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脫貧攻堅一線見聞∣穿迷彩服的第一書記

來源︰央廣網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01-17 10:12

央廣網通化1月15日消息(記者苑競瑋)據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吉林省通化市柳河縣安口鎮長安村,山多地少,年輕人大都外出打工,是個典型的偏遠鄉村和“空心村”。

脫貧攻堅以來,在駐村第一書記楊立山的帶領下,長安村大力改善村容村貌,發揮特色產業激發貧困戶內生動力,一戶一策,養蜂、苗木等產業從源頭上解決了貧困群眾致富無路、增收無門的難題。如今的長安村已經整村脫貧,走在了致富的道路上。《新春走基層•脫貧攻堅一線見聞》今天(15日)推出《穿迷彩服的第一書記》。

長安村2019年底實現了全面脫貧(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苑競瑋 攝)

1980年出生的楊立山過了年整40歲了。他總是穿一身土黃色迷彩服,四方臉,寸頭,腰桿筆直,走路生風,16年的軍旅生涯打在他身上的烙印再明顯不過。

長安村駐村第一書記楊立山查看蜂箱(央廣網發 駐村工作隊供圖)

“大榛子適合在山地生長,我們村有19戶種了大榛子,它是一個中長期的項目。養蜂,每戶貧困戶收益在12000元左右。光伏扶貧,2019年我們每個貧困戶每人分到了1000元。貝母種植,2020年4月份左右的時候免費為貧困戶發放,讓發展庭院經濟。紅豆杉和穿龍骨正在發展,這也屬于中長期項目。有一天我們工作隊撤回去了,這些產業會逐漸見效益,不會讓貧困戶發生返貧的現象。”楊立山表示。

2016年轉業到地方,轉過年就到長安村擔任了第一書記。如今,說起村里的事兒,楊立山像扒拉算盤珠子一樣利索。可他自己卻說,記性不好了︰“總覺得我記性不如以前,貧困戶讓我給打听啥事,我答應他了。但是,吃完飯我就給忘了……”

采訪楊立山有點困難,他怕記者的報道被父母听見。“我其實不太願意接受采訪,之前一直都猶豫,我怕播出了我媽他們听見,作為子女,我不想讓父母太為我的事操心。”楊立山說。

駐村工作隊查看村民家新安裝的廁所(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苑競瑋 攝)

楊立山對自己的父母隱藏著一個秘密。駐村工作隊的同屋隊員杜文鑫向記者講述了去年4月23日發生的讓他至今心有余悸的一幕。

“他臉色一直都不太好,睡不著覺,直到那天發病,就听到特別難受的那種聲音,像被人掐住脖子的那種聲音。當時楊書記嘴已經快說不來話,發出嗚嗚的聲音……他說,他當這麼多年兵沒掉過眼淚,這次是真感覺自己不行了,跟我說,‘兄弟,哥可能不能在這里陪你了’,然後他掉眼淚了。”杜文鑫告訴記者。

鬼門關前走了一遭,身體稍稍恢復,楊立山馬上又回到村里,村里的太多事,他放不下。他始終記得2017年他剛開始駐村時的情景︰“凍腦袋。當時村部是老村部,沒有改造過,常年不燒火,東北很冷的。當時我就在村部里蓋了兩個被子,底下插著電褥子,睡到半夜的時候我就醒了,被凍醒的。”

三年時間,楊立山全部的心思和時間都花在如何讓長安村脫貧上。如今河北屯鋪上了水泥路、長安屯安上了58盞路燈、野豬溝屯建起了1300平方米的文化廣場,村民們的土坯房變成了大瓦房。

進入冬閑,長安村的年味越來越濃。

李正斌的老伴正剁著餃子餡兒,70多歲的李正斌兩年前遭遇了車禍,腿受了傷,干不了重活,兒女都在外地打工,老兩口也因此致貧。在楊立山的幫助下,李正斌家成了2018年村里養蜂的重點試驗戶。

