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烏素變綠記”寧夏篇︰眾志縛沙數十載 萬畝綠洲展新顏

來源︰人民網作者︰高嘉蔚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8-13 22:23

“兩山論”提出15周年特別報道

“毛烏素變綠記”寧夏篇︰眾志縛沙數十載 萬畝綠洲展新顏

編者按

橫亙陝西、內蒙古、寧夏三地的毛烏素沙地,是我國四大沙地之一。昔日的毛烏素,黃沙漫天,“沙進人退”。新中國成立後,經過幾代人數十年的治理,如今的毛烏素腹地,林木蔥蘢,綠色已成主色調。從“沙進人退”到“人進沙退”再到“人沙和諧”,毛烏素變綠的秘密是什麼?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兩山論提出15周年之際,人民網記者深入陝蒙寧三地,探訪當地干部群眾,推出“毛烏素變綠記”系列報道,展現三地的治沙舉措、成效,用一份“毛烏素治沙樣本”講述新時代生態文明的中國故事。

(注︰干旱區的流沙堆積稱為沙漠,半干旱區的流沙堆積則稱為沙地。)

沙,對于寧夏來說,既是羈絆又是饋贈。20世紀60年代,寧夏的沙塵天氣年均達到60天,20世紀70年代甚至達到79.2天,這被稱為“地球的癌癥”的土地荒漠化制約著寧夏的發展;如今,沙坡頭、沙湖、黃沙古渡,這些以“沙”為資源的景區,每年吸引著四海賓客,推動寧夏文化和旅游高質量發展。

今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考察時強調,要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優化國土空間開發格局,繼續打好藍天、碧水、淨土保衛戰,抓好生態環境保護。

從沙進人退到人進沙退再到人沙和諧,從“死亡之海”到“廣袤綠洲”。寧夏一代又一代的治沙人持之以恆搏擊荒漠初心不改,書寫綠色傳奇,前赴後繼創造了治理毛烏素沙地的“寧夏經驗”,真正讓人民群眾在綠水青山中共享自然之美、生命之美、生活之美,堅定不移走出一條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

沙進人退︰從“漫天黃沙”到“人跡罕至”

“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風吹石頭跑,抬腳不見蹤。”這是鹽池老鄉記憶里的一段順口溜。上世紀90年代的鹽池縣,一年中揚沙天氣就佔了三分之一。

“你能想象到白天伸手不見五指嗎?”對于鹽池縣冒寨子村村民冒琪而言,1983年的那場沙塵暴迄今還歷歷在目。當年,一場前所未有的沙塵暴席卷了鹽池縣,這場風暴造成了鹽池縣4人死亡,8人受傷,兩萬多只羊畜失蹤、死亡。“風沙吹過,村民第一時間沖到地里搶救莊稼。只見有的秧苗被沙子蓋住,有的直接被連根拔起。”70歲的冒琪說。

冒寨子村舊景。(資料圖片)

毛烏素沙地在寧夏境內分布面積1102.5萬畝,佔毛烏素沙地面積的12.32%,佔寧夏沙化土地面積的59.8%。寧夏東部的鹽池縣,位于毛烏素沙地南緣,全縣曾經52%的土地被毛烏素沙地侵佔,75%的人口和耕地基本處在荒漠化之中。

同樣在鹽池縣,有一個曾被稱為“沙漠村”的劉窯頭村。老支書劉佔有給我們回憶了當時的情景︰一場沙塵暴過後,家家戶戶院里堆出半米厚的沙子,沙子堵住了門,只能從窗戶跳出去。莊稼每年都要種上好幾茬才能有微薄的收入。

那些年,毛烏素沙地邊緣荒漠化日益嚴重,肆虐的沙漠,以每年幾十米的速度向寧夏西南部靈武地區侵襲。

“出門沒有路,基本全靠走。”靈武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大泉管理站職工張學雲回憶︰“任何交通工具在這片沙地里都是‘擺設’,一場大風刮過只能靠兩條腿深一腳、淺一腳地走。”

生態惡化,寸草不生,沙塵肆虐成為當時這片土地的名片,更為嚴重的是,這片沙地距離黃河東岸只有四五公里,曾一度將黃沙傾入黃河,並有跨河而過的態勢。沙塵就這樣吞噬了村莊,惡劣的生活環境讓靈武市周邊村莊近3萬人被迫離開家鄉。

大自然對人類的“懲罰與責難”在這片土地不斷上演,此時寧夏治沙人的“毅力與決心”也悄然覺醒。

人進沙退︰從“一棵樹”到“廣袤綠洲”

盛夏時節,記者驅車駛過“一棵樹”自然村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郁郁蔥蔥的沙柳、花棒、檸條,遠處一排排樹木更是挺拔粗壯。

白春蘭,一名普通的農婦,在這片土地上創造出治沙奇跡。

40年前,白春蘭一家6口為了種樹換錢,來到鹽池縣花馬池鎮一個叫“一棵樹”的村子。“听說這里地表水淺,種樹好存活。只要樹活了,希望就有了。”白春蘭說。

年輕時的白春蘭帶著兩個女兒去種樹,車上拉著樹苗。(資料圖片)

“一場風沙後,剛栽的樹苗埋的埋,倒的倒。”不服輸的白春蘭和丈夫一邊用手刨,一邊重新種。為了照看樹苗,一家人早出晚歸,兩個年幼的女兒整天與沙為伴。有一天,一陣狂風把睡在沙坡上的小女兒埋進了沙里,“等把孩子刨出來的時候,嘴唇都紫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白春蘭至今心有余悸,所幸孩子沒有大礙。

