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丹心鑄軍魂——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

來源︰人民日報責任編輯︰楊紅
2020-08-21 08:13

鐵血丹心鑄軍魂

——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

1927年秋,著名的“三灣改編”確立了“支部建在連上”的制度,從政治上、組織上保證了“黨指揮槍”。後來,在向贛南閩西進軍途中,紅四軍內部關于軍隊指揮權問題產生了分歧。1929年9月,黨中央從上海發來指示信,肯定毛澤東同志的思想和主張,明確軍隊的指揮權屬于黨的前敵委員會。這份態度鮮明的“九月來信”,重申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為3個月後古田會議確立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奠定了前提和基礎。

血與火的斗爭,熔鑄建軍之本;生與死的考驗,磨礪強軍之魂。人民軍隊是黨親手締造的,黨指揮槍是人民軍隊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成功秘訣。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把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制度確定下來,具有“壓艙石”的重大意義。這一制度,從根本上確保人民軍隊忠實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確保黨的長期執政、國家長治久安和事業興旺發達。

一  建軍之本和強軍之魂為何如此重要

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軍隊是階級統治的暴力工具,國家一誕生軍隊就隨之產生。可以說,軍隊為國家而生、為國家而戰,承擔著對內鞏固國家政權、對外維護安全利益的職能。在人類政治發展過程中,奪取和鞏固國家政權首要是掌握軍隊,成為一條顛撲不破的歷史規律。

軍隊的領導權問題,是馬克思主義建軍理論的核心。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無產階級為了奪取政權,必須擁有自己堅強的武裝力量,在獲得勝利以後,還必須憑借武裝力量保衛革命的果實,維護自己的統治。列寧根據俄國革命實踐指出,無產階級專政的工具要為工農政權而戰,必須由共產黨來進行政治領導,在軍隊中建立黨的組織。這些重要論述,為建立無產階級新型軍隊指明了方向。

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來說,堅持黨的絕對領導這一根本原則,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以鮮血為代價換來的,是歷經艱辛探索得來的。建黨初期,由于我們黨沒有認識到建立和掌握軍隊的極端重要性,遭遇了大革命慘痛失敗等挫折。但我們黨很快認識到只有“槍桿子里面出政權”,從而走上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南昌起義標志著我們黨有了自己的軍隊,經過“三灣改編”、古田會議,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成為我們黨建軍治軍的一條鐵律,革命的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勢。90多年來,正是因為槍桿子始終掌握在黨的手里,才保證人民軍隊在各個時期堅決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為革命浴血奮戰、為建設和改革保駕護航,成為黨和國家事業不斷向前的堅強柱石。

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的命脈和靈魂,事關軍隊的性質宗旨和方向前途。我們這支軍隊始終听黨話、跟黨走,不管什麼人、采取什麼手段,想拉攏軍隊脫離黨,都不會得逞。在我軍歷史上,從來沒有一支成建制的隊伍被敵人拉過去,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利用軍隊來達到其個人目的。當年,張國燾仗著自己帶領的部隊人數多,想脫離中央、另立山頭,結果把自己搞成了孤家寡人,落得只身倉皇逃跑的下場。“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幫”總想抓軍權,但軍隊不听他們的,垮台時他們還哀嘆沒有掌握軍權。歷史反復證明,只要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無論形勢如何變化,無論情況如何復雜,人民軍隊都不會迷失方向,始終保持最堅定的政治本色、最明亮的鮮紅底色。

面向未來,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進入了關鍵階段,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重要。從國際看,世界安全形勢不容樂觀,引發戰爭風險的不確定因素增多,國家間軍事競爭日趨激烈。英國權威智庫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軍費開支比上年增長約4%,創10年來最大增幅。從國內看,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更加繁重,軍隊改革轉型正在爬坡過坎,維護社會大局和諧穩定的壓力增大。只有堅持和發揮好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政治優勢,才能確保軍事力量建設和運用更好應對前進中的風險挑戰,為民族走向復興、中國走向世界提供有力的戰略支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