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礪劍尖兵"5立戰功背後,是導彈老兵侯長嶺的不停奔跑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賀逸舒 程鵬宇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7-07 01:39

奔跑的背影

■解放軍報記者 賀逸舒

黨員名片

姓名︰侯長嶺

黨齡︰14年

黨員心語︰導彈听我的話,我听黨的話。

清晨,山間訓練場,一個高大身影快速奔跑。遠處天空漸漸變紅。身影每向前一步,天空就更亮一分。

仿佛在一瞬間,太陽從兩座山的夾縫中跳出來,把光和熱帶給早起的人。

朝陽在侯長嶺身後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漸漸地,更多戰友跟在這個身影背後,加入晨跑隊伍中。

“來跑步吧,你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什麼風景?”

“你會看見一群奮斗的靈魂。”戰友王建軍對侯長嶺這個回答記憶猶新。

今年34歲的侯長嶺,是火箭軍某旅發射五營最老的兵,也是大家眼中最牛的兵。服役18年,這位三級軍士長曾榮獲“優秀共產黨員”“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百名好班長”等榮譽。

在軍旅之路上,自從邁出了第一步,侯長嶺再也沒有停下奔跑的腳步。

凌晨2點,侯長嶺還趴在教室的桌子上忙碌著。臨近考核,侯長嶺一遍又一遍復習早已滾瓜爛熟的要點,確保考核萬無一失。

侯長嶺的拼勁兒,激勵著身邊的戰友。深夜,更多人跟在侯長嶺的身後進了教室。

放眼全軍,侯長嶺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無數像侯長嶺一樣的身影,奔跑在強軍興軍的征程上。

在9000多萬的共產黨員隊伍里,侯長嶺只是一名普通的黨員。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道路上,千千萬萬黨員先鋒總是沖在最前頭。

火箭軍某旅發射五營一連一排一班班長侯長嶺——

夢想的騰飛需要一個個接力者

■解放軍報記者 賀逸舒 通訊員 程鵬宇

火箭軍某旅發射五營一連一排一班班長兼發射技師侯長嶺(右三)和戰友們完成任務歸來。王雨蒙攝

禮堂里,士兵們有些躁動。這個晚上,他們將見證一個獨屬于火箭軍部隊官兵的高光時刻——火箭軍“十大礪劍尖兵”頒獎典禮。

榮譽屬于火箭軍某旅發射五營一連一排一班班長侯長嶺。當主持人念出他的名字時,全場沸騰了。一班的戰友們挺直了腰板,手掌拍得通紅。

此時,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侯長嶺胸前戴滿勛章,昂首闊步走上頒獎台。金色的燈光從頭頂落下,在他的勛章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那是一名導彈老兵的光芒,也是大山深處一群士兵的光芒。在那里,他們一次次在導彈騰飛的尾焰中,見證夢想的力量。

“做不到第一,就感覺對不起肩上這麼多的‘一’”

時隔多年,火箭軍士官學校教授韓奎俠,再一次見到了她的學生侯長嶺,師生二人都很激動。

剛上軍校那年,侯長嶺才19歲。韓教授現在還記得,人高馬大的侯長嶺坐在講台下,渴求知識的眼神像雛鳥渴望食物一樣。

作為優秀學員,侯長嶺在2006年入了黨。畢業時,他取得了每門課90分以上、專業總評第一名的好成績。那一年,他榮立了軍旅生涯第一個三等功。

師生二人的那次見面,是在火箭軍2016年高級士官培訓答辯會上。侯長嶺是那一批高級士官中最年輕的一個。作為考官,韓教授對侯長嶺的答辯格外滿意。那一次,侯長嶺的畢業論文被學校評為優秀論文。

幾年後,師生倆在一次專業座談會上再次相遇。侯長嶺作為主要發言人之一,向韓教授介紹單位新裝備的學習情況。

听完侯長嶺的介紹,韓教授有些吃驚——自己對新裝備實際應用情況的了解,已經趕不上她的學生了。

當侯長嶺把韓教授帶到新裝備模擬訓練器材前,她更驚喜了——

那是一個和新型號裝備看上去一模一樣的龐然大物,從外形大小到原理性能都很接近,基本可以滿足90%以上日常訓練要求。特別是它的內置系統,還可以隨著新型號裝備的調整而不斷升級。

