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這顆毒牙,有多尖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欒益峰 李坡責任編輯︰姚遠
2017-01-13 10:01

1月5日,韓國國防部發言人表示,韓國將按原計劃推進部署“薩德”。此前,日本也宣布有意引進“薩德”。自去年7月美韓正式宣布將在韓部署“薩德”以來,“薩德”持續升溫。那麼“薩德”到底是何來頭?有何能耐?又該如何應對?下面為您一一道來。

“薩德”毒牙尖幾許

■欒益峰 李 坡

一顆“毒牙”的養成始末

“薩德”系統全名為末段高空區域防御系統(THAAD),是美國導彈防御局和美國陸軍隸下的陸基戰區反導系統。“薩德”系統的發展歷程反映了美國對反導需求的變化,也折射了世界導彈、反導系統的發展。

提到“薩德系統”就不得不說說美國的“星球大戰”計劃。在“確保相互摧毀”戰略全面審議後,美國發現對蘇聯已經失去了戰略核威懾能力。因此,里根在1983年3月提出了著名的“戰略防御倡議”,計劃中提出了“外大氣層攔截彈系統”和“大氣層內高空防御攔截彈”兩種地基導彈攔截武器,意圖形成高低搭配。

蘇聯解體之後,“星球大戰”計劃也隨之草草結束。美開始重點發展“防御有限打擊的全球保護系統”。軍方後來制訂了“大氣層內外攔截彈”方案,這便是“薩德”的雛形。

1992年9月,美國陸軍戰略防御司令部正式啟動了“戰區高空區域防御系統”,並決定由洛馬公司設計研發。很快,洛馬公司完成了地面測試,開始飛行試驗。至1999年底,共進行11次飛行試驗。其中8次攔截試驗,前6次連續失敗。為此,整體計劃後延,洛馬公司暫停了飛行測試。

小布什上台後,朝鮮、伊朗等國的彈道導彈發展迅猛,射程1500千米的導彈相繼出現,“愛國者”等低層導彈防御系統已經難以保障美軍安全。于是高空防御系統再次成為關注的熱點,美國陸軍于2004年對該系統進行重新設計,並重新命名為“末段高空區域防御系統”。

沉寂數年後,洛馬公司2005年成功完成“薩德”導彈首次飛行試驗。隨後美導彈防御局將“薩德”試驗設備轉移到太平洋導彈靶場,至今共開展了11次攔截試驗並全部成功,其中,9次成功攔截近程彈道靶彈,2次成功攔截中程彈道靶彈。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系統有如此好的記錄,這使美再次對“薩德”計劃寄予厚望,也標志著“薩德”系統已經成熟。

2008年5月,第一套“薩德”系統正式服役,包含24枚攔截彈、3輛發射車、1套火控系統和1部X波段相控陣雷達,造價約為7.5億美元。截止到2016年,美國已經在全世界部署了30套“薩德”系統,就像一顆顆“毒牙”散布瓖嵌在全球各要害部位。

“薩德”系統的三把“刷子”

“薩德”系統之所以引發高度關注,根本原因在于其出色性能所賦予的三把“刷子”︰

——“承上啟下”又“內外通吃”

“薩德”系統號稱是唯一能在大氣層內和大氣層外攔截彈道導彈的地基系統,攔截高度達到40-150千米,即內大氣層的高層和外大氣層的低層,這一高度處于射程3500千米以內彈道導彈的飛行中段、3500千米以上洲際彈道導彈的飛行末段。

“薩德”系統的攔截高度正處于“愛國者”反導系統和“宙斯盾”反導系統之間,因此,它既可以與“地基中段攔截”系統配合,也可以與“愛國者”等低層反導系統防御中的“末段攔截系統”配合。對美國導彈防御系統形成連續的分層攔截能力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

——“乾坤挪移”+“石破天驚”

“薩德”系統采用了“動能殺傷技術”,破壞機理為“踫撞-殺傷”。這種方式看似簡單,但難度不亞于“子彈打子彈”。

防空和反導導彈一般都采用高能炸藥破片殺傷,依靠碎片破壞目標導彈和彈頭,這樣的方式一般不能完全摧毀彈頭,只能使其偏離原來軌道,避免重要目標遭到打擊,但彈頭內的爆炸物或生化戰劑仍然會落到地面,造成破壞。而“踫撞-殺傷”的方式,是攔截器高速撞擊目標彈頭,從而引爆彈頭,使之徹底失效。美國所有的反導系統都采取這種方式,具有較高技術含量。

——“超強大腦”配“千里眼”

“薩德”系統最核心部分就是X波段相控陣雷達,其主要功能有目標的真假分辨、探測與跟蹤、威脅分類、來襲導彈落點估計以及實時引導攔截彈飛行、評估攔截後毀傷效果等。

該雷達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功能最強的陸基車載雷達,機動性強,能夠為攔截器提供目標精準預測位置,對典型彈道導彈彈頭目標的最大探測距離約1200千米。有專家稱,改進後其最遠探測距離可達2000千米,不僅可以為攔截器提供輔助,還可以主動探取監控範圍內其他國家的活動,是名副其實的“千里眼”。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