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前夕,到打古洛村感受5年扶貧新變化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劉興 喬楠楠責任編輯︰烏銘琪
2020-02-23 13:06

春節前夕,中國軍網記者一行來到大涼山深處,驅車走進打古洛村。該村為高寒山區彝族聚居村,也是四川省涼山軍分區定點幫扶村。

沿途風景。伍行健攝

涼山州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集區,也是脫貧攻堅的重要戰場。自古以來這里交通閉塞,形同“孤島”,舉目都是走不盡的路、翻不盡的山。在崇山峻嶺間穿梭,我們一路見到的是高山峽谷、雲霧繚繞,還有樹木上掛著的閃亮霧 ,可謂美則美矣!但一旦望向窗外,便是萬丈深淵、一眼見不到底的深谷,心中不免一陣顫粟。

根據資料介紹,丙底鄉打古洛村,位于涼山州金陽縣西北部,海拔2286米,全村352戶1490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234戶997人,貧困程度較深。

打古洛村衛星地圖。資料圖

喜看新的變化

順著進村的主路向前行駛,記者看到路邊豎著一堵碑牆,用彝漢雙語寫著“彝海結盟”四個大字。

打古洛村“彝海結盟”碑牆。伍行健攝

涼山是一片紅色的土地,“彝海結盟”的故事在當地幾乎婦孺皆知。1935年5月,長征途中的紅軍為了擺脫蔣介石幾十萬大軍的圍堵,渡過金沙江取道四川涼山地區。由于國民黨反動派長期對彝族人民實行殘酷壓迫,民族隔閡較深。紅軍進入彝族區後堅持嚴格執行黨的民族政策,無論受到何種困難和刁難,都堅持不傷害彝族同胞。這一切,彝族同胞都看在眼里,彝族頭人小葉丹深受感動,支持軍民結盟一起抗擊國民黨反動派。當時的紅軍參謀長劉伯承和小葉丹在彝海歃血為盟,彝族人民送紅軍踏上新的征途,近萬名彝族青年參加了紅軍,為中國革命勝利作出巨大貢獻。

然而,在這片紅色的熱土上,多少年來卻一直為貧窮所困擾。曾有媒體這樣評價︰“如果將脫貧攻堅比作一個通關游戲,那麼四川的涼山州絕對是全S級難度的存在。”由此可見打古洛村的貧困程度。

習近平總書記說︰“我一直牽掛大涼山,牽掛彝族群眾。”“革命年代,彝族同胞為紅軍長征作出了巨大貢獻,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時期,我們一定要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2015年,涼山軍分區主動申請對口幫扶打古洛村;2018年,廣東省佛山市也參與了該村援建任務。5年來打古洛村有哪些新變化?請隨記者的腳步走起。

晨曦中的打古洛村。豐國軍供圖

一進村,我們就看到一排排白牆黑瓦的新居,房頂上還配有太陽能熱水器。

走進正在上大學的文古科吉新家,寬敞明亮的客廳里有沙發、桌椅、櫥櫃等家具一應俱全。文古科吉的兩個弟弟一個坐在桌子前認真寫作業,一個正站在電視前津津有味地看動畫片,一切都顯那樣和諧而美好。

听說打古洛村的畜牧業以養羊為主,我們卻沒有在小院里看到羊,于是提出了這一疑問。

“羊都在舊屋里呢。”文古科吉解釋說,“現在鄉親們都搬到了山下的新房,舊屋現在主要用來養羊、養牛啊。以前人畜混居,人和動物住在一塊別提多髒了。現在牲畜和人分開住了,衛生條件改善了,人身上也沒有奇奇怪怪的味道了。”

“舊屋拆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就在那邊。” 文古科吉朝著山上指去。

此時正是黃昏時分,從山腳下往上看,十幾個低矮的土胚房稀稀拉拉掩映在落日的余暉里,幾乎與背景色的大山融為一體,但卻與山下白牆黑瓦的新居形成了鮮明對比。

視頻《半山腰掃視涼山打古洛村,舊屋新居對比明顯》

望著半山腰的舊屋,記者感嘆道︰“房子建這麼高,平時你們出個門都得爬上爬下的吧?” 文古科吉說︰“是啊,所以上了年紀的老人一般都不願意外出,一不小心就摔骨折了。特別下雪的時候,我們根本沒法出門。”

“搬進新家後,我們的生活更方便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比以前好多了。”當被問及生活中的新變化時,文古科吉的奶奶笑呵呵地說。

