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這5年 | 推進源頭治理 建設平安中國

來源︰經濟日報作者︰李萬祥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10-12 13:13

社會治理體系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十三五”期間,我國不斷加強社會治理基礎制度建設,社會治理能力和水平進一步提升,社會充滿活力,國家安定和諧,平安中國建設向更高水平穩步邁進。

打通社會治理“最後一公里”

蓋章跑斷腿,證明滿天飛。曾幾何時,辦理出境游手續被要求“證明你媽是你媽”,兌換破損鈔票被要求證明“非被人為故意破壞”……各式各樣的“奇葩證明”令人啼笑皆非,不僅讓辦事人苦惱不已,還增大了行政成本,加重了基層單位負擔。

2018年,黨中央、國務院就持續開展“減證便民”行動作出多項重要部署,要求全面清理“奇葩證明”、循環證明、重復證明等各類無謂證明。據統計,截至2019年年底,各地區、各部門共取消證明事項13000多項;試點地區和部門累計試點告知承諾制證明事項約2500項,涉及公安戶籍、交通運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等60多個領域,有效縮短了群眾辦事時間、節約了行政服務成本。

“奇葩證明”問題的產生,根本原因在于政府履職不到位。政府如何提升治理能力?開展證明事項清理、推廣證明事項告知承諾制成為重要抓手。

在江西省撫州市東鄉區王橋鎮,當地派出所綜合辦事大廳是村民經常“光顧”的場所。這里不僅有戶政和身份證辦理窗口,還增設了車管、駕駛證和司法服務窗口。據窗口工作人員黃玲娜介紹,王橋鎮整合了派出所、司法所和農村交警中隊警務資源,通過“三所合一”改革增強基層治理合力。這一做法自2018年7月份試點以來,大大方便了村民辦事,提高了工作效率。

當前,“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已成為基層治理常態。改革創新與科技運用雙輪驅動,有效提升了平安中國建設驅動力,以及社會治理的智能化、精細化水平。“十三五”時期,科技對社會治理支撐作用愈發凸顯。“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數字經濟、電子政務、新型智慧城市、數字鄉村等信息化手段的運用,大大提升了政府治理能力。

清華大學社會治理與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嚴飛表示,各地各部門目前很好地完成了“十三五”規劃中對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方面的目標。無論是在制度、法律等上層建築的完善上,還是對基層社會治理單元的建設上,都有了質的提升和進步。

矛盾化解機制顯著進步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餐飲業、零售業、旅游業等服務行業開工遲緩、營業額銳減,對經濟社會發展造成了一定影響。在我院受理的執行案件中,涉及各類企業的案件佔比明顯增多。”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陳曉東說,分析研判具體情況之後,法院專門制定了涉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案件執行工作的規定,保障各類企業逐步復工復產,持續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

據介紹,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政法機關深入開展涉疫矛盾糾紛排查化解,加強預警研判,依法落實化解、幫扶、疏導措施,有效幫助各類企業復工復產步伐加快。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圍繞公共安全熱點和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治理問題,我國進一步健全權益保障和矛盾化解機制,維護社會和諧穩定。例如,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弘揚社會正氣;依法妥善審理高空拋物、墜物案件,切實維護“頭頂上的安全”;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建設一站式多元化化解糾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推進源頭治理等。

在遼寧,當地推出“村民評理說事點”制度,在每個行政村為群眾搭建說事、議事、調事平台,法律工作者、鄉賢社賢等齊上陣,把“問題曬在陽光下”“心結攤在桌面上”,信訪、治安案件等明顯下降。在江西,當地有關部門組織實施農村“法律明白人”培養工程。截至2019年底,已培養“法律明白人”301.5萬名,化解矛盾糾紛8.5萬件次。

專家表示,利用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帶來的便利,各地創造了許多推進社會治理的新辦法和新手段,提升了社會治理的效率。一個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逐步形成。

“隨著社會服務供給更多元、更便捷、更公平,並在基層帶動起多元主體參與,我國已基本形成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社區共創的社會治理格局。”嚴飛說。

用法治方式解管理難題

成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聚焦影響安全穩定的突出問題;開展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一批黑惡分子受到懲治……法治是社會治理的最優模式,是社會治理現代化的重要標志。用法治思維推進社會治理、用法治方式破解社會治理難題,是“十三五”期間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的一大亮點。

出口管制法、數據安全法等事關國家安全的重要立法有序開展,進一步提高了我國防範和抵御安全風險的能力;保障退役軍人合法權益、推進和規範社區矯正、強化未成年人保護等一系列立法舉措,立足薄弱環節和現實問題,為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提供法律支撐,促進了社會公平正義……良法是善治的前提。近年來,我國堅持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著力提高立法質量,在進一步加強國家安全的同時,社會治理的法制環境不斷優化。

成績喜人,但短板依然突出。“根據基層調研情況來看,目前基層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尚不健全,已經成為社會治理中一個較大短板。”嚴飛表示,要針對問題,精準發力,進一步健全和完善社會治理體系。特別是要健全社會心理教育輔導機制,完善心理咨詢網絡,增加社會健康治理供給,培養健康向上的社會志願活動與社區參與氛圍。(經濟日報記者李萬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