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發展格局下中國有望對世界經濟作出更大貢獻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紅霞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9-20 19:21

新發展格局下中國有望對世界經濟作出更大貢獻

——訪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十三五”收官、“十四五”將啟之際,如何把握重要戰略機遇期,于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確保中國經濟航船行穩致遠?9月20日起,新華社將在“權威訪談•權威專家話經濟”專欄集中采訪十位權威專家學者,聚焦當前經濟形勢、新發展格局、“六穩”“六保”等經濟社會發展重大主題,回應社會關切。

新華社記者劉紅霞

中國正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如何準確把握新發展格局的意涵?仍處于並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的中國,可從哪些方面發力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新華社記者采訪了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構建新發展格局是戰略抉擇

“我國提出新發展格局,有人說,中國正走向封閉,是這樣子嗎?”剛坐定不久,林毅夫便拋出這樣一個設問。

“當然不是。”他微笑道。

在他看來,理解新發展格局,首先要看到格局中既有“國內大循環”,又有“國內國際雙循環”,前者為“主體”,後者則要“相互促進”。“不能片面理解,更不能把兩個循環割裂開來。”

林毅夫認為,推動形成新發展格局是根據我國發展階段、環境、條件變化提出來的,是重塑我國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的戰略抉擇,是必然的選擇,也是共贏的選擇。

他闡述道,過去中國發展更為倚重“兩頭在外”的國際市場,隨著經濟體量不斷擴大、經濟結構不斷調整,中國對內需的依賴逐漸增強。數據顯示,2019年,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57.8%,連續6年成為經濟增長第一拉動力。

“從國際上看,經濟體量越大、收入水平越高、服務業佔比越高的國家,國內生產總值中有更多的(部分)在國內消化。”林毅夫說,我國2006年出口佔GDP的比重超過35%,隨後逐漸下降,到2019年降至17.4%。作為世界第一大和第三大經濟體的美國和日本,出口佔GDP的比重都在10%左右。隨著我國收入水平、經濟體量和服務業佔比進一步提高,未來我國國民經濟會更加依賴國內循環,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漸進的轉變過程,這個規律解釋了為什麼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

“我認為,新發展格局是一個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論斷。”他說,我們要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戰略方向,扭住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使生產、分配、流通、消費更多依托國內市場,但這並不是說國際循環不重要,我們依然要充分利用好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依然要擴大開放、擁抱世界。

曾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的林毅夫說,近年來,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保持在大約30%,在新發展格局下,一個依然開放、擴大開放的中國有望對世界經濟作出更大貢獻。

既要有效的市場,也要有為的政府

“新發展格局與新發展理念之間,有什麼內在邏輯?”訪談中,記者問道。

“可以說,新發展格局是新發展理念的一種具體呈現。”林毅夫說,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可以用來指導解決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發展動力、內外聯動、可持續、互利共贏等問題。

構建新發展格局,要以暢通國民經濟循環為主。在林毅夫看來,這既需要有效的市場,也需要有為的政府,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二者缺一不可。

“政府與市場的邊界怎麼劃?”他又拋出一個設問。

“我個人認為,市場有效以政府有為為前提,政府有為以市場有效為依歸。”他說。

眼下,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這個大變局加速變化。林毅夫認為,打通國民經濟循環中的淤點堵點,更加需要有效的市場,更加需要有為的政府。

在他看來,目前產品市場基本比較暢通,要素市場還有不少有待改進的地方。比如,如何讓金融活水更好服務實體經濟?如何更好發揮土地功能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這些課題需要不斷探索研究。

持續用好改革開放的關鍵一招

“船到中流浪更急。怎麼破浪前行?”林毅夫再次設問,並作出回答——“改革開放!”

他說,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放眼未來,要持續用好這關鍵一招。他從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層面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在生產層面,林毅夫提出“兩個強化”的觀點,即強化產業鏈供應鏈、強化區域一體化。

“我相信,任何技術,只要我們有決心,都能攻克。”他說,在強化產業鏈供應鏈方面既要注重以改革促創新,也要打開大門搞創新,在全球範圍內更好配置資源、共享資源。

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林毅夫認為,我國重大區域戰略不斷完善,也為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提出了新課題、創造了新空間。

在分配層面,林毅夫認為,應該在一次分配中注重公平與效率的統一,在二次分配中更加注重公平,這需要繼續完善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讓各地能夠充分按照比較優勢來發展,也要深化財稅體制改革提高政府二次分配的能力。

在流通層面,他認為,必須加快打通流通體系中的淤點堵點,充分利用壓縮審批等方式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消除跨地區的障礙。

在消費層面,他認為,要持續增強消費信心、改善消費預期,這既需要不斷提高人民收入水平,也需要更加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

“只要我們堅持做好自己的事,不斷地改革、不斷地開放,在發展的過程中不斷突破瓶頸和障礙,打通淤點和堵點,我們可以實現高質量發展。”林毅夫說,“而中國的高質量發展,不僅有利于中國,還將有利于世界。”

(新華社北京9月20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