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丹心鑄軍魂——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

來源︰人民日報責任編輯︰楊紅
2020-08-21 08:13

三  “政治轉基因”工程為何行不通

眾所周知,在生物學上有一種轉基因技術,可以通過改造基因或基因組,從而使生物的原有性狀發生突變。比如,紅隻果、紅玫瑰等,被“轉基因”後,就變成了其他顏色。這樣一種生物技術,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搬到政治領域,試圖在人民軍隊中搞所謂的“政治轉基因”工程,想方設法讓軍隊“改變顏色”,其居心叵測可見一斑。

要不要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始終是我們同敵對勢力斗爭的一個焦點。近年來,敵對勢力大肆鼓吹“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還有的趁“軍改”之機宣揚這一套論調,妄圖對我軍官兵“拔根去魂”,動搖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把軍隊從黨的旗幟下拉出去。這種謬論割裂了政黨、政治和軍隊三者之間的本質聯系,在理論上是荒謬的,在實踐上是站不住腳的。

所謂“軍隊非黨化”,主要是兜售軍隊不為某一政黨所掌控、政黨不在軍隊中建立自己的組織、軍人不加入某個政黨等錯誤觀點。持這種論調的人,只看到了西方國家軍隊與政黨關系的表象,沒有看到軍隊為階級及其政黨服務的本質。在西方國家,軍隊貌似不專屬于某個政黨,但無論哪個政黨上台執政,軍隊的最高統帥都是資產階級政黨的最高領導人。執政黨發生輪替,軍隊的領導權只是從資產階級的“左手”交到“右手”而已。所以,在政黨政治條件下,軍隊是絕對不可能脫離政黨而存在的,總是從屬于一定的階級及其政黨。

所謂“軍隊非政治化”,主要是宣揚軍隊保持政治中立,不干預政治,不介入黨派政治斗爭等。軍隊不過問政治,這實際上只是資產階級的虛偽口號,割裂了軍隊與政治的必然聯系。普魯士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茨就說過︰“戰爭不過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軍隊因政治而產生、因政治而存在,根本不存在脫離政治、不為政治服務的軍隊。事實上,西方國家的軍隊早就被馴服成了資產階級專政的工具,對內鎮壓民眾的反抗斗爭,對外充當強權政治的“爪牙”。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曾30多次動用軍隊鎮壓工人罷工運動,美國介入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東戰爭等,都是在為其霸權主義開道。可見,西方國家所謂“政治中立”的軍隊,並沒有也不可能實現“非政治化”。

所謂“軍隊國家化”,主要是鼓吹軍隊只效忠國家,而不听命于某個黨派等。此種論調把軍隊的國家屬性絕對化,是偷梁換柱、以偏概全的障眼法,更具迷惑性和欺騙性。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階級通過政黨來代表,國家通過政黨來執政,軍隊也必然由政黨來領導。軍隊不可能只與抽象的國家發生聯系,而與階級和政黨沒有關系。西方國家標榜自己是超階級的全民的國家,軍隊是超黨派、超政治的軍隊,這種軍事模式是編造出來忽悠人、迷惑人的。任何軍隊都具有階級屬性和政黨屬性,抽象的、純粹的國家化軍隊是不存在的。

這3種錯誤論調,無論怎麼改頭換面,險惡用心就是妄圖使我軍脫離黨的領導。對敵對勢力骨子里的政治圖謀,我們要保持高度警覺,擦亮眼楮,態度鮮明、理直氣壯地批駁錯誤政治觀點,始終保持理論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堅定。

人民軍隊作為黨締造和領導的軍隊,是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從不諱言自己的政治屬性。我們黨和軍隊除了國家、人民利益之外,沒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與黨的領導和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各方面制度,共同構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成為其中不可或缺的堅強支柱。人民軍隊要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不動搖,把听黨指揮深深融入血脈和靈魂中,全面貫徹政治建軍各項要求,突出抓好軍魂培育,發揚優良傳統,傳承紅色基因,著力提高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政治自覺和實際能力,真正做到“煉就金剛身,不怕百毒侵”。

“國家大柄,莫重于兵。”執政必執軍,強國必強軍。人民軍隊的領導權和指揮權,關乎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關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長遠發展。在強軍興軍的新征程上,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這一制勝法寶,必定為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順利完成民族復興大業提供牢靠制度保證。

深度閱讀

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時代的中國國防》,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

2.《習近平對軍隊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 牢記宗旨 勇挑重擔 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作出貢獻》,《人民日報》2020年1月30日。

《人民日報》(2020年08月14日 第07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