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墨脫!48小時的巡邏路,每一步都是“涉險”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嚴貴旺 馬軍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6-29 03:33

歷險巡邏48小時——

他們走向“天塹”

■本期觀察 嚴貴旺 馬軍

駐守墨脫的邊防軍人,又一次踏上這條巡邏路。

這條巡邏路,通往遠在40多公里之外、原始森林深處的一個點位。路程直線距離不長,但林間山高路陡,海拔高差超過1000米,巡邏往返一趟需要兩天兩夜。

6月22日下午3時,西藏林芝軍分區墨脫邊防營營長黃昭臣明確完巡邏任務,官兵全副武裝乘車出發。

一多半的巡邏路,官兵們要靠一雙“鐵腳板”。兩小時後,在一側是陡峭山體、另一側是滾滾雅魯藏布江的崎嶇山路上,巡邏車停下。官兵們每人身背40多公斤的裝具物資,徒步向點位進發。

官兵沿河道行軍。馬軍 攝

正值盛夏,雨水較多,巡邏區又位于地質災害頻發地。10多年前,這條路上,戰士饒平和戰友在巡邏途中遭遇泥石流,危急時刻,他將戰友一把推開,自己卻被泥石流吞沒。

水流湍急,官兵們腰間纏著背包繩,手拉手一個接著一個水過河。

此時,搜索分隊戰士發來信息︰“前方道路被激流阻斷。”官兵們不得不開闢新的巡邏路線。選擇一處水流相對較緩的地段,黃昭臣帶領官兵小心翼翼地水過河。

這河水是遠處雪峰融雪匯流而來,雖是盛夏,水溫仍然低至冰點。戰士洛絨吉村沒走幾步,小腿就抽了筋,一個踉蹌跌進急流中。

排長潘建緊隨其後,趕緊抓住洛絨吉村腰間的背包繩。

幾小時後,夜幕降臨,巡邏官兵抵達密林深處的宿營點。

盛夏的墨脫原始森林是蛇蟲的“天堂”。戰士袁泉用砍刀將周邊的樹枝、雜草去除。一刀下去,一陣嗡鳴聲響起,“快隱蔽,是毒蜂!”他大喊一聲,順勢臥倒避險。

林中毒蜂蜇人,能讓人痛上大半天。隨隊衛生員方雲志急忙來檢查,袁泉的臉上、脖子和手臂有3處被蜇傷。不到半小時,他的臉頰腫得老高,痛得齜牙咧嘴。口服了抗敏藥、止痛藥,小伙子又恢復了“元氣滿滿”的模樣︰“真的不疼了!睡一覺,明天又會很帥!”

第二天,天還沒亮,巡邏官兵們就背起物資繼續前行。穿過顫巍巍的吊橋,向邊境線進發。

這天的路程,對官兵們來說是不小的挑戰︰他們要從海拔1000多米的山谷攀至海拔2500米的山口。

林中植被生長速度快,官兵們上次巡邏踏出的一條路,如今早已不見痕跡。繼續前行,就到了“斷崖谷”——官兵們腳下布滿濕滑苔蘚,一側是絕壁,另一側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攀爬了一上午的濕滑崖壁,前方又出現一條泥石流沖溝。“豁口式”的沖溝,仿佛一只猛虎張開血盆大口。官兵們身體緊貼石壁,手攀崖層,腳嵌石縫,一步步挪動。

“哎呀!”剎那間,一陣急促的喊聲打破山谷的靜謐。

下士孫志強不小心一腳踩空,瞬間滑下山崖。大家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兒,趕忙收攏保險繩。幸運的是,孫志強下滑了20多米,被一塊大石擋住。

官兵小心翼翼攀爬懸崖。馬軍 攝

戰友們趕忙想辦法營救。要知道,這處“猛虎口”曾吞噬過一個年輕戰友的生命。3年前,戰士梁昆煒就是在這里墜崖犧牲的……

走一趟“天塹”,官兵隨時可能付出生命代價,“涉險”已經成為巡邏中的家常便飯。黃昭臣經常對戰友說︰“艱險就像山里的毒蟲,你不怕它,它就怕你。在守衛祖國的征途上,沒有什麼真正的艱險!”

勇敢的人,必然有顆堅毅的心。

列兵鄂德旺,第一次參與巡邏。這位19歲的小伙子曾3次寫下“請戰書”,他想用行動告訴母親“兒子長大了”。衛生員方雲志,今年已是第5次走上這條巡邏路,就在不久前,他的寶貝女兒剛剛出生,這個內向的小伙笑著說,“巡邏艱險傷病常伴,戰友們此刻更需要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