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錘煉現代戰爭的“末端指揮員”?這個旅做了這些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童祖靜 黃遠輝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7-09 03:05

“獨立指揮實彈射擊戰術行動,是對班長的全面考驗,既要膽大,更要心細……”

烈日炙烤著訓練場,第72集團軍某旅下士班長劉俊偉全副武裝,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淌。此刻,他的腦海里不斷回響著老班長們的話。

今天,他將首次獨立指揮全班完成一場實彈破襲戰斗。這一天,劉俊偉期盼了很久。

“戰時怎麼打仗,平時就怎麼指揮!”這個旅堅決叫停“實彈課目必須由干部組織”的習慣性做法,嚴格按照實戰要求,將實彈課目的指揮權限還給了班長。

如今,該旅多了一種不成文的說法︰沒有指揮過實彈射擊戰術行動的班長,就不能算合格的班長。劉俊偉剛擔任班長不久,也是目前連隊唯一還沒有“合格”的班長。

戰斗即將打響,劉俊偉的手心微微出汗。這樣的實彈射擊戰術行動,指揮並不簡單。劉俊偉需要帶領6名戰士,與戰車密切協同,在規定時間內完成1500米武裝越野,其間穿插5個戰術課目,而後迅速佔領射擊位置、完成區域分配,對不同性質、不同距離的30個隱顯靶標展開射擊。

整個過程銜接緊密,涉及戰場管理、戰場心理等多種因素,需要扎實的指揮功底、精準的觀察能力,更要有過硬的心理素質以及應對突發情況的處置能力。

“沒有誰生來就會指揮。”連長蒙煥杰對劉俊偉很有信心。他深知,為了這一天,劉俊偉付出了很多︰學習訓練規範,逐個流程過、逐個環節練,遇到不懂的就記在本子上,及時請教連長、老班長,直到了然于胸;指揮口令和手語不熟,他利用休息時間反復練習,直到上百種指揮口令和手語全部準確無誤……

“嘟嘟嘟——”隨著清脆的哨響,秒表開始跳動,劉俊偉帶著全班快速行動。“前方道路受阻,迂回前進!”“佔領陣地,準備戰斗!”……一個又一個“敵情”接踵而至,劉俊偉沉著應對、準確指揮、有效處置。

“一組前進,二組掩護!”面對叢林間忽隱忽現的目標,劉俊偉果斷下令進行殲滅打擊,據槍、瞄準、射擊一氣呵成。

“命中目標27個,成績優秀!”槍聲過後,成績出爐。劉俊偉和大家興奮地抱在一起……

還未散去的硝煙,見證了他的班長“成人禮”!

第72集團軍某旅轉變訓練模式錘煉士官班長指揮打仗本領——

班長“成人禮”︰走上實彈射擊指揮戰位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童祖靜 通訊員 黃遠輝

圖為第72集團軍某旅組織進攻戰斗演練。肖雨軒攝

讓戰士獨立組織指揮實彈課目訓練,以前想都不敢想

第一次組織實彈射擊戰術行動,劉俊偉就打出了“滿堂彩”。作為手把手幫帶劉俊偉成長的教練員,四級軍士長黃兆鵬心里滿是欣慰。

從過去听指揮操槍弄炮到自己獨立指揮班組完成實彈射擊戰術行動,再到如今帶出一批能夠獨當一面的優秀班長,說起入伍15年來的經歷,黃兆鵬感慨萬千︰“讓戰士獨立組織指揮實彈課目訓練,以前想都不敢想。”

“風險系數較高的課目,按慣例都要由干部負責,何況動槍動彈。”走下訓練場,劉俊偉汗流浹背。他向記者介紹,曾經一段時間里,凡是涉及實彈射擊,各級都格外重視,不僅營連干部鐵定到場、具體指揮,多數時候還會有旅領導一線“坐鎮”。

“實彈射擊風險因素多、安全壓力大,大家都覺得負責指揮的人級別越高越踏實。”對于當時的做法,黃兆鵬也並未感到不妥,“過去實彈射擊次數不多,大家自然會把實彈射擊與日常訓練區別對待,往往日常訓練由班長帶隊、實彈射擊由干部組織。”

