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者”隱退 “咆哮者”駕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王詩劍責任編輯︰姚遠
2017-01-20 09:23

近日,美國國防部官員透露,首部《電子戰戰略》已制定完成,即將對外發布。這表明,繼網絡戰後,電子戰很可能成為美軍新的獨立作戰樣式。從破開恩尼格碼的“圖靈炸彈”到席卷波斯灣的“白雪”行動,圍繞電磁頻譜的爭奪愈演愈烈。作為承擔美軍絕大部分電子戰任務的軍種,美國海軍艦載電子攻擊機EA-18G“咆哮者”無疑是支撐上述戰略的核心。且看沉默的“咆哮者”舉起不沾血的手術刀——

美海軍迎來“咆哮時代”

■楊王詩劍

接過前輩的榮譽勛章

“徘徊者”隱退

“咆哮者”駕到

“以空制地”是美軍慣用的作戰“套路”。如何保證空中突擊的安全和有效?美軍走出了兩條完全不同的道路︰隱藏自己和致盲敵人。前者催生了空軍隱身戰機的出現,而後者則帶出了海軍的電子攻擊機。

直到今天,沒有隱身戰斗機的美國海軍航空兵依然肆無忌憚地穿梭于戰場上空,原因就在于電子攻擊機的保駕護航。

1971,美軍開始投放剛剛服役的EA-6B“徘徊者”電子攻擊機進入越南上空,執行電子干擾和戰術情報獲取任務。15年後,面對擁有一定防空能力的利比亞,“徘徊者”在“黃金峽谷”中小試牛刀,護送美海空軍戰機編隊全身而退。

如果說卡扎菲還不足以捧紅“徘徊者”,那麼薩達姆就成為了電子攻擊機名聲大噪的“背景牆”。

1991年,在全世界的矚目下,EA-6B“徘徊者”、EF-111A“渡鴉”和F-4G“野鼬鼠”組成的電子戰編隊,在波斯灣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電磁風暴。通過近距離持續壓制,伊軍的防空系統和通信指揮控制系統被撕裂得支離破碎。

時光流逝,帶走的不僅是青春,還有曾經的輝煌。進入新世紀,昔日威風八面的“渡鴉”與“野鼬鼠”均已解甲歸田。在高強度的任務面前,“徘徊者”顯得獨木難支,常年的海風侵蝕和海水磨洗使它們比同齡陸基戰機衰老得更快。

更為重要的是,在執行具有時間敏感性的任務時,“徘徊者”就算拼了老命也無法跟上用渦扇發動機驅動的突擊機群,何況它幾乎沒有自衛能力!整個編隊的機動能力因此受到極大拖累。這對于高度重視打擊時效的美軍來說是不可容忍的。于是,研制下一代電子攻擊機就提上了日程。

嗅覺敏銳的軍火巨頭當然不會放過這個世紀大單,由波音公司提出的EA-18方案和洛馬公司提出的EA-35方案最終進入了美國海軍的視野。前者基于F/A-18E/F“超級大黃蜂”艦載戰斗機改裝,後者則基于F-35C改裝。考慮到後期維護的成本和便利性,以及F-35項目的進度問題,美國海軍最終選擇了穩妥的EA-18。

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選擇的正確︰在方案提出8年後,美國海軍首個EA-18G中隊就已成軍,而直到現在,F-35C還不知道在哪里。

2015年,服役40余載、功勛卓著的“徘徊者”正式退役,這意味著EA-18G“咆哮者”已經能夠獨立承擔起美軍電子戰任務。

新老交替的時刻總是令人低頭垂淚,但抬頭遠望,前方一片光明,從接過前輩的榮譽勛章那一刻起,美國海軍的“咆哮時代”就已來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