“咱不能光靠國家掰著嘴喂對不對。楊書記來了,‘你看看你養點蜂子能行嗎?’‘今天白天我攪點蜜’,晚上裝瓶一直裝瓶裝到11點多鐘,第二天又給我拉去賣。我去年賣了12000多塊錢,要俺倆,這一年上哪去掙12000塊錢。”李正斌說。

楊立山冬季到養蜂村民家查看蜂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苑競瑋 攝)

養蜂,是楊立山為村里尋找到的一個關鍵的致富出路。他認為,這個村地處水源保護區,自然條件優越,生態環境好,但缺少勞動力,扶貧開發需要因地制宜。

楊立山說︰“長安村基本上都是因病致貧,年齡大的貧困人口比較多,得佔百分之七八十。發展養蜂不用太多的體力,也不耽誤種地,所以我就選擇了這個項目。開始聯系養蜂所,實地來了三四次以後才定下來要在長安村實驗性養蜂,蜂子發完以後遇到很多困難,新養蜂的人不懂,我們給他們發資料進行培訓,我那一年被蜇了四次,臉上,還有嘴唇,嘴唇被蜇得直翻。2018年實驗了5戶,2019年我們又發展了11戶貧困戶,再加上非貧困戶,我們現在養蜂合作社已經達到了27戶,帶動他們致富。”

記者︰現在已經很成規模了是嗎?

楊立山︰對,下一步我準備注冊個商標,如果蜜多了我就用電商往外經銷。

如今,李正斌通過養蜂脫了貧,但他覺得,這個來幫助他脫貧的人也很需要別人的幫助。“他(楊立山)的孩子生著病,才六七歲吧,糖尿病,我正好賣了蜂蜜,我說把我這茬蜂蜜賣了拿回去給孩子看病,說實話我心里真感謝人家。”李正斌說。

楊立山的妻子一直沒有工作,女兒患有先天Ⅰ型糖尿病,每個月的治療費就得2000多塊錢。這筆錢,已經佔去了楊立山收入的絕大部分。但楊立山說,和大家脫貧比起來,小家里的困難不算什麼,等村民的日子過好了,他就回通化去照顧家人。這樣的選擇,妻子能理解嗎?

“特別心疼。不是說我自私,我就希望他回來。在家療養了幾個月,那段時間就是一直都在忙村里的事,好多村民也來看他,也來電話慰問。就是這份寄托,好像都在他的身上。”楊立山的妻子告訴記者。

去年10月,楊立山在組織不允許、妻子不放心的情況下,從通化市再次回到了長安村。迷彩服的兜里多了阿司匹林、牛黃降壓丸和三七片,他的心里也多了一份對家人的愧疚和牽掛。

“在這里,對家里什麼也幫不上,說實話肯定沒有她累,家屬還得整孩子,孩子還得上學,早晚做飯,完了還得接孩子,用她的話說,‘你現在在村里待六天回家待一天,就覺得你好像不是咱家人兒似的’。”楊立山說,“希望女兒能夠開心快樂,我跟女兒說,‘孩子你這個不算什麼毛病,不要把它當成自己的負擔’。我覺得很對不起家屬,得感謝我岳父和岳母,他們幫助了我們很多,扶貧結束以後我會彌補對他們的虧欠。”

長安村河北屯村民扭大秧歌(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苑競瑋 攝)

不久前,長安村最後6戶12人退出了貧困行列,至此長安村的35戶100人全部脫貧。快過年了,楊立山最初的願望實現了,外出打工的年輕人陸陸續續回來了,路燈桿上的大紅燈籠亮起來了,大秧歌扭起來了。

駐村工作隊員林宏遙︰我們工作隊特意選擇了紅燈籠,紅色意味著團圓、喜慶。快過年了,我們希望每個回村里的人都感受到熱熱乎乎、亮亮堂堂的氣氛,辛苦一年了,過個團圓年。

村民馬榮環︰出來扭秧歌。現在挺好的,比之前好多了。

楊立山︰希望在2020年,長安村的建設會越來越好,村民都能夠富裕起來,過上小康的生活,也希望我們的產業越來越興旺。

駐村工作隊安裝的58盞路燈照亮村里的各條小路(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苑競瑋 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