近年來,實戰化訓練強度增大,實彈課目訓練逐漸成了“家常便飯”。但實彈課目必須由干部組織的“高規格、嚴要求”一直保持了下來。對此,連長蒙煥杰頗感無奈︰“此類制度規定好比‘緊箍咒’,一旦緊上了就松不下來。”

“我查過各類制度規定,並未查找到‘實彈課目必須由干部組織’的要求。”蒙煥杰對這樣的慣例也曾有過質疑。

戰場上怎麼打,平時就怎麼練。不能干部事事包攬,讓士官班長束縛了手腳。“有不少基層骨干對此建言獻策,但是後來都不了了之。”他說。

然而,一次“走麥城”,讓全旅官兵對這個慣例有了警醒。

去年年初,該旅參加上級組織的對抗演練。戰斗膠著中,一道指令不期而至︰命你部3個班戰斗小組長途奔襲後,分別對“敵”目標實施實彈火力打擊。

“奔襲沒問題,但實彈射擊沒有干部壓陣,能行嗎?”接到導調指令,偵察營營長肖稱方第一時間召集連長們研究,大家心中都沒底。最擔憂的,都在實彈射擊這個環節︰班組進攻戰斗實彈射擊,不僅考射擊準度,更考班組人員之間的協同配合,指揮是關鍵。

果不其然,演練繼續進行,包括黃兆鵬在內的3個班長,都在實彈射擊中出了紕漏……

“平時是上級指哪兒我打哪兒,如今自己指揮,面對復雜敵情一下子就慌神了。”敗下陣來,黃兆鵬坦言,平時丟人獻丑不可怕,怕的是上了戰場,身邊戰友會因自己的指揮不力,而付出血的代價。

班長,不能只是一顆“上膛的子彈”。“黃兆鵬”們的戰位到底在哪里?這在該旅引發熱烈討論,更刮起一場“思想風暴”。

討論中,一些人依舊提出安全因素,連長蒙煥杰對照實戰化訓練要求予以反駁︰“戰時班長要干什麼,平時訓練就要苦練什麼、精練什麼。戰場上打不贏,是對國家安全、戰友安全的最大不負責。”

“現代戰爭是精兵作戰,戰術體系末端的作用凸顯,某種意義上說是‘班長的戰爭’。”對此,旅領導也表明觀點︰只有按照打仗標準賦予班長指揮權限、錘煉班長指揮本領,才能真正打牢戰斗力基礎。

最終,全旅官兵形成共識︰訓練場就是戰場,要讓班長真正走上實彈射擊指揮戰位。

戰術本領需要千錘百煉,指揮素養同樣需要千錘百煉

一石激起千層浪。讓班長走上實彈射擊指揮戰位,在這個旅班長隊伍中引起了震動。大家心里很清楚︰下放的是指揮權限,壓實的卻是訓練責任,對班長的綜合能力素質提出了更高要求。

能不能挑起這份沉甸甸的擔子,是對班長的一次全面考驗,更是直面未來戰場的關鍵一步。

“子彈上膛就是真實戰場,雖然感到肩上千鈞重,心里卻有萬丈豪情。”談起自己第一次指揮實彈射擊戰術行動的經歷,班長張有浩至今難忘。

也有人流露出隱隱的擔憂——“戰場遠比訓練場復雜艱險,敵情更是千變萬化。”班長董清彩談起一次夜間進攻戰斗,他指揮全班發起沖鋒,結果因進攻時機選擇不當,遭到“敵”多個火力點壓制打擊,導致“全軍覆沒”。他感慨道︰“听從命令沖鋒陷陣並不難,可多了一個指揮員的角色,什麼時候沖鋒,從什麼路線進攻,考驗的都是作戰素養。”

對此,合成三營參謀王春衛深表贊同︰“判斷敵情、我情,分析戰場環境,這些過去只需要干部掌握的能力,如今班長也必須補上。”

狙擊班副班長李森森則認為︰“一名優秀的班長,既要練就‘火眼金楮’,更要有一顆‘勇敢的心’。瞬息萬變的戰場,戰機稍縱即逝,必須果斷決策、精準出擊。”

