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山深處小康村∣人民子弟兵參與、見證四個山村脫貧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沈剛 郭富  郭干干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9-24 07:02

走進大山深處的小康村

——人民子弟兵參與、見證四個山村脫貧奔小康

小康社會、小康生活,是中國人民的百年夢想、千年期盼。

當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決勝階段,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勝利在望。全面小康的成色,人民群眾最有發言權。讓我們跟隨記者的筆觸和鏡頭,深入脫貧攻堅一線,看一看大山深處、田間地頭最真實的小康生活。

甘肅省迭部縣扎尕那村——

綠水青山就是“聚寶盆”

■沈 剛 郭 富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郭干干

迭部縣藏族村民發展土蜂養殖。黃 河攝

群嶺逶迤,山路彎彎。9月中旬的一天,晨曦初露,記者來到位于岷迭山脈深處的甘肅省迭部縣扎尕那村。

“扎尕那”在藏語中意為“石匣子”。在這座四周被石峰包圍的天然“石城”,村民們游牧、耕作、狩獵,充實地忙碌著。眼前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畫面,很難讓人想到,昔日的扎尕那村,山高路陡土地薄,是迭部縣益哇鎮的深度貧困村。

隨著“十三五”規劃深入推進,地處“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的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與周邊大中城市的高速公路和鐵路網相繼貫通。曾經鮮為人知的山林與村落,成為自駕游、周末游的熱門目的地。

經過多次調研,甘南軍分區決定以老舊民房改造、村組環境治理為契機,發揮扎尕那村自然景觀、民族風情優勢,打造集生態觀光、民宿體驗、文化推廣于一體的文旅新村,以特色旅游帶動鄉村發展。

扶貧工作組數十次駐村辦公,為貧困戶制訂長期規劃,升級改造基礎設施,美化村寨環境。

藏寨扎尕那日趨走紅,有網友稱其為“人間仙境”。發展旅游不僅激活了當地農業特色產業,還讓村民實現家門口就業。

“綠水青山就是‘聚寶盆’,村民個個都是受益人。”站在鎮民宿街口,益哇鎮黨委副書記才榮交有些自豪。他說,以前,這條街上僅有的5家旅店經常不滿員。現在,街上百余家酒店、飯店、民宿不愁攬不到客,旺季時游客還需要提前預訂房間。“去年,全鎮接待游客達24萬余人次。”才榮交介紹,截至目前,扎尕那村113戶342名幫扶對象中,已有339人實現脫貧。

村民拉加的牧家樂,如今成為許多游客的打卡點。前不久,扎尕那地質公園入選第八批國家地質公園的消息傳來,又讓拉加高興了好一陣子。他說︰“有黨的好政策,有子弟兵的幫助,咱老百姓的好日子看得見、摸得著!”

延伸閱讀

發展鄉村旅游,是脫貧攻堅的重要途徑之一。據文化和旅游部測算,2018年,全國鄉村旅游達28.2億人次,佔國內旅游總人次比重超過一半;總收入超過1.63萬億元,佔國內旅游總收入近三分之一。

與其他扶貧方式相比,鄉村旅游能夠有效推動鄉村生產、生活、生態三位一體發展,是推動鄉村振興的重要助力。

貴州省赫章縣海雀村——

生態扶貧圓了小康夢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易恢榮 特約通訊員 王慶澤

王太分正在直播銷售苗族服飾。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王慶澤攝

“4口人只有3個碗,已經斷糧5天。”1985年,地處烏蒙山深處的貴州省赫章縣海雀村,因一份反映該村赤貧情況的內參,引起黨中央的高度關注。35年過去,曾經“苦甲天下”的海雀村,已脫胎換骨,重獲新生。

海雀村所在地,屬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土地貧瘠,人多地少。脫貧的道路在何方?“扶貧和生態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村黨支部副書記文軍福告訴記者。

文軍福指著村後的幾座山嶺說︰“以前,這里都是荒山。老支書文朝榮帶領大家植樹20多年,森林覆蓋率從5%增長到70.4%。”經過多年脫貧努力,全村人均年收入,從35年前的33元增長到2019年的上萬元。

來到村民朱明安家中,他的妻子王太分正在直播銷售苗族服裝。不一會兒,就成交兩單。

“民兵手把手教我如何直播,每天定時直播賣貨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王太分笑著說。近年來,海雀村發展民族服飾加工、特色農作物種植等產業,通過電商直播帶動村民增收。

朱明安家里養了兩頭牛。去年,土地收獲近萬斤糧食,加上直播出售民族服飾的收益,全家人年收入近7萬元。

過去,上山收玉米、挖土豆全靠肩挑背扛。如今,泥土路變成水泥路,從“小推車推不到家門口”變成“小轎車可以直接開到家門口”。談起村里的變化,大家都說“做夢都沒想到”。村民朱躍花說︰“現在吃穿住行都不愁,生病也有醫保。家家戶戶加入村合作社,每年拿分紅,我們個個像老板!”