作為旅里第一批學習新裝備的官兵,侯長嶺和戰友們一直在思考他們能做些什麼。最終,在單位技術骨干帶領下,他們制作出了一套新裝備模擬訓練器材。

“我們可以等裝備,不能讓裝備等我們。”侯長嶺說,“我總有一種感覺,裝備形成作戰能力後,是我和戰友在保護國家;還沒有形成戰斗力時,我們就是在吃國家的‘軟飯’。”

熟悉侯長嶺的人都知道,他是個急性子。只要有了目標,他就要拼命去實現。

在廠方學習新裝備那段時間,真是一段昏天黑地的日子。一邊學習裝備操作使用,一邊琢磨制作模擬訓練器材,侯長嶺和戰友們忙得不可開交。

那時,侯長嶺吃早飯,總會順便帶上幾個饅頭當午飯,有時候再加一根黃瓜或一塊豆腐。中午,他們從不休息,草草吃了午飯,“逮”住幾個沒下班的工人師傅,趕緊追上去請教。

晚上下班回去,侯長嶺再累也要總結一天學習收獲。因為需要背記理解的知識點特別多,他經常學到凌晨。“雖然苦,可心里覺得值。”侯長嶺說。

制作模擬訓練器材這個計劃,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好。有人嫌花費大,有人擔憂最後做出來的只是一個“空殼”。但是,侯長嶺和戰友們頂住了壓力,10個月做出這個大家都滿意的模擬訓練器材。

上軍校時,侯長嶺是一系學員一隊的副隊長。下部隊後,他又成了一連一排一班的班長。侯長嶺在班里貼上了一幅標語——“一字在前、一班當先”。這是他對班里士兵的要求,更是對自己的要求,“做不到第一,就感覺對不起肩上這麼多的‘一’。”

侯長嶺一直對自己的專業水平很自信。那年,侯長嶺是某型導彈實彈發射任務專家組里唯一的一名士兵。即將持證上崗前,他被一名資深專家攔住了︰“一個士官怎麼能擔任如此重要任務的把關?我必須親自考一考。”

當時,場面有點尷尬。院校的教授、廠家的專家、基地的技術軍官都盯著這名年輕的士官。侯長嶺坦然接受了“加試”。

專家提問速度越來越快,侯長嶺回答得也越來越快。漸漸地,專家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柔和。最終,侯長嶺用過硬的專業知識,贏得了專家組的“準入證”。

正是在那次任務中,侯長嶺以最快速度排除了導彈發射中出現的故障,榮立二等功。

今年年初,侯長嶺受邀前往北京參加火箭軍“十大礪劍尖兵”頒獎典禮。在高鐵站接受安檢時,儀器“嘀嘀”直響。侯長嶺把行李箱帶到一旁放倒,輕輕拉開了拉鏈。

就像是阿里巴巴打開了藏寶庫的大門,侯長嶺箱子里的“寶貝”展現在眾人面前——一件筆挺的軍裝上,整整齊齊掛著四排閃閃發亮的軍功章。

安檢人員不由地發出驚嘆,一旁的旅客圍了過來,連巡邏的警察也好奇地過來圍觀。

作為一名在大山深處執掌“大國長劍”的士官,侯長嶺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機會並不多。“像這次把所有軍功章都戴上的情況,也不過5次。”侯長嶺的心里其實有一點興奮。但是他知道,此時人們的驚嘆更多是對軍人這個職業的崇敬。

侯長嶺家中有個櫃子,專門用來存放他獲得的各種榮譽。除了有新勛章或證書要放進去,櫃門很少打開。

在侯長嶺看來,他享受的是獲得榮譽的過程,而不是已經獲得的榮譽。“就像張富清老英雄說的那樣,‘我有什麼資格來標榜自己,到處炫耀自己。’”侯長嶺說。

2018年底,侯長嶺所在部隊迎來了換裝轉型的新機遇。這一年,他的中級士官服役期已滿。相熟的廠家向他發出邀請。一面是留在部隊重新學習新裝備的挑戰,一面是帶著榮耀回歸安穩的生活,侯長嶺最終還是決定留下。

侯長嶺一直有個夢想︰“如果哪一天這型新導彈有了士官指揮長,我希望我是第一個!”為了這個夢想,他一直在為自己蓄能,隨時做好準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