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用無人機升國旗 他們在邊疆踏冰臥雪只為守護你的冷暖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責任編輯︰楊曉霖
2020-01-17 11:04

在祖國的西部邊陲,有一支觀雲測雨的特殊部隊——西部戰區的氣象水文隊,他們長年轉戰雪域高原的無人區,為當地軍民提供實時的氣象信息。今天的“新春走基層”,記者把視線轉向這些正在嚴重缺氧環境中頂風冒雪作業的特殊軍人,跟隨他們爬雪山、過冰河,在極寒的無人區體驗邊防軍人的奉獻與忠誠。

5個小時的飛行加7個小時的汽車,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成員終于在晚上11點趕到當天的落腳點——新疆塔什庫爾干縣。這里跟北京有兩個小時的時差,氣溫零下18度。

上圖中正在分配任務的是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的政委,也是這次小分隊的領隊朱毓姝。

日夜兼程地趕路就是為了在暴風雪來臨前安裝雪深探測儀。冬季的帕米爾高原雖然壯美,但氣壓和含氧量都是全年最低,風雪更是家常便飯,而這對于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來說,正是采集積雪數據的最佳時機。

車隊行進了大約1個小時,路開始變得模糊,車窗外的顏色也逐漸被白雪鋪滿,還來不及仔細打量眼前的帕米爾高原,開在中間的2號車就趴窩了。

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副隊長 蔣印祺︰你們倒(車)的時候注意啊,就拿把鍬拿把鎬就對了,陷得有點深。

人多力量大,不一會兒就看到了希望。但隨著海拔的不斷升高,第一次上高原作業的崔強有些體力不支。

零下20多度的帕米爾高原,坐著不動都會難受,何況還得隨時應對自然環境帶來的突發狀況,用力過猛或者連續作業都會讓人心跳加速,喘不上氣。

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副隊長 蔣印祺︰我們現在這個路特別滑,而且路旁邊就是懸崖,這個邊防巡邏路沒有圍欄,旁邊又沒有保護措施,還是比較危險的。

即便是120%的謹慎小心,也難擋路面的光滑,車隊又一次被迫停在了路上。厚達40厘米的冰面,鍬和鎬都砸不動。 大家想到了自帶的油鎬,油鎬果然不負眾望成為開路先鋒。但是,畢竟自重40多斤,一個人很難長時間操作,只能輪流換著來。

小一號的鎬頭讓破冰效率提高了不少,連續鑿了大約1個小時,冰面的滑和冰層的厚終于不再是問題。

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政委 朱毓姝︰等一下讓我緩一下。自然環境太惡劣了,你看我們現在要把我們所有的裝備運進來,要經歷這麼多的困難。

車隊繼續往更高的明鐵蓋達阪行進,“達阪”在維吾爾語里叫埡口,指的是山脊上呈馬鞍狀的狹窄的山口。

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副隊長 蔣印祺︰這次去的這幾個達阪還和其他幾個連隊不一樣,為什麼?第一個因為這次這個路況比較差,第二個確實海拔比較高,幾個達阪都是4300米以上,有一個達阪還是4900米。所以我們也是硬著頭皮上來,因為我們的這個雪深測量儀必須要到有雪的時候才有作用。

中午1點,終于到達明鐵蓋邊防連的前哨,因為大雪封山,哨所的官兵在11月底就撤走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目的地明鐵蓋達阪任務點就快到了。

政委︰白雪皚皚的,連一只鳥都沒有的地方,它(明鐵蓋達阪氣象觀測站)就像我們的戰友,我們的親兄弟一樣站在這個地方,替我們守著祖國。

劉文劍︰戰友你好!

政委︰嗨,兄弟,我們來了!

久別重逢的“戰友”近在咫尺,一條冰河卻橫跨在中間,剛才還激動興奮的朱政委開始發愁。

劉文劍一直擔當車隊的頭車司機,駕駛技術和經驗都是隊里公認的硬核,在幾番實地勘測後,他最終開過冰河,車隊也隨之順利停靠在任務點腳下。但明鐵蓋達阪任務點位置高出道路300多米,要上去還得爬一個近60度的陡坡。

自2018年11月起,西部戰區氣象水文隊先後赴中塔、中阿、中巴邊境地區勘查,選址,建設了16個自動氣象觀測站和12個便攜氣象站,實現了每隔1分鐘采集回傳1次實時數據,西部戰區聯指、任務部隊即可得到精準的天氣實況,彌補了當前我國在此區域的氣象信息空白。

目前,在祖國的西部邊陲已建設自動氣象觀測站16個,當地軍民即可得到精準的天氣實況。

冰天雪地里,大家升起了國旗,齊唱國歌,鮮艷的國旗飄揚在高原上空。

隊長︰快過年了,祝你們全體在外執行任務的同志們新年快樂!

政委︰我們一定圓滿完成任務,爭取早日歸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