今日的海雀村,已整村脫貧摘帽。早年開闢的600多公頃林場,成為村里的“綠色銀行”。海雀村正迎接著一個全新的未來。

延伸閱讀

1988年6月,經國務院批準,以“開發扶貧、生態建設”為主題的畢節試驗區建立。23個國家部委先後出台28個差別化政策,累計支持實施1200多個項目,助推畢節試驗區改革發展。

截至2019年,畢節試驗區人民生活實現基本小康,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長45.8倍,貧困發生率由56%下降為零。同時,生態環境明顯改善,森林覆蓋率由14.9%提高到57%。

雲南省臨滄市鎮康縣馬鞍山村——

沿邊小康村守望國門

■倪家富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柯 穴

馬鞍山村村民張小三采摘茶葉。倪家富攝

藍瓦白牆的特色民居依山就勢,干淨整潔的水泥路穿村而過……初秋,走進位于橫斷山南端的雲南省臨滄市鎮康縣忙丙鄉馬鞍山村,一幅民富、景美的邊境小康村畫卷徐徐鋪開。

54歲的張學應在這里生活了一輩子。去年,經過軍地掛鉤幫扶單位的資助改造,他家的房子煥然一新。“今年,我家新栽了20畝茶樹,之前種的8畝核桃也有了收益,今年預計能收入10多萬元。”張學應笑眯眯地告訴記者。

張學應的幸福生活,得益于正在實施的沿邊小康村建設。

馬鞍山村地處中緬邊境,曾經交通閉塞、基礎設施落後。掛鉤幫扶以來,雲南省軍地合作修建通村公路,開展環境衛生整治,改善基礎設施建設,並幫助村民因地制宜發展核桃、咖啡、茶葉等種植加工產業。

“好唱不過阿數瑟,好喝不過鞍山茶。”這是近年來鎮康縣廣為流傳的民間打歌調。歌中所唱的“鞍山茶”,就產自馬鞍山村。2019年7月,馬鞍山村拆除了村茶廠的老廠房,新建起磚木廠房、磚混庫房和鋼制曬茶大棚。他們還依山修建茶園步道,發展鄉村生態旅游。

“土路變柏油路、摩托車變小汽車、土坯房變小洋樓,村里這幾年變化太大了!”馬鞍山村支書朱正強說。2019年2月,馬鞍山村212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脫貧。2019年底,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萬元。

馬鞍山村只是臨滄市沿邊小康村建設的一個縮影。截至目前,臨滄市32個沿邊村已建成400余公里沿邊公路,“一村一品”發展特色產業,一批具有鮮明民族特色的邊境村寨屹立國門。

沿邊小康村建設,不僅讓村民的“錢袋子”鼓了起來,還培養了一批愛邊守邊聯防員。抵邊村群眾自發參與邊境巡邏管控,成為邊境維穩的第一道防線。

延伸閱讀

興邊才能富民,富民才能固邊。2017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興邊富民行動“十三五”規劃》。規劃提出,采取特殊政策措施著力保障和改善民生,解決好邊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生活問題,兜住民生底線,幫助貧困邊民實現脫貧,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確保各族群眾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內蒙古興安盟扎賚特旗全勝村——

同心攜手踏上幸福路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賀志國 通訊員 崔 維

全勝村民兵幫助村民采摘隻果。包常艷攝

9月的大興安嶺,田間地頭到處是忙碌的人們。豐收季節,記者隨內蒙古興安軍分區扶貧工作隊隊員一起,從烏蘭浩特市出發,經省道、鄉道、村道,行程近2小時,來到扎賚特旗巴彥扎拉嘎鄉全勝村。

興安盟黨政機關所在地烏蘭浩特,在漢語中意為“紅色的城市”。1947年5月1日,內蒙古自治政府在這里成立,成為我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最早實踐地。

全勝村地處大興安嶺南麓。“全勝村有蒙、漢等多民族雜居,各族人民親如一家、互幫互助。”剛一進村,村黨支部書記單守春就把記者帶到新建的民俗展示廳。

臨近中午,扶貧工作隊來到蒙古族村民胡格日勒家,只見牆上掛著一幅常用蒙漢雙語對照表。胡格日勒用漢語說道︰“今年收成不錯,養牛掙了2萬多元,賣菜收入6000多元。”

此前,胡格日勒不會說漢語。去年,鄉里成立了農產品集市。由于語言不通,胡格日勒和漢族群眾交流時只能干著急。于是,胡格日勒下定決心學習漢語。一年多來,他從最初只能說幾個詞、一兩句話,到如今日常對話完全沒有問題。通過參加養牛合作社、發展庭院經濟,胡格日勒一家有了穩定收入、順利脫貧。

“要想真脫貧,先要語言通。”扶貧工作隊隊員李迎新介紹,他們通過編印雙語宣傳單,開辦雙語農用技術講座,組成政策宣講小分隊進牧區入氈房,打開了少數民族群眾的脫貧致富之路。

“手拉手、心連心,民族團結一家親。”巴彥扎拉嘎鄉小學走廊兩側,掛著學生們創作的一幅幅手抄報。正如校長那仁花所說︰“軍民一心、手足相親,既帶給各族群眾幸福的生活,也為孩子們創造了一方健康成長的沃土。”

延伸閱讀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不能少。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有11個位于民族地區或者包含民族自治地方;“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都位于民族地區。

開展脫貧攻堅工作以來,我國把民族地區作為脫貧攻堅重點,通過一系列措施,解決“扶持誰、誰來扶、怎麼扶、如何退”的問題,不斷強化幫扶舉措,加大支持力度。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