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節︰發展與生態,成就幸福感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黃小異 呂慎 章正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07-26 13:05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光明日報記者 黃小異 呂慎 章正

“憶往昔,泥土牆,茅草房,支口鍋來鋪張床;到如今,小青瓦,白粉牆,真皮沙發彈簧床”,貴州省畢節市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石門鄉的順口溜,道出了當地發生的巨變。曾經的畢節經濟落後、生態惡化、人口膨脹,陷入“越窮越生,越生越墾,越墾越窮”的惡性循環。黨的十八大以來,畢節堅守生態和發展兩條底線,累計減少貧困人口252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9.95%下降到1.54%。

易地搬遷 搬出美好生活

“以前老家住溝底,早上出去背一背簍苞谷回來,再去背一捆草料喂牛已是天黑……”從威寧海拉鎮新海村岩頭組搬進五里崗街道朝陽新城的楊紹益說,搬到縣城後,他當了保安,一個月3000元工資,二兒子和二兒媳在威寧雪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班,每個月7000元左右,一家人一個月收入比以前種地一年收入還高。

威寧縣喀斯特地貌特征顯著,特別是在牛欄江、洛澤河、可渡河一帶,交通閉塞、生存環境惡劣,不少“溜索村”“懸崖村”。2015年年底,國家在威寧縣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十三五”期間,該縣9318戶46565人于2019年8月底全部搬出大山。

地勢陡峭,四面環山,人都住在半山腰上,住的木房子,走的泥巴路,這是蔡國義革新村老家的寫照。今年,他選擇留在社區發展,辦起電子加工廠。不僅個人不再需要外出打工,還幫助社區搬遷群眾解決了就業問題。

龍書是岔河鎮發音村的搬遷戶。過去,龍書一家守著幾畝陡坡地過活,靠天吃飯,加上需要照顧孩子和老人,生活十分拮據。在易地搬遷的政策下,龍書一家人搬到了錦繡社區。2018年年底,通過報名培訓後,龍書丈夫外出務工,她則留在家里照顧小孩,同時在社區扶貧車間就業。

“搬到這里來,工作有了著落,還能照顧家里人,交通也方便,各方面條件都很好,比在老家好太多了。”龍書說,以前村里學校離家遠,孩子上學得摸著黑出門,沿著山路走兩個多小時。現在,社區里就有學校,幾分鐘就能到。

從搬出大山到在城區安家扎根,日子越過越有奔頭。

逢山開路 找到致富密碼

新河社區位于赫章縣水塘堡鄉,是一類貧困村,2018年從鄒家院至爬頭寨的通組公路項目建成,惠及新河社區下鄒家院、花場壩、爬頭寨3個村民組156戶867人,村民姚文黔也是這條通組路的受益人之一。

由于外出務工收入微薄,2018年年底他回到老家,打算在鄉里找一份工作。考慮到路況改善,姚文黔做起蔬菜水果買賣的生意。他用在外打工10年的積蓄買了一輛二手農用車,每天收集本村的應季蔬菜水果去附近村組售賣,僅僅過了兩年,他就用閑錢換了一輛全新的面包車。

在新河社區切實受益的不止姚文黔一個。“‘組組通’實現了,村民們就可以種一些對新鮮度有要求的水果。比如去年,新鄉社區一共種了100畝葡萄和245畝李子。”新河社區駐村干部趙梅英說。

呂家河村位于威寧縣城東南部,距威寧縣城18公里,全村居住著729戶3226人。村民李雲慧在當地成立合作社,發展馬鈴薯種植。優質的土壤條件讓馬鈴薯喜獲豐收,市場價格也很可觀,但交通問題卻讓李雲慧犯了愁。

“第一年種下來特別好,但就是運不出去,爛在手里的馬鈴薯可能有數噸。”看著成噸的土豆爛在地里,李雲慧是說不出的心疼。無奈之下,他們只有請工人將土豆用籮筐背到村口,再用拖拉機拖到縣城。但是,這不僅運輸效率低,而且損耗大。“路通了以後,從這里到威寧縣城只要40分鐘,我們買了兩輛小貨車,一天輪流著跑,可以跑三四趟,也不用再擔心蔬菜瓜果爛在田間地頭,太好了!”

一路通,百業興。“十三五”期間,畢節市全面建成通組硬化路1.5萬公里,30戶以上的村寨全部實現通硬化路,30戶以上村寨通暢率提升至100%。2017年,貴州啟動農村“組組通”硬化路建設三年大決戰,畢節市整合各方力量,大力推進“組組通”公路建設,一條條干淨整潔的水泥路在大山中蜿蜒,一個個曾經閉塞的村寨打開了山門。

不遺余力 做好生態文章

草海,位于雲貴高原中部烏蒙山脈腹地,是貴州省最大的高原天然淡水湖泊,1992年被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面積120平方公里。

威寧縣草海污水處理廠副廠長洪慧寧左手拿著一瓶經過處理後排出的清水,右手拿著一瓶未經處理污水,向大家展示過去與現在排入草海的水的巨大差別。“污水處理廠建成後,進入草海的水有了很大改觀,生物多樣性明顯提升。”洪慧寧說,2010年草海水質為劣V類,但截至2020年5月,草海平均污染指標已從7.4削減到5.9,現今排放水雖不能飲用,但已可作為灌溉和洗衣用水。

曾因不當開發,草海水面最小時僅存5平方公里,如今恢復到25平方公里,生態環境大幅好轉。據統計,現在草海有生物物種2600余種、鳥類246種,每年到草海越冬鳥類達10余萬只,去年到草海越冬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頸鶴有1700余只。“草海屬長江水系,是金沙江支流橫江的格澤河的上源湖泊。我們既要做到守土盡責,也要對下游城市負責。”草海保護開發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郭鵬說。

截至2019年,草海啟動綜合治理工程七大類27個項目,已完成投資66.74億元。郭鵬表示︰“我們這個公司就是為了草海治理而生的,對于大資金的投入,我們壓力很大,但為了後代子孫,這個錢花得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