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大涼山的“希望車” !穿越崇山峻嶺看成昆線上小慢車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0-08 11:31

跨越大江大河 穿越崇山峻嶺

成昆鐵路是我國第一條連貫大西南的鐵路干線,北起四川成都,向南經過四川盆地、橫斷山脈、雲貴高原,抵達雲南昆明,全長約1100公里。其中有500多公里經過烈度為7-9度的地震區。全線60%以上地段為山嶺河谷,地勢險峻、地質情況極為復雜,有“地質博物館”之稱。

從1958年7月開工,到1970年7月建成通車,30多萬築路大軍硬是在莽莽大山中,鑿出了一條鋼鐵大道,平均每公里就有2名築路者犧牲。雖然這條血肉鑄成的鋼鐵大道並不是一條高鐵線路,但它卻是一條不能不說、不能不看的鐵路線。

小慢車——趕集車 致富車 求學車

走成昆鐵路,我們要從一列受到沿途乘客高度認可的“小慢車”說起。小慢車從普雄到攀枝花,353公里,停靠26個站。它時速40公里,車票只有幾塊錢,但它就這麼開了50年。

可以說,它是大山深處無數人心中的趕集車、致富車、求學車。接下來我們首先跟隨記者的鏡頭到“小慢車”上去看一看。

成昆線上小慢車 穿行大涼山的“希望車”

其實,“小慢車”經過的大小涼山,是國家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也是最大的彝族聚居區。

多少年來,大涼山里村村落落的彝族老鄉,都是坐著小慢車探親訪友、上學上班,帶著家里的雞鴨鵝和土特產,到縣城里賣貨掙錢,這輛“小慢車”承載著大山深處人們走向富裕的希望。

登上這趟車,乘客幾乎都是沿途的彝族老鄉。綠皮的車廂,簡單的座椅,老鄉們肩挑手提的貨物,除了家里的日用品,還有雞鴨羊等生禽,這些都是老鄉生活來源的依靠。

56歲的依伙伍沙家住大涼山的深處,坐小慢車已經有24年了。家里四個孩子,還有年邁的父母,依伙伍沙是家里唯一的勞力。

四川省喜德縣尼波鎮尼波村村民 依伙伍沙︰這是飼料,拿來喂豬的豬飼料,從冕寧買過來的。我們拿土豆下來賣,這次拉了20多擔,差不多3000斤左右, 8、9毛錢一斤,一共賣了2000多塊錢。我們這涼山地區,都是困難的,也都沒錢坐這個班車。尼波到冕寧站,坐班車要40多塊錢,坐慢火車的話,幾塊錢就到了。確實是一個扶貧車,我們都感動,真的感動。

依伙伍沙告訴記者,他對小慢車很有感情,說著說著,這個硬漢有些哽咽。

四川省喜德縣尼波鎮尼波村村民 依伙伍沙 彝族︰20多年了,供父親母親、老婆孩子,錢都是靠這個慢車掙出來的。

劉偉,是今天這班車的列車長。46年前,他就出生在成昆鐵路沿線的普雄,也是從小就坐這輛車的乘客。技校畢業後,他主動要求來小慢車工作,並且一干就是27年。

中國鐵路成都局5633/5634次列車長 劉偉︰我跑這個慢車27年了,一直在這個慢車上沒動過。

記者︰不覺得枯燥嗎?

中國鐵路成都局5633/5634次列車長 劉偉︰不覺得,我覺得做一件事,把這件事一輩子做下去,完美地做好就行了。我沒有多大的理想,就是想做一件事,做好就行。

劉偉告訴記者,在沿線地形復雜的成昆鐵路上,其實“小慢車”不“慢”,即使它平均時速40公里,即使它沿途只停靠幾分鐘,但這幾分鐘對大涼山的老鄉來說,就意味著“出去”、“回家”、“希望”。50年,小慢車在這條鐵路線上,見證了無數家庭變得越來越好。

四川省冕寧縣瀘沽鎮五一村村民 熊應倫︰以前在這個車上做過菜生意,還是經常跑,以後買車了就不來了。這是扶貧車,國家富強起來了,現在政策好了,我們就很留戀這個車的。

記者︰這個車怎麼樣?

四川省喜德縣冕山鎮爾思村村民 彝族 阿的伍支︰好!以前修鐵路的時候我就在這了,我在這長大的,最大的變化一年比一年好,家里面住新房子了,好幸福好幸福。

中國鐵路成都局5633/5634次列車長 劉偉︰小慢車他就是一個致富車,學生的求學車,而且還是一個改變命運這麼一個奮斗車。

阿爾克洛︰不負青春年華 開啟美麗人生

大涼山的小慢車,承載的是彝族少數民族地區的煙火氣,承載著老百姓日子里的人情味,也承載著大山深處人們對于生活的夢想。

坐著小慢車,從西昌火車站下車後,再坐5個多小時的長途班車,就來到了大涼山深處的美姑縣瓦吉吉村。今年,這里誕生了當地第一位本科生︰阿爾克洛。接下來,我們就一起去結識一下這個姑娘。

我叫阿爾克洛,今年18歲,這個國慶節後,我將開啟自己的大學新生活,涼山美姑縣瓦吉吉村,這里就是我的家,每年秋天都是農田收獲的季節,這個秋天我也迎來了自己的收獲。

四川省涼山州美姑縣瓦吉吉村村民 阿爾克洛︰四川民族學院錄取通知書,預科就是先要讀一年,然後再學專業。

收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後,大家告訴我,我是這個村52年來第一個本科生,還是第一個女大學生,我相信有了第一個,就會有更多的人通過讀書,走出懸崖上的彝家村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四川省涼山州美姑縣瓦吉吉村村民 阿爾克洛︰我門村的小孩,因為他們都覺得讀大學就感覺特別遙遠,然後就覺得我考上了,他們也可能會想他們也能考上,然後也許這樣就能一個一個地走出去。

長這麼大,我從沒有離開過大涼山,花開花落鳥來鳥去,一季又一季,山里的日子始終簡單。有時候我最羨慕的是大涼山的雄鷹,只有它們才可以輕松地飛去大山的另一邊。

媽媽說,一束蕎麥一粒土豆一棵小草,只有努力扎下深根、吸取營養,才能不懼怕暴風雨長得更高更有用。

四川省涼山州美姑縣瓦吉吉村村民 阿爾克洛︰我媽媽小時候我覺得,她特別嚴厲,不管再怎麼困難,她也會堅持送我們去讀書。

2014年媽媽送我去了140公里外的越西縣讀書。白天上課瘋狂記筆記,晚上下課去找老師復習。還有我的初中班主任吳老師,非常感謝他。

四川涼山州越西縣大營盤學校教師 吳小龍︰克洛在我心里是個非常懂事的孩子。每天晚自習下了以後,等同學們全部熄燈以後,我們克洛就在這個燈下面,在這個燈下面讀書寫字,一直要到凌晨一點。 三年的努力,改變了她這一輩子的生活。

四川涼山州越西縣大營盤學校教師 吳小龍︰扶貧先扶智,我們能做的就是改變學生現有的思想,讓他的人生有另外一種思考,能讓他看到更遠的地方,能改變他們這一代人、甚至下幾代人,讓他們的生活更加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