攔截洲際導彈? 實戰化還遠著呢

來源︰科技日報作者︰張強責任編輯︰姚遠
2017-06-07 11:13

視覺中國

近日,美軍從範登堡空軍基地發射了一枚攔截導彈,目標是一枚從太平洋馬紹爾群島夸賈林環礁試驗場發射的模擬洲際彈道導彈。攔截導彈進入外層空間後,釋放出“外大氣層殺傷飛行器”,在太平洋上空摧毀了來襲目標。這是美軍首次進行洲際彈道導彈攔截測試。

科技日報記者了解到,美國此次測試的陸基中段反導(GMD)系統,屬于美國反導體系中的核心部分,它來自于美國原來的國家導彈防御(NMD)系統。美國反導體系還有其他三個部分,一個是海基中段反導(SMD)系統,即大名鼎鼎的艦載“宙斯盾”系統,另外就是“薩德”末段高空系統和“愛國者-3”末段低空系統。此次成功攔截洲際彈道導彈,預示著GMD技術有了新的提升,可以攔截所有射程的彈道導彈。

國防科技大學國家安全與軍事戰略研究中心王群教授對此表示︰“在飛行試驗階段,美軍GMD曾做過一次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測試,因此準確地說,這次應該是它自2004年實戰部署以來,所進行的第一次洲際彈道導彈的攔截測試。試驗的成功,表明GMD防御洲際彈道導彈已不再是紙上談兵,對世界軍事平衡和安全局勢都將有一定影響。”

陸基中段攔截難度大,成功率不足50%

談陸基中段反導系統,必須先了解洲際彈道導彈飛行的三個過程︰初始段,即導彈發射後向大氣層外爬升的有動力階段;中段,即導彈重返大氣層前的自由飛行階段;末段,即導彈再入大氣層到落地的階段。中段反導攔截,就是說導彈在大氣層外飛行時對其攔截。在該段攔截有一定優勢,如彈道最長、平穩固定、能精確預測,攔截陣地設置要求低,提供的攔截時間長,攔截後附帶損傷小等。

然而,陸基中段反導並不簡單,需要天基、地基、海基等多個偵察預警平台對彈道導彈的接力探測與跟蹤。同時,還需要有大推力的攔截導彈高速飛向太空,以動能撞擊的方式迎頭攔截,這就像是“用子彈打子彈”。

美國反導系統建設基本采取“邊部署、邊研究、邊試驗、邊提高”的策略,即部署後通過不斷研究、改進和試驗,提升反導系統的性能。

“1999年10月以來,GMD一直在進行攔截試驗,至今共進行了19次,美國對外宣布成功10次。”王群介紹,“可以說,在美國目前實戰部署的4種反導系統中,它投資花費最多,400多億美元,但攔截成功率卻最低,而且此前的18次攔截測試,大都以速度較慢的中程彈道導彈為目標。就是這些成功的試驗中,據美國媒體透露有些也只能算是部分成功,所以即使按美軍的標準,GMD的攔截成功率也不到50%。”

“特別是2010年到2013年,連續3次反導攔截試驗均告失敗。這與海基‘宙斯盾’系統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要知道2002年至2014年,後者35次攔截試驗29次都成功。因此,GMD的連續失敗,美國國內輿論幾乎是一邊倒的質疑聲浪,政治壓力巨大,讓它灰頭土臉、挺不起腰板,同時國際影響也不好,威懾力下降。”王群說。

近幾年,美軍頂著壓力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進。2014年6月22日,GMD成功攔截了太平洋上空一枚“來襲”的遠程彈道導彈。這是它2008年以來首次成功實施攔截,一掃連續失敗的陰霾。

時隔3年後,美軍再次成功進行了陸基中段反導系統試驗,不過目標是洲際彈道導彈。

既能反導也能反衛,且能力更強

“彈道導彈的射程越遠,它的彈道最高點就越高,速度也就越快。洲際彈道導彈的關機速度能達到20多個馬赫,接近第一宇宙速度7.91千米/秒。這樣高的速度,極大地壓縮了實施預警、跟蹤的時間,給洲際彈道導彈的攔截帶來很大的難度。”王群指出,目前,美國GMD的攔截彈基本是由“民兵-2”洲際彈道導彈改進而來,其速度達到7千米/秒甚至更高,已逼近了洲際彈道導彈的最高速度,因此具備了攔截條件。

對于剛結束的史無前例的試驗,王群表示︰“此次模擬的洲際彈道導彈在性能上接近美國‘民兵-3’洲際彈道導彈,射程最大應該也能達到1萬千米。‘民兵-3’是目前美國唯一的陸基洲際彈道導彈。GMD成功攔截洲際彈道導彈,表明了美軍對它的改進是有效的。”

此次試驗中,導彈先升入太空,之後釋放“外大氣層殺傷飛行器”,利用其動能摧毀目標。那麼,“外大氣層殺傷飛行器”是否意味著美國擁有了可打擊外太空裝備(如衛星)的另一種打擊方式?

“陸基中段攔截彈的射高可達上千千米,理論上講對付低軌衛星綽綽有余。而且,由于衛星是按照固定軌跡飛行,又缺乏規避和防御措施,打衛星比打導彈會更容易一些。”王群說,“事實上,美國‘宙斯盾’系統就不但能反導,而且能反衛,這也是美國更看好它的一個重要原因。早在2008年2月,美國就利用它擊落了其一顆高度247千米的失控衛星。從性能上看,GMD的反衛能力應該更強。此次攔截試驗成功後,不排除美國未來將對它進行反衛試驗,讓它實際上也具備反衛能力。”

雖打破戰略平衡,但距離實戰還很遠

2016年我國首次公開了2010年、2013年兩次反導試驗的視頻錄像。2010年進行的試驗是我國第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此舉使中國成為當今世界除美國之外唯一掌握中段反導動能攔截技術的國家。

有專家分析,我國中段反導系統研究與應用當前尚處于起步階段,基本只能進行技術驗證試驗。比如,中國還缺乏天基預警系統,反導試驗時不得不用地基雷達模擬預警衛星獲取導彈發射信號,體系方面缺項,無法進行實戰模擬試驗。

王群介紹,此次試驗中,美國利用天基預警系統在洲際彈道導彈發射的瞬間就獲得情報,這時受地球曲率限制,海基和陸基預警系統還不能發現來襲導彈。隨後,天基預警系統將信息傳遞給預警和跟蹤雷達,持續地對來襲導彈探測和跟蹤,同時跟蹤雷達引導攔截彈到達交戰區,釋放“外大氣層殺傷飛行器”實現對來襲導彈的攔截。

“這套系統美國現在已經比較齊全,但包括我國和俄羅斯等國還遠遠達不到美國的水平,因此肯定會有危機感。換句話說,此次試驗進一步打破了目前的核威懾和戰略平衡。”王群說。

但是,王群也特別指出︰“這也沒有必要過分擔心其威脅。這些年GMD的攔截試驗,實際上並不是‘背靠背’進行的,基本都事先知道時間、地點等信息,而且‘來襲’導彈上往往帶有信標,引導攔截彈找到它,這有‘作假’嫌疑,離實戰環境相去甚遠。況且,它攔截的還僅僅是單彈頭,對分導式多彈頭或有先進突防掩護措施的彈頭,能否攔截還是未知數。因此,此次試驗的意義更多的是在政治上,以威懾諸如朝鮮和伊朗這樣的國家,但對俄羅斯、中國來說卻是另一回事,畢竟它們洲際導彈不但數量多,且技術先進,突防手段強,更重要的是它們對付反導系統的‘矛’日益鋒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