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勢待發的空射彈道導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國防科技大學國防科技戰略研究智庫 王群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06-29 02:22

彈道導彈作為遠程打擊武器,目前應用于實戰的發射或部署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從陸地發射,如地下發射井固定發射和車載機動發射的彈道導彈,它們被稱為陸射或陸基彈道導彈;另外一種是從水下(上)發射,如潛艇水下發射和水面艦艇發射的彈道導彈,它們被稱為海射或海基彈道導彈。

那麼,除了陸射和海射,彈道導彈還有其他發射方式嗎?是的,理論上講,看似笨重的彈道導彈還可以“插翅”飛上天,這就是空射或空基彈道導彈。具體來說,空射彈道導彈是指由空中飛行平台攜載升空,並從其上釋放和分離,隨後點火發射的一類彈道導彈。

今年以來,俄羅斯對“匕首”空射彈道導彈系統進行了超過250次的飛行測試,包括白天和夜間條件下的訓練,引起廣泛關注。此舉預示著空射彈道導彈這類武器或將蓄勢待發,成為核大國的另外一類鎮國重器。

彈道導彈如何“插上翅膀”

三種運載 各有利弊

現階段,適宜運載空射彈道導彈的空中飛行平台主要為運輸機、轟炸機和戰斗機等軍用航空器,它們主要是通過三種比較有實戰價值的方式運載彈道導彈升空︰

一是飛機掛載,利用飛機直接將彈道導彈掛載于機腹或機翼下起飛,載機將在高空飛行或大迎角躍升時投放和發射導彈。這種掛載方式多為戰斗機采用,適合尺寸重量稍小的近程或中程彈道導彈。導彈在點火前能獲得更大的初速,有利于提升導彈的速度。不過,采取這種掛載方式的導彈在戰機飛行過程中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比較嚴重,還將降低戰機的隱身性能。“匕首”空射彈道導彈系統就是采用這種運載方式。

二是飛機背馱,將彈道導彈馱在飛機背部起飛,到達預定高度後,導彈與飛機分離並發射。這種運載方式多為運輸機或轟炸機采用,優點是能攜帶尺寸重量較大的遠程或洲際彈道導彈,且導彈對運輸機的貨倉沒有要求;缺點是飛機的氣動外形不好,飛行阻力較大,飛行高度受限,導彈在飛機飛行過程中還將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蘇聯曾研究過這種運載方式。

三是飛機艙運,將彈道導彈裝在飛機貨倉內起飛,到達預定高度後利用牽引傘牽引和傘降技術空投導彈。這種方式多為運輸機或轟炸機采用,能適應尺寸重量較大的遠程或洲際彈道導彈,且導彈在飛機飛行過程中不受外部環境的影響。不過,艙運對飛機貨倉形狀和尺寸要求極高,牽引和傘降技術也十分復雜。美國早期就試驗過這種運載方式。

空射彈道導彈的特點

優勢明顯 難點突出

與陸射和海射的彈道導彈相比,空射彈道導彈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

首先,發射費用低、性價比高。空射可省去陸射和海射所使用的彈道導彈發射裝置,且不需要構建預設陣地或陣位,可不用一級發動機或減少其發射燃料。

其次,威力增強,射程提高。通過飛機攜載和釋放,彈道導彈已經獲得了一個初始高度和速度,有利于減輕導彈的結構重量,提高運載能力,攜載更大的彈頭。

第三,機動性好,生存能力強。飛機的機動速度要快得多,活動範圍也大得多,在本國領空或防區外飛行很難被偵察、定位和攻擊。即使地面遭受核打擊,已經升空的飛機也能避免被摧毀。

第四,預警難度大,突防能力強。彈道導彈的初始段顯著縮短,有效降低了助推過程中的紅外信號,壓縮了敵方的預警時間。飛機能大範圍機動,在防區外的高空從敵方反導系統的薄弱環節發起攻擊。

第五,規避射程限制,實施遠程打擊。相關國際條約對中短程彈道導彈的射程都有嚴格限制,而空射彈道導彈可利用飛機有效彌補導彈射程的不足,大大延伸導彈的射程,便于從更遠的地方攻擊目標。

最後,作戰穩定性高,靈活性好。空射彈道導彈有著區別于目前“三位一體”(陸基洲際彈道導彈、潛射彈道導彈和戰略轟炸機)戰略核力量的獨特性能,有利于增強戰略進攻力量的作戰穩定性,能在局勢不確定時,為領導層提供一定的決策時間,提升作戰使用的靈活性。

當然,空射彈道導彈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彈道導彈的體積重量較大,對載機結構和設計要求較高,無論何種運載方式載機都要有足夠的運力;載機在高空高速飛行過程中,要擇機投放和分離質量較大的彈道導彈有難度,對載機的安全性威脅很大,技術實現很復雜;彈道導彈投放後,在降落過程中要迅速調整和保持點火姿態非常不容易;載機時時處于高度機動狀態,無法預設發射陣位,難以精確測量彈道導彈坐標位置,測控和制導系統初始瞄準難度增大、技術要求苛刻,進而導致導彈的打擊精度不容易得到有效保證。

空射彈道導彈的曲折歷史

命運多舛 屢次中斷

事實上,空射彈道導彈已經有很長的研發歷史了。二戰結束後不久,在彈道導彈被“摸透”並實戰部署後,美蘇兩國就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空射彈道導彈。