“新變化?在我看來最大的變化是交通改善了。你們進來那條路,就是我們村的‘產業路’。以前的時候啊,路面凸凹不平,路基松軟狹窄,搬運生活物資什麼的,得靠人背馬馱,經常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我把自家種的土豆背到集市上賣,每斤才賣6毛錢。而路剛通沒兩天,就有加工企業開車上門收購土豆,每斤能賣到一塊多錢。”文古科吉的媽媽自豪地說。

據了解,2015年初,軍分區領導來到打古洛村調研時了解到,交通不暢是制約經濟發展和群眾增收的“攔路虎”,當即決定幫助村民新建進村水泥路。為讓這條路成為愛民路、致富路,軍分區先期聯系涼山彝族自治州交通局規劃設計,3次更改建設方案,還主動協調道路建設資金150萬元,沒讓群眾掏一分錢。一些村民說,這條水泥路不僅方便了村民,也為由本村經過的昭覺縣5個鄉村民帶來了便利,十里八村都叫好啊!

軍分區的同志介紹,如今涼山州鄉鎮和村道路通暢率達99%以上,交通條件比起以前有了極大改善。

“兩不愁三保障”是脫貧攻堅的關鍵標尺。從所走訪的情況看,吃穿已不成問題,家家都存有糧食、掛有臘肉,馬鈴薯、玉米、蕎麥是自家生產的,面粉、大米則是從外面買來的。涼山彝族群眾過去缺衣少被,現在人人都有幾身換洗衣服,逢年過節或客人來了,都要換上五顏六色的民族服裝。

打古洛村村民家的腌魚、臘肉。喬楠楠攝

另外,是否脫貧奔康,關鍵看有沒有穩定的收入。據了解,畜牧業和外出務工收入是村民主要收入來源。沒有勞動力的貧困戶,可以根據家庭情況申請享受低保政策;老人可以領取養老金和高齡補貼,殘疾人另有專項補貼,算下來也能達到脫貧的最低收入標準。

點亮助學之燈

得知文古科吉的父親在他高考前因病去世,我問他︰“你們上學有困難嗎?” 文古科吉說︰“我兩個弟弟在丙底鄉中心小學寄宿,吃住都由政府負擔,每人還發了校服,上學不花錢。家庭主要支出還是我的學費及生活費,不過我們家有建檔立卡戶,這個卡有很多優惠政策,比如我每年都有4000元助學金,還有助學貸款……”

“要想致富奔小康,先送孩子去學堂。”在村路邊上赫然樹立著這樣一段宣傳牌,這既是打古洛村村民多年的心聲期盼,也是軍分區幫扶這個村的一個重要指向。

打古洛村第一書記豐國軍介紹說,為鼓勵貧困學子努力讀書,軍分區幫助這個村建起了學校,並為每名學生添置了校服,從2019年開始每年提供一批助學贊助資金,對考上大學本科、專科和中專的學生給予現金獎勵,為考上大學本科每人獎勵2000元、考上大學專科的獎勵1500元、考上中專的每人獎勵1000元。軍分區還組織團以上領導干部與貧困家庭學生結成“一對一”幫扶對子,每人每年拿出一定數額助學支金,確保他們不因貧困而輟學。

軍分區在打古洛村舉辦捐資助學儀式。豐國軍供圖

在村里走訪時,一戶人家的門口站著兩個約摸四五歲的小男孩,看到生人特別害羞,紅著臉低下了頭。我問他們︰“家里有大人嗎?”他們這才抬起頭來,眨巴著烏黑的大眼楮,笑著用手指了指院子。

他們居然能听懂漢語。在涼山州一些深度貧困地區,多數年長的人听不懂也不會說漢語,很難與外界溝通,一路上少不了當地年輕人幫忙翻譯。

豐書記幫我們解答了疑惑︰“村里一些年長的人只會說彝語,但是村里上過學前班的孩子,都可以當‘翻譯’。15年免費教育在我們涼山州已全面實施,為什麼是15年呢?因為包含3年幼教。為幫助彝族孩子學前學會普通話,絕大多數村辦起了幼教點,老師都是從城里來的。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讓孩子們‘學前就學會普通話’。”

打古洛村的小朋友歡度“六一”兒童節。豐國軍供圖

為什麼學前教育階段就要學會普通話呢?