“當時村里人都說我倆是冒傻氣的人。”白春蘭笑著說。

1984年,白春蘭夫婦終于在這里“種”出了希望,收獲了4大袋的麥子,一家人吃上了白面。

然而緊接著,不幸卻接連降臨在她身上。1997年冬天,年僅47歲的丈夫冒賢因過度勞累去世了;2007年,白春蘭的大兒子又因病去世。

白春蘭接受人民網記者采訪。人民網高嘉蔚 攝

10年間,先後失去兩位至親。“當時身邊很多人都勸我別干了,但這是丈夫沒有完成的心願,我怎麼能放棄。”白春蘭化悲痛為力量,繼續扛起鐵鍬,走向她熱愛的土地。

40年來,白春蘭累計植樹近10萬棵,治理沙漠3800多畝。經過多年摸索,白春蘭創造出以草擋沙、以柳固沙、栽樹防沙的“‘三行制’治沙法”,在荒漠中開發水澆地40畝,在沙漠中造出“噸糧田”的奇跡。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給我們治沙吃下‘定心丸’,我們覺得更有底氣了。”作為老黨員的白春蘭不改初心,“治沙經驗和精神要一代一代傳下去,只有這樣,才能繼續扎實推動治沙事業的發展。”

現如今的“一棵樹”自然村披上“綠裝”。人民網高嘉蔚 攝

王有德,人民楷模,科學治沙的探路人,40多年來帶領數百名寧夏白芨灘防風固沙林場干部職工運用扎麥草方格的方法堅持治沙,在浩瀚的毛烏素沙地織成了鎖住風沙的茫茫綠網,有效阻止了毛烏素沙地南移和西擴,守護著黃河以及河岸萬頃良田。

在毛烏素沙地,寧夏治沙人繼續摸索出卵石防火帶、灌溉造林帶、草障植物帶、前沿阻沙帶、封沙育草帶“五帶一體”的治沙防護體系,並通過實施三北防護林、退耕還林等生態工程,讓“人進沙退”完美逆襲“沙逼人退”。

寧夏靈武白芨灘防風固沙林場治理前後對比。資料照片

鹽池縣劉窯頭村老支書劉佔有,數十年帶領全村老少治理沙化土地3萬畝,年過六旬還堅守看護林場一線。

靈武白芨灘林場職工李桂琴,以種植業帶動養殖業,形成循環發展經濟鏈條。家庭總收入連續5年超過10萬元,不僅帶動了周邊農戶就業,還帶領廣大職工增收致富。

在寧夏,有沙的地方,就有這樣的“抗擊沙漠的勇士”,他們向沙漠不斷播種綠色,訴說著一代代寧夏人守護綠水青山的永恆誓言。

為守好青山綠水、構築西部綠色生態屏障,寧夏研究出台《防沙治沙規劃(2011-2020年)》,大力開展防沙治沙和生態修復工作。多年來,沙化和水土流失面積逐年減少,農業生產條件明顯改善,沙區特色林果、草畜、馬鈴薯、中藥材等產業不斷發展壯大。從2016年開始每年安排資金200-300萬元人民幣專門用于禁牧封育,持續加大禁牧封育監督管理。

如今,寧夏沙生植物已由最初的20多種發展到現在的453種,並計劃到2022年完成營造林500萬畝,森林覆蓋率提高到16%。2020年計劃完成3.3萬公頃防沙治沙任務。

人沙和諧︰從“綠了沙漠”到“富了百姓”

保護生態就是發展生產力。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在選擇之中,找準方向,創造條件,讓綠水青山源源不斷地帶來金山銀山。”

在寧夏,檸條是毛烏素沙地最常見的植被之一。過去,檸條的作用僅僅是固定沙丘,如今卻還成了喂養鹽池灘羊的上好飼料。“鹽池縣目前檸條種植達260多萬畝,建成檸條飼草加工廠8個,輻射帶動加工點200余個,每年可為鹽池灘羊提供近4萬噸飼料,創造經濟效益1000余萬元。”鹽池縣自然資源局林草中心副主任孫果告訴記者。

寧夏鹽池縣春浩林草合作社負責人張樹新,就靠著檸條加工實現了自己“點沙成金”的夢想。“合作社每年加工檸條顆粒飼料5000噸,帶動周邊農民用工近萬人次,幫助建檔立卡戶年增收近萬元。”張樹新說。

鹽池縣境內的毛烏素沙地長滿樹木和檸條。資料圖片

經過幾代治沙人堅持不懈的治理,鹽池的主色調已經由“黃”轉“綠”。依托良好的生態環境,精心打造了一批生態旅游區,培育了自駕、鄉村休閑、農家體驗等特色旅游產品。2019年旅游人數突破126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達到4.07億元,實現了生態也能當飯吃的夙願。

地處靈武的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人民網高嘉蔚 攝

寧夏逐步形成了沙區設施農業、生態經濟林業、瓜果產業、沙料建材業、沙生中藥材產業、沙區新能源產業和沙漠旅游休閑業七大主導沙產業,年產值達35億元以上,引導鼓勵企業和個人參與防沙治沙,寧夏治沙面積在1500畝以上的企業達60多家。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生態文明建設,始終把生態文明建設置于中國發展的全局戰略來考量。

寧夏第十二次黨代會將“生態立區”作為“三大戰略”之一,提出“打造西部地區生態文明建設先行區,築牢西北地區重要生態安全屏障”,從講政治的高度,旗幟鮮明地狠抓生態文明建設。

下一步,寧夏將科學編制“十四五”防沙治沙規劃,加強小流域治理,通過實施草原生態修復、人工造林、封山育林、特色經濟林、水土流失治理推進荒漠化和沙化防治,充分利用各區域有利條件布局沙產業,實現生態、經濟協調發展,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