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刀與駿馬——玉樹草原上的新傳奇

來源︰新華社作者︰馬千里、白瑪央措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4-14 17:48

寶刀與駿馬——玉樹草原上的新傳奇

新華社記者馬千里、白瑪央措

“血管里響著馬蹄的聲音,眼里是聖潔的太陽。”對于草原民族來說,奔馳的駿馬和隨身的寶刀曾是他們日常生活中必備的兩樣寶物,寄托著人們對游牧生活的熱情與向往。

寶刀

土尕的家鄉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市安沖鄉,17歲那年,他開始跟爺爺學做藏刀。每天制作兩種花樣,直到爺爺點頭為止。他說,那個年代,安沖鄉家家戶戶都有制作藏刀的匠人。

安沖藏刀有500多年的制作歷史,由于工藝獨特,歷史悠久、選料考究,在藏區享有盛譽。

38年來,土尕每天早上8點開始打制藏刀,有時為了趕工,直到凌晨2點多才能休息。他坐在一把木頭椅上,身旁有幾種大小不一的鐵錘、鐵鉗、鋼剪和鋼銼,一條細細的金線,4塊金銀模子,制作工坊里滿是金屬踫撞的聲音。

“我們挨家挨戶地推銷自己制作的藏刀,每到一戶帳篷前,先在草地上鋪好羊毛毯,然後把藏刀一個個擺放好。”土尕說,30多年前,最貴的一把安沖藏刀可以換一頭公犛牛或30多只羊。

如今,隨著藏刀的工藝水平和聲譽越來越高,牧民們開始以擁有一把安沖藏刀為榮。安沖藏刀開始成為具有收藏價值的工藝品,一件男士刀具價值1萬多元,一件女士刀具也要3000多元。

2014年,土尕創辦了自己的工藝品公司,與50多名學徒一同入駐玉樹州扶貧產業園,那一年公司收入70萬元。

“時代在變,但古老的手藝從沒有變過,刀具的打制還是純靠手工。”土尕展示了羊皮制成的鼓風袋,他手上各式各樣的疤痕清晰可見,右手無名指少了一截。“燙傷、磨破皮和指甲受傷是常有的事。”他笑著擺了擺手。

駿馬

今天的藏區,賽馬會成為一年一度的草原盛會,帳篷星羅棋布地扎在草原上,賽馬、賽犛牛、藏式摔跤、射箭等活動精彩紛呈。

“還有最後一圈。”53歲的才哇揮動手中的哈達,向正在奔馳的騎手喊著。在距離玉樹市60多公里的隆寶鎮,50多名騎手正在為一場賽馬會做熱身準備。

“他就是‘青龍’的主人,所有人都希望賽場上能出現第二個‘青龍’。”隆寶鎮代青村黨支部書記代江告訴記者,上世紀90年代末,才哇曾和愛馬“青龍”馳騁賽馬場,在青海、西藏、四川藏區的賽馬會上多次獲得冠軍。

“有人曾出60萬元要買我的馬,我沒賣,因為它是我的家人。”才哇說。過去,馬匹還是牧民們的主要交通工具,清晨,牧民騎著駿馬趕著牛羊去放牧,夜晚披著晚霞回到自己的帳篷。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社會的發展,摩托車、小客車逐漸成為草原牧民代步和放牧的工具,馬匹的飼養越來越少。

近年來,承載著人們對駿馬深厚情感的賽馬會蓬勃興起,這不僅抬高了駿馬的身價,也給人們帶來了商機。如今,僅隆寶鎮一年就有7場賽馬比賽,每年有100多匹良種小馬駒誕生。

47歲的昂文西然和兒子牽著自家的兩匹駿馬悠然走來。昂文西然是遠近聞名的致富能手,今年他注冊了文化旅游公司,計劃在隆寶草原打造藏式帳篷城,發展馬產業,吸引游客騎馬、射箭、做酸奶、打酥油,體驗藏族傳統生活。

“我家有130頭犛牛,去年蟲草收入7萬多元,賽馬獲獎3萬元。”牧民江才說,自己有一匹名叫“黑龍”的良馬,每年配種可收入14萬到20萬元。

“黑龍”的皮毛黝黑發亮,脖頸掛著一排鈴鐺,馬鬃被哈達系著,高高立在頭上,奔跑時束著的馬尾上揚,速度極快。

在廣袤的玉樹草原,“擁有一匹良馬、佩有一把寶刀、具有善良英勇的性格”,是無數康巴漢子的追求。

如今,盡管生產生活已發生巨大改變,但藏刀與駿馬作為陪伴游牧民族千年來的“寶物”,仍承載著人們對草原與歷史的深厚情感,書寫著草原新生活。

(新華社西寧4月14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