原來,在涼山深度貧困地區,學齡兒童漢語不過關,上課听不懂,就會出現跟不上,厭學、棄學、輟學,甚至年青人不願外出務工的現象。

教育改變未來。記者欣喜地了解到,為解決貧困邊遠山區學前兒童教育問題,從2018年5月起,國務院扶貧辦、教育部和四川省在涼山州開展“學前學會普通話”試點行動。該行動目的是幫助涼山幼兒在學前階段夯實今後學習和與外界溝通的語言基礎,解決民族地區學前兒童進入義務教育後上課听不懂、跟不上的現實問題,以幫助他們順利接受並完成義務教育,為升入高中、升入大學打下堅實基礎。

記者不禁感慨︰“教育,果然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手段。”我們相信,扶貧先扶智,解決了涼山學前兒童教育問題,涼山的未來一定會充滿希望。

涼山州一處支教點的牆上寫著“我們都是彝家娃,彝話普通話頂呱呱”。喬楠楠攝

產業助力扶貧

記者打算去山上的老房子看看村民養的羊。隨機走進一處老院子,正巧踫見一個中年男人正在趕羊入圈︰他穿著黑色運動褲,戴著一只彝族風格的銀耳環,現代與傳統在他的身上得到了並存。看到我們,一個大大的友好的笑容在他的臉上綻放開來。這樣的笑容並不少見,在打古洛村,我們一路收到了太多這樣的笑容,無論男女老幼。

他家的大羊小羊加起來有十幾只,黑的、白的、灰的……一只只都特別肥,難怪他笑得那麼開心呢。

吉克家的小肥羊。喬楠楠攝

戴銀耳環的男人叫吉克,他告訴我們,他能有這麼多羊,多虧了涼山軍分區的“借羊還羊”活動。

原來,為了拓寬貧困群眾增收渠道,軍分區采取“借羊還羊”的模式,發展養羊產業。通過簽訂協議,約定軍分區、村委會和“借羊”村民三方權責。2018 年,軍分區投入30余萬元向20戶建檔立卡家庭購買了130頭種羊;2019年10月,130頭羊全部歸還,村委會又將種羊“借”給了25戶貧困戶。

吉克講了他靠養羊致富的故事︰“2015年4月,軍分區給我家送來2頭羊。沒幾天,我就宰了一只來款待客人。後來,軍分區一位領導來看我養的羊,那天下著雨,他還在路上摔了一跤,衣服上滿是泥,手也擦破了好大一塊。他問我羊怎麼只有一只了,我撒謊說得病死了。他連忙叫來獸醫檢查這只羊,並向我講了很多道理。從那天以後,我就決定按他說的,好好養羊,轉變觀念,不講排場。沒多久,母羊生下了3只小羊。在我的精心呵護下,3只長得都很好。就這樣,我靠一只種羊,發展到現在20多只……”

軍分區幫扶打古洛村“借羊還羊”現場會。王歡供圖

彝族群眾以前存在“重排場、不重積累”的壞習慣。軍分區同志介紹說,“借羊還羊”不是軍分區圖養羊戶“還羊”,而是用這種倒逼模式催促養羊戶不敢懈息,逐步形成重積累、輕排場的發展觀念,也讓大家明白契約精神的可貴。去年“借羊”戶平均增收3000元以上,為不返貧上了“保險”。

軍分區幫扶打古洛村種植大紅袍花椒現場。王歡供圖

軍分區還根據打古洛村的自然條件,因地制宜發展種植業。2019年6月,軍分區從貧困戶中流轉50畝土地,投入10余萬元購買6000余株大紅袍花椒,作為集體經濟,花椒收益後又為流轉土地的貧困戶分紅。到11月,花椒苗存活率達到90%以上,軍分區扶貧干部高興地算道︰“按目前的市場價來算,有收成後,每戶貧困戶平均可以增收500元以上。”

打古洛村的通村公路。豐國軍供圖

除了交通扶貧、助學扶貧、產業扶貧外,軍分區的同志還到村定期開展醫療扶貧活動,為村民體檢、看病、送藥……有一次軍醫為一個70多歲的老奶奶看好了腿疼的毛病,第二次來時卻發現老奶奶已早早在村口等侯了。這天天很冷,還下著小雪,老奶奶披著查爾瓦(彝族傳統服飾),抱著一只大公雞,在村口似站成的一尊雕像。老奶奶不會說漢語,看到穿迷彩的官兵,只是一個勁兒地往他們手里塞那只自家養的土雞︰“卡莎莎(謝謝)……”

軍分區在打古洛村開展醫療扶貧活動。王歡供圖

夜幕降臨,打古洛村的路燈亮了,村里的“產業路”、嶄新的安居房、吃晚飯的村民......一切都籠罩在幸福的光輝里,山坡上的舊屋雖還能依然可見,但山下山上,儼然兩個世界。

幾年來,在佛山市和軍分區幫助下,打古洛村232戶986人成功脫貧,並順利通過考核驗收,實現了脫貧摘帽。村頭,一塊“幸福是奮斗出來的”彝漢雙語噴繪十分醒目,願打古洛村在“脫帽”之後日子越過越紅火,在“脫貧奔康”的路上越走越好!

路燈下的打古洛村。豐國軍供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