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欣欣︰除了《七子之歌》推薦三個澳門禮物

來源︰新京報作者︰倪偉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9-12-26 11:07

新京報專訪澳門文化局局長穆欣欣︰

除了《七子之歌》推薦三個澳門禮物

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局長穆欣欣。受訪者供圖

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前後,《七子之歌》再次“翻紅”,被重新編排、翻拍、演繹。20年過去,這首歌似乎依然是澳門最醒目的文化符號。

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局長穆欣欣認為,20年來,澳門人對這首歌的感情在變化,起初是對回歸的期盼,現在更帶有一種懂得和感恩。不過,澳門也在努力創造新的文化符號,比如今年推出的新歌《蓮成一家》。

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之際,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穆欣欣說,目前最關注的事情是將澳門豐富的文化元素“散珠成串”。她還推薦了最能代表澳門文化特色的三件“禮物”——歷史城區、美食和節慶活動。

穆欣欣去年上任澳門文化局局長,她同時也是一位著名作家。1980年代初,穆欣欣全家由內地遷往澳門,至今近40年。她的求學與工作經歷也與內地密不可分,在廣東、北京等地生活過十多年。這種經歷,曾讓她以比較文化的視角回望澳門,對這座城市多元、豐富、創新的文化氣質理解更深。

慶回歸晚會上700多演員大多非專業

新京報︰最近澳門舉辦了各類文化活動,尤其是慶祝回歸祖國20周年晚會很受關注,幕後有什麼難忘的經歷?

穆欣欣︰今年在澳門,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澳門回歸祖國20年“雙慶”活動貫穿全年。文化局的一項工作就是組織各類節慶活動,包括澳門藝術節、國際音樂節、中葡文化藝術節等,今年都圍繞“雙慶”展開。

12月19日晚上的文藝晚會,把氣氛推向了一個高潮。我們從年初就開始籌備,參與晚會的人數特別多,台前演員有700多位,幕後400多位,內地主創團隊給予了很多支援,演員中最年長的79歲,最小的才4歲。

澳門專業演員並不多,我們的演員來自各行業。比如合唱、舞蹈等節目都是學生和學校話劇社排的,排練只能趁業余時間,經常是在晚上。有一個《濠江雄風》的武術節目,最年長的太極拳表演者75歲,還有很多幾歲的小孩,每晚排練很長時間,大家都付出很多。這台晚會也體現了澳門人同心協力做好一件事的精神。

《七子之歌》後,澳門將打造新的代表作

新京報︰很多人對澳門最深刻的印象還是《七子之歌》,20年來,這首歌對澳門的文化氣質有什麼影響?

穆欣欣︰《七子之歌》能喚起對澳門回歸最直觀、最形象的記憶。經過20年,這首歌的演變和演繹特別多,也是很好的現象,說明已經成為經典。我想,這也代表了對20年後再出發的期待,這首歌既關乎回歸,也寄予了對澳門未來的美好願望。

我們對這首歌的感情在隨時間改變,當年主要是強烈地盼望回歸的情感,現在澳門人非常感恩20年來國家對澳門發展的支持。經過20年,除了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互相懂得,澳門也希望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新京報︰澳門是不是應該有新的文化符號,代表澳門新的氣質?

穆欣欣︰我們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比如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文藝晚會上,推出了一首《蓮成一家》。這首歌是澳門青年創作的,音樂是流行的,以普通話和粵語結合演唱,用混搭的方式體現了澳門交融的文化。歌詞說出了澳門人的心聲,視野非常寬廣,不僅說澳門的故事,也是一首民族復興之歌。

歷史城區、美食和節慶活動詮釋澳門內涵

新京報︰如果推薦3個澳門文化“禮物”,會是什麼?

穆欣欣︰我想第一個應該是世界文化遺產︰澳門歷史城區。澳門歷史城區里中式廟宇與西式教堂並存,可以直觀體現中西交融的文化特質。澳門歷史城區除了歷史感,還有鮮活的生命力,澳門人與歷史城區很親近,歷史與當下水乳交融。

第二個是澳門的美食。2017年澳門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的“創意城市美食之都”稱號。澳門美食並非一個菜系的支撐,而在于豐富性。在澳門能吃到粵菜也能吃到葡萄牙餐,還有獨特的土生菜。土生菜是澳門非物質文化遺產,結合了葡萄牙、中國、東南亞等各地的菜系。一道很有特色的菜是Tacho(雜煮),有點像亂炖,很多食材都可以放在一起,而且每個家庭都可以按自己習慣來做,一盤大雜燴,蘊含著澳門人的和而不同和家族記憶。

