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慕小明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15 11:00

10月16日至20日,美韓兩國在朝鮮半島附近海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從參演裝備和演習內容來看,海上反特種作戰、航母護航、防空、反潛、導彈預警、海上攔截為此次演習的重點課目,演習意在強化美韓聯合應對朝鮮核導威脅的協作能力。對韓國而言,借軍演打磨近年來提出的“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才是其核心目的。

“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的發展與演變

所謂“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是韓國軍方針對朝鮮核導威脅推出的自主遏制和應對理念,與近年來朝鮮核導危機的持續發酵有著直接的聯系。

2009年朝鮮進行第二次核試驗並發射“光明星2”衛星,為應對朝鮮導彈威脅,韓國軍方首次提出“三軸體系”概念。其核心是構建用于懲戒報復的陸、海、空精確打擊武器平台,重點發展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隱形飛機和無人機,以及水下攻擊型核潛艇。

2016年朝鮮連續進行核試驗。同年7月,韓國國防部長韓民求首次提出應對朝核威脅的“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該體系包括“殺傷鏈”系統、“韓國型導彈防御系統”和“玄武”系列導彈體系。同年9月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後,韓國軍方正式提出以打擊朝鮮最高指揮部為目標的“大規模懲戒報復作戰”概念,在“玄武”系列導彈體系的基礎上增加了組建“斬首特種部隊”的內容。至此,“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正式出爐,形成由“殺傷鏈”系統、“韓國型導彈防御系統”及“大規模懲戒報復作戰”組成的戰略戰術體系,集打擊、防御和威懾功能于一體。

2017年5月文在寅政府上台後,一方面主張加強與朝鮮交流合作,重啟南北對話;另一方面強調以絕對國防優勢實現朝鮮半島和平,要求韓國軍方加快部署“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

文在寅在多個場合表示,將在任期內不遺余力地推進“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的構建,要求國防部加快制定詳細的計劃,以確保有效應對朝鮮核導威脅,進而推進韓國國防體制改革。

“韓國型三軸作戰體系”如何運轉

按照韓軍的構想,在掌握朝鮮發動導彈襲擊跡象時,韓軍將首先啟動“殺傷鏈”系統,打擊朝彈道導彈發射設施;發現導彈來襲時,啟用“韓國型導彈防御系統”實施攔截;出現朝鮮核武攻擊征候等嚴重威脅時,實施“大規模懲戒報復作戰”,對朝鮮最高指揮部實施斬首和清除行動。

“殺傷鏈”系統集探測、識別、決策、打擊于一身,強調發現朝鮮核導威脅征候時實施先發制人打擊。按照韓軍的設想,“殺傷鏈”全程作戰時間30分鐘,要求1分鐘內探測發現朝鮮核導設施、1分鐘內識別目標坐標、3分鐘內選定攻擊武器並下達攻擊命令、25分鐘內完成目標攻擊任務。

韓軍的打擊手段已初具規模,形成了可覆蓋朝鮮全境的陸海空三維立體打擊能力。韓國陸軍裝備有“玄武-1”(射程180公里)和“玄武-2A/B”(射程300公里∼500公里)型地對地彈道導彈,以及“玄武-3A/B/C”(射程500公里∼1500公里)地對地巡航導彈。韓國海軍裝備有“海星-2”(射程為1000公里)陸攻巡航導彈和“海星-3”潛射巡航導彈(射程2500公里)。為應對朝鮮潛射導彈威脅,韓國海軍還提出了“水下殺傷鏈”設想。韓國空軍則通過升級F-16K主力戰機,采購美F-35A 隱身戰機、“斯拉姆-ER”、“金牛座”空射巡航導彈,以及“斯拜斯”-2000、GBU-50、GBU-54精確制導炸彈,提升戰機性能和精確打擊能力。

“韓國型導彈防御系統”由預警、指揮通信、攔截等子系統構成,主要攔截高度在40公里以內的彈道導彈和飛機。目前已基本具備了覆蓋朝鮮全境的反導預警能力,但在攔截手段上尚存在不足。

韓軍導彈預警雷達體系主要由兩部以色列制“綠松”固態有源相控陣雷達和“宙斯盾”艦載AN/SPY-1D(V)三坐標相控陣雷達構成。“綠松”雷達有效探測距離為500公里,兩部雷達交替使用可實現對朝鮮全境全天候不間斷探測。“宙斯盾”艦載AN/SPY-1D(V)雷達最大探測距離為1000公里,可同時監控500公里範圍內1000多個目標,通常在韓國東海及西海海域實施偵察,能效彌補“綠松”雷達的探測盲區。

反導攔截系統是當前韓國反導力量的短板所在。由于韓軍的48部“愛國者-2”防空系統及“宙斯盾”艦載SM-2導彈攔截成功率較低,韓軍計劃升級現有“愛國者-2”防空系統,使之與“愛國者-3”導彈兼容,並計劃在2020年前部署100余枚“愛國者-3”型導彈,使韓國導彈防御系統具備在40公里高度範圍內攔截朝鮮導彈的能力。

“大規模懲戒報復作戰”在繼承了“殺傷鏈”遠程精確打擊能力的同時,更強調特戰力量對朝鮮最高領導人實施“斬首行動”,阻止朝核武攻擊。目前韓軍特戰部隊主要為韓國陸軍特戰司及其下屬707特戰部隊、韓國海軍水下爆破隊等。韓軍計劃在2022年前配裝類似美軍MH-47或MH-60-類型的特戰專用直升機,與美軍特種作戰部隊開展聯合特種作戰訓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