1958年5月,美國先行實施了空基彈道導彈的可行性研究,以B-47和B-58轟炸機為空中平台,分別攜帶“獵戶座”和“處女座”彈道導彈,進行了多次飛行和攔截低軌衛星的試驗,初步驗證了空射彈道導彈空中發射和攔截衛星的可行性,並為其後續研究提供了技術儲備。稍晚些時候,蘇聯也以圖-95轟炸機為空中平台,在P-13潛射彈道導彈的基礎上設計了P-13A空射彈道導彈。不過,鑒于空射彈道導彈在當時條件下技術較為復雜、實現難度也較大,加之這一時期陸射和海射彈道導彈實戰性能已經獲得很大的提升,美蘇兩國在上世紀60年代初期,暫時放棄了對空射彈道導彈的進一步研究。

直到上世紀70年代初期,當美蘇的“三位一體”戰略核力量已經達到了相當規模且數量要受到相應條約限制的時候,他們才又動了重新研發空射彈道導彈的心思。

美國後來走得要遠一些。從1974年7月開始,美國連續進行了21次戰略空射彈道導彈的可行性試驗。試驗時的載機為C-5A“銀河”運輸機,空射彈道導彈改自“民兵-1”陸基洲際彈道導彈。

1974年10月24日,最後一次進行的點火飛行試驗是歷次實驗中最大的亮點。當時,長達17米、連同拋投平台和支架一起重達38.7噸的“民兵-1”彈道導彈(自重31.8噸),在牽引傘的牽引下滑出機尾艙門,通過降落傘持續下降並與平台和支架分離。“民兵-1”到達接近2500米的高度後,其一級發動機點火發射,導彈開始向上爬升,沖出大氣層並按照預定彈道飛行,而後濺落到大海中。試驗取得了圓滿成功。

雖然空射彈道導彈的飛行試驗算是成功了,美國也自認為基本攻克了空射彈道導彈的關鍵技術,但其並未像外界預料的那樣“乘勝追擊”,一鼓作氣地讓空射彈道導彈實戰化。

之所以這樣做,有技術和經濟方面的考慮——美國當時認為,要讓空射彈道導彈獲得類似陸射和海射彈道導彈的打擊能力,技術上仍有一段路要走,還不得不擠佔發展其他戰略武器所需的寶貴軍費。

更重要的是政治方面的考慮——美國認為,研制和部署空射彈道導彈勢必會導致蘇聯的隨後跟進,不符合美國鞏固戰略穩定和追求單方面優勢的既定軍事戰略。因為,當時美蘇兩國都擁有新型戰略核武器這種大殺器,而美國在競爭中已經獲得穩定性、可靠性、靈活性優勢。

由此,美國主動放棄了發展和部署空射彈道導彈,並與蘇聯簽署了有關協定備忘錄和條約來限制對它的研發。影響比較大的就是1991年美蘇簽署的第一階段《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1994年12月正式生效的該條約規定,到2009年12月5日之前完全禁止空射彈道導彈的試驗、生產和部署。

空射彈道導彈的發展趨勢

難以割舍 呼之欲出

不過,美國此後並未完全放棄對空射彈道導彈技術的研究。一方面,美國一直在進行民用空中發射火箭技術的試驗(與空射彈道導彈技術相通);另一方面,美國不間斷地發展武器測試和試驗用的空射彈道導彈靶彈,比如美國陸基中段、海基中段和“薩德”反導系統攔截試驗中經常用到的不同射程的靶彈。事實上,除了不安裝真彈頭、不追求高精度、沒有按照進攻武器的關鍵要求設計外,空射彈道導彈靶彈采用的主要技術與空射彈道導彈完全一樣,比如運載技術、空中分離與點火發射技術、制導技術、中段和末段變軌突防技術等。

美國還幫助以色列研制出了“箭”系列反導系統試驗時所用的 “雀鳥”系列空射彈道導彈靶彈。空射彈道導彈靶彈儼然成為兩國反導系統測試難以離開的“試盾之矛”。從這個意義上看,美國和以色列應該是掌握了空射彈道導彈技術。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可以推測,在沒有新的限制條約簽署和國際上嚴格禁止的情況下,在俄羅斯“匕首”空射彈道導彈系統試驗成功的刺激下,特別是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組建“太空軍團”的倡議下,只要美國有意願,它將很快研制出作為進攻武器的空射彈道導彈。空射彈道導彈也可成為動能反衛星的又一利器,因為相比美國現有的陸基和海基動能反衛星武器,它在靈活性、機動性、快速性、突然性及生存性等方面都更具優勢,未來能更好地促進特朗普“美國必須主導太空”計劃的實現。

有意願的另外幾個核大國(甚至包括有相應技術儲備的其他彈道導彈研發國家)也會適時出手。畢竟,美俄之外的有核國家,核力量的規模相對較小,而空射彈道導彈還擁有穩定的二次核打擊能力,可作為其可靠核反擊的另一重要選擇。如此一來,空射彈道導彈的封印已解,或將被再次喚醒。

圖ヾ︰俄羅斯“匕首”空射彈道導彈系統的載機為米格-31戰機,掛載Kh-47M2空射彈道導彈。

圖ゝ︰美國空軍C-17運輸機裝載測試用的空射彈道導彈靶彈。

圖ゞ︰C-17運輸機釋放空射彈道導彈靶彈。

供圖︰支 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