第三個我想推薦的是澳門的節慶系列活動。現在澳門每年有10個以上大型節慶文化活動。澳門國際音樂節會請到維也納愛樂樂團、德國德累斯頓國家管弦樂團之類的頂級樂團,每年都以歌劇作為開幕。而且這些活動的票價都非常親民,市民和游客都可以來看。

我經常會跟別人說,來澳門听歌劇、品美食、喝紅酒。大家到澳門來,可以看到中西合璧的歷史城區,品嘗到美食,還能欣賞國際水準的演出和展覽,這就是澳門作為一個旅游休閑城市的內涵。

希望能認識到澳門多元文化,而不僅是博彩

新京報︰去年上任澳門文化局局長後,你認為澳門文化發展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穆欣欣︰我一直想把澳門歷史、人文資源整合起來,散珠成串、以點帶面,形成比較全面的全景圖。

從我自己來說,不希望大家印象中澳門只有博彩業,而是能夠認識到澳門多元文化。我們很努力樹立澳門的文化形象,希望大家想到的是澳門的歷史城區、美食、節慶活動、國際性展覽等。

澳門現在有非常高端的國際展覽,這兩年引進了大英博物館館藏展、法國夏加爾美術展等。我們與故宮博物院的合作長達20年,每年引進一個特展,最近“千里江山圖3.0”展開幕,也受到熱烈歡迎。

澳門與北京有相似性

新京報︰你曾經在北京工作10年,北京作為古都,最吸引你的是什麼?

穆欣欣︰是文化多元。你能想到或者想不到的文化,都會在北京這個舞台上發生,這是我很喜歡北京的原因。

澳門與北京有相似之處,一個極其之大,一個極其之小,但都能容納各種人群和文化。很多文化從業者都選擇在北京安身立命,充滿熱情地從事文化工作。我在北京時,經常去看各種演出,在劇場里听到很多人見面,聊的都是最近在忙哪些文化。其實澳門人以前很閑,但現在也忙起來了,很有朝氣,想在文化上做一些事情,這很接近我印象中的北京。

新京報︰5年前你創作過一部澳門本地歷史題材京劇《鏡海魂》,京劇在澳門會不會有接受障礙?這種文化融合的嘗試留下了什麼經驗?

穆欣欣︰那是作為澳門回歸祖國15周年的一個劇目,當時演出在澳門很震撼。其實故事反映的是中葡交往中比較尷尬的一段,澳門農民反抗暴政,刺殺了葡澳總督。有些朋友替我擔心,這樣的“敏感”事件會不會影響兩國友誼?但觀眾看了很激動,澳門的華人群體和葡萄牙人群體都能夠接受這樣的講述方式。這部戲的價值觀是一種擔當的精神,想講的是超越歷史層面的人性。

雖然是京劇的形式,但表現的是真實的風土人情,澳門人覺得很親切,不像一些通過想象建構澳門的作品。我對京劇比較熟悉,京劇作為國劇具有輝煌大氣的氣質,最適合講述厚重歷史感的題材;另一方面,我也不想做順理成章的事,這個時代一直在講創新,《七子之歌》也在創新。

京味兒話劇在澳門大受歡迎

新京報︰當下的澳門文化正在進行怎樣的創新?

穆欣欣︰如果我不離開澳門到北京生活,可能看澳門還不是太真切。當我在北京用比較文化的視角看兩座城市時,澳門的創新精神讓我印象深刻。我創作京劇,也是在延續這種創新精神。

澳門在很多方面進行著文化創新,例如我們有中樂團,也就是民樂團,也有葡萄牙傳統民謠“法朵”,“法朵”是當年遠航的葡萄牙人抒發思念吟唱的樂曲。我們現在結合中樂和“法朵”,創造了新的品牌產品,在重要場合、節慶活動上表演。

新京報︰澳門與北京在文化領域正在開展哪些合作?未來有哪些合作空間?

穆欣欣︰我們跟北京合作很多,比如今年把中國美術館“美在新時代——中國美術館典藏大師展”引入到澳門,藝術節上把京味話劇《二馬》請到澳門演出,非常受歡迎,澳門民眾接受京味兒話劇完全沒有障礙。

11月,國家京劇院藝術家于魁智、李勝素率團在澳門連演3場大戲,我們之前還擔心,澳門只有60萬人口,票房會不會撐不起來,結果大受歡迎。三場戲中的一場是《帝女花》,是經典粵劇改編的京劇,保留了粵劇的主旋律,讓澳門民眾感到非常親切。

大家可能不知道,作曲家冼星海出生在澳門,我們今年建成了一座冼星海紀念館。在今年澳門國際音樂節上,我們還與國家大劇院樂團合作,把《黃河大合唱》作為閉幕演出,後來又去了國家大劇院表演。這是一次深度的合作,包括聯合制作和同台演出,我們以後會不斷采取這樣的深度合作方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