戰術本領需要千錘百煉,指揮素養同樣需要千錘百煉。一場戰斗短則數日,長則數月,涉及戰場管理、戰斗動員等方方面面。

與戰場對接,該旅黨委“一班人”充分意識到︰距離成為一名能打勝仗的末端指揮員,不少班長還有一段路要走。為此,他們帶隊到一線展開調研,深入查找當前班長隊伍存在的軍事素質短板弱項,並制訂完善培養措施︰

——加大軍事素質培訓力度,通過理論學習、編組作業、仿真模擬、實裝對抗等方式,拓展班長隊伍核心軍事素養。

——常態開展崗位互換活動,讓班長在交叉換崗中練指揮、練謀略、練戰法,提升班長隊伍實際指揮能力。

——強化實戰實訓任務淬煉,利用參加上級重大演訓活動等契機,在陌生條件下,不設作戰預案和腳本流程,讓班長帶隊完成作戰任務,以實踐促提高。

——建立班長崗位考評機制,從體能技能、指揮管理、施教組訓等方面,對班長需具備的能力素質提出明確要求,倒逼班長隊伍自主加壓。

“這些具體措施,就是為了給班長們再淬一次火。”該旅參謀長夏科兵告訴記者。在剛剛結束的階段性訓練考核中,該旅所有班長成績均達到良好以上。

給班長們舞台,他們定能還你意料之外的精彩

班長王千佳通過培訓,取得了獨立指揮實彈射擊戰術行動的資格認證,但指導員徐胤能對他指揮實彈射擊任務還是不太放心。

王班長訓練雷厲風行,是員“猛將”,卻有些粗心馬虎。兩年前的一場實彈演練,因為王千佳裝定諸元時忘記調整方向,結果炮彈炸點偏到了50米外。

為了防止王千佳在實彈射擊現場再次出現類似問題,徐胤能決定由自己擔任這次實彈課目訓練的安全員。

出乎意料的是,整場實彈射擊下來,王千佳不僅流程清楚、指揮無誤,甚至還發現了常人難以發現的問題——在一輪實彈射擊結束後,王千佳敏銳地觀察到其中有一名戰士的槍未成“掛機”狀態,立即糾正。

“好在是虛驚一場!”對比王千佳的敏銳觀察,徐胤能不禁反思自己︰之前是不是“粗心大意”的觀念先入為主,沒有給予王千佳充分的信任?

其實在各個連隊,像王千佳一樣已經通過資格認證,卻因為各種各樣的顧慮,在實彈射擊戰術行動中指揮被“陪同”、權限被“打折”的班長還有不少。他們普遍感到︰這種不被信任的挫敗感,影響了自己的訓練狀態。

“打破固有套路,探索新的模式,這個過程總是不易的。但如果再缺乏應有的信任,那麼改變可能會變得更加艱難。”這是合成四營營長朱宇寫在筆記本上的工作心得。

“信任不能只是口頭上說說,關鍵還得拿出實際行動。”該旅領導表示,鼓勵班長們去擔任實彈射擊戰術行動的指揮員本身就是一種信任,但光有鼓勵還不夠,必須要給予班長們更多支持。

為此,這個旅從“培訓”和“容錯”兩個方面建章立制,重點解決士官班長在訓練中不敢嘗試的退怯心理、因為偶然失誤而遭受批評失去信心等問題,幫助士官班長成長成才、獨當一面。

當信任催化能量,不僅有意料之中的變化,還有許多意料之外的成果。

以往實彈射擊,上等兵小陳成績忽好忽壞,卻沒有找到原因。如今,班長張有浩現地指揮仔細觀察,逐漸幫小陳找到了問題所在,並一起研究如何糾正錯誤動作。

如今,再打,小陳十中八九。

前不久,營長朱宇受領了“合成營指揮所演練”的課題攻關任務。雖然營里實彈課目訓練一直在進行,但他並不擔憂,放心大膽地抽調幾名連隊主官,專心研戰謀訓。短短十來天的時間,他就上交了第一份研究報告。

新年度開訓以來,這個旅還舉一反三,對照戰時職責,梳理明晰士官班長抓訓、組訓職責,合理下移指揮層級,進一步“還權”給士官班長,讓士官班長在帶兵組訓、練兵打仗中更好地發揮作用。

“該由班長做的就大膽地交給他們做,你不僅不會失望,還能看到他們積極成長的樣子。”營長朱宇說,給班長們舞台,他們定能還你意料之外的精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