拼4天5夜,中央紅軍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到3萬余人。

這是一支以“鐵流後衛”而名垂戰史的部隊——中國工農紅軍第34師。作為整個紅軍隊伍的總後衛,全師6000余人幾乎全部犧牲,鮮血染紅了湘江。

血戰而後犧牲,也許就是湘江之戰以及紅34師留給後人最痛徹心扉的記憶。

58年後,一位老將軍在彌留之際,對守在病床邊的親人喃喃地道出了最後的夙願︰

“湘江戰役,我帶出來的閩西子弟都犧牲了,我對不住他們和他們的親人。活著不能和他們在一起,死了也要和他們一起回到家鄉,這樣我的心才能安寧。”

這位老將軍叫韓偉,湖北黃陂人。時任紅34師100團團長,是34師留下來的極少數幸存者,開國中將。

在那一刻,病榻上的老將軍,也許沖鋒的號音仍在耳畔不斷回響,也許戰友們混雜著煙火和血水的臉龐還是那樣年輕,也許老師長陳樹湘的音容笑貌依舊栩栩如生,即便一想起來,還是那樣撕心裂肺地疼……

牯子江上,夏日當空,白霧蒸騰。

經過多次惡戰,已成功掩護紅軍大部隊渡過湘江的紅34師,此刻自己卻陷入到絕境——國民黨的湘軍、桂軍、中央軍三路包圍,浮橋被炸毀,通往湘江的道路被全部切斷。

師長陳樹湘決定率部從這里搶渡。當船行至河心時,兩岸突然槍聲大作,陳樹湘被子彈擊中腹部,血流如注。他用皮帶壓住傷口,繼續指揮作戰。

當突圍到道縣駟馬橋時,身受重傷的陳樹湘眼看敵人已從四面八方包圍上來,為了不拖累戰友們,強忍劇痛與警衛員撤到一座舊廟,用火力吸引敵人掩護部隊撤退,直到打光最後一顆子彈而被俘。

當敵人得知抓到紅軍的一名師長,欣喜異常。道縣保安團營長何湘在用盡各種手段等都毫無所獲的情況下,準備將陳樹湘送往司令部去邀功請賞。途中,陳樹湘乘敵兵不備,猛然撕開纏繞在傷口上的繃帶,伸手絞斷了自己的腸子,壯烈犧牲,時年29歲。

在陳樹湘烈士犧牲地湖南道縣蚣壩鎮石馬神村,矗立著刻有“斷腸明志 絕對忠誠”字樣的石碑。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韓偉比陳樹湘小一歲。從參加秋收起義開始,韓偉和陳樹湘就一直在一起並肩戰斗。34師最後一場血戰之後準備分兵突圍時,他們曾留下最後的生死約定︰“萬一突圍不成,誓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

湘江之戰後不到15年時間,新中國成立了。紅34師6000多名紅軍戰士卻永遠地長眠在了湘江之畔,他們的精神鑄成了一座永遠的豐碑。

2018年9月20日,經中央軍委批準,增加林俊德、張超為全軍掛像英模。

“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杰出科學家”林俊德,在生命的最後一天,先後9次向家人和醫護人員提出要下床工作……最後10小時,林俊德戴著氧氣面罩,身上插著十多根管子,坐在病房前的辦公桌前,一下一下地挪動著鼠標,在屬于自己的科研戰場上進行著最後的沖鋒……

當老伴兒輕聲勸林老休息時,他的回答是︰“坐著休息,我不能躺下,躺下了,就起不來了!”

“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張超,在駕駛艦載戰斗機著陸時,突發電傳故障,為保護戰機,錯過跳傘最佳時機,用4.4秒的生死一搏譜寫了激蕩海天的人生壯歌。

張超曾說過︰“人生的緊要關口,選擇什麼、放棄什麼,最能看出一個人的理想信念。”張超犧牲後,與張超朝夕相處10年的戰友聶元闖始終忘不了他那一次次“選擇”和一次次“放棄”——

作為“海空衛士”王偉所在團飛行員,張超來團里報到時,對團長說︰“我就是沖著王偉來的!”;“他是家里的獨苗,可卻要選擇招飛”;“他是可以留校任教的,可他毅然選擇了一線部隊”;“他放棄了提升的機會,毅然決然去追尋他的航母夢”……

從陳樹湘到林俊德、張超,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歲月,中國軍人的風骨和血性,匯聚成了這支軍隊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強勁動力。當我們回望過去,展望征程,最美的永遠是浴血沖鋒的戰斗姿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