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冷兵器化身新型導彈攔截“神器”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楊王詩劍責任編輯︰姚遠
2017-04-14 10:13

《聖經•舊約》成書的年代,在位于古代巴勒斯坦中央的伊拉山谷,以色列牧童用彈弓做兵器,擊倒巨人歌利亞並將其斬殺,成為一代傳奇。這位牧童,就是日後赫赫有名的以色列第二任國王大衛。如今,只有撲克牌中的黑桃k和美術學院的大理石雕塑,還依稀記錄著大衛王曾經的輝煌。不過,信仰篤定的以色列人卻用另外一種方式傳承著先祖的精神。本月2日,以色列政府宣布,“大衛彈弓”中程導彈攔截系統投入全面運行。在現代尖端科技的加持下,當年助大衛一戰成名的原始冷兵器化身新型導彈攔截“神器”,繼續護佑猶太子孫。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大衛彈弓”如何射“大雕”

■楊王詩劍

測試中的“大衛彈弓”。

“體系縫隙”催生“特色彈弓”

如果說以色列是世界上地緣環境最惡劣的國家之一,相信沒有人會表達不同意見。在經歷了五次中東戰爭和無數次局部沖突後,這片用鮮血澆築而成的狹小國土仍處于重重包圍之中。面對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國土防御力量特別是反導力量建設始終是以色列軍隊建設的首選。

1991年,在海灣戰場上被肆意蹂躪的薩達姆,向以色列發射了39枚“飛毛腿”導彈,而美國的“愛國者”導彈防御系統並未成功將其攔截,大多數導彈都落在有“經濟首都”之稱的特拉維夫附近。終于,潛在威脅成為現實的“夢魘”。猶太人似乎由此看穿了“愛國者”只愛美國的“真相”,便傾注所有熱情和心血,趕在新世紀的曙光還未灑滿耶路撒冷土地之時,打造出了第一支屬于自己的反導作戰力量——2000年10月,主要防御遠程導彈威脅的“箭”式反導系統正式開始戰備值班。

可是,撐傘只能遮住天上的雨滴,卻擋不住地面濺起的泥濘。“箭”攔得住“高大上”的導彈,對“低慢小”的火箭彈卻束手無策。無論是西南邊的哈馬斯,還是北邊的真主黨,制造簡單、價格便宜的火箭彈和迫擊炮都是他們襲擾“鄰居”的第一選項。特別是在一牆之隔的加沙地帶,攥著“土炮”的游擊隊更是讓東邊的人民日夜游走在生死的邊緣。據不完全統計,自2000年起,至少有上萬枚各類炮彈砸在了以色列狹小的國土上。火箭彈畫下的“緊箍咒”把越來越多的以色列人圈了進去。于是,2011年4月,能夠攔截短程火箭彈和榴彈炮彈、獨具特色的“鐵穹”系統正式服役。

從“箭”到“鐵穹”,光陰流轉,以色列初步建立起了世界上首個、也是唯一一個高低搭配的國家導彈防御體系。但是,對手不會停下腳步。近在咫尺的黎巴嫩逐步裝備了最大射程達300公里的近程導彈,敘利亞更擁有了最大射程達160公里的遠程火箭炮。在此背景下,以軍引以為傲的“國盾”明顯變得“低端夠不上,高端不劃算”。

任何戰略能力上的“縫隙”都可能成為撬開國家安全大門的支點。宿敵環伺的以色列必定深知這一點,加緊研發主要用于攔截遠程火箭彈和近中程導彈的防御系統。“大衛彈弓”系統入役,為以色列的“國家盾牌”補齊了最後一環︰向下能摧毀“鐵穹”鞭長莫及的遠程火箭,向上能攔截“愛國者”和“箭”的漏網之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