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兵器內蒙古北重集團車工鄭貴有——

願為“薪火”敢做“梁”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易舒冉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10-24 08:30

(資料圖)

“他特別好學,工具箱里除了工具,還藏了半箱書。”

“他技術可牛了,一般人搞不定的零件,他能搞定。”

“他點子多,我們遇到難題了,都喜歡找他幫忙。”

……

工友們口中的“他”,就是內蒙古北重集團的車工鄭貴有。47歲的鄭貴有各種“光環”加身︰全國勞動模範、全國技術能手、中國兵器首席技師;工作26年,解決130余項軍民品加工技術難題。

從普通工人到首席技師,工友們問他訣竅。“其實就是一個字‘干’。”鄭貴有說,“我進廠第一天就給自己立下規矩,無論大活小活都要搶著干,而且要想盡辦法干到最好。”

別人不願意干的活,他干;別人不敢干的活,他也干

1992年,鄭貴有從技工學校畢業,進入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成為一名普通的車工。

車間里流傳一句話︰“鉗工怕打眼兒,車工怕車桿兒。”細長桿由于剛性差,在車床加工的過程中容易發生彎曲變形,稍不留神,產品就會報廢。工人們每次接到細長桿的加工單,往往推三阻四,費時費力的活沒人願意干。

每當這個時候,鄭貴有就站了出來。他耐著性子,嚴格按照工藝流程操作,邊干邊思考。調整裝夾力度、采用反向走刀……鄭貴有通過一個個創新的點子,啃下了細長桿這塊“硬骨頭”。2014年,鄭貴有的“細長桿零件在普通車床上的加工方法”獲國家發明專利。

“他干起活來就像‘拼命三郎’,別人不願意干的活,他干;別人不敢干的活,他也干。”北重集團工會副主席李琦說。

2012年底,集團要維修一個高3.4米、重23噸的油缸,按照慣例,可以委托給專業廠家進行維修,但至少要花費50萬元。鄭貴有想,如果留在廠里修,這筆錢不就省了?

然而,沒有維修經驗又拿不到外廠的工藝流程,誰來修?怎麼修?一時間,廠里的老師傅們都打了退堂鼓。

鄭貴有一咬牙答應了。經過兩個多月的奮戰,鄭貴有和他的工友們終于把油缸雕琢成圖紙上的形狀。“攻克技術難題需要工友們團結合作,更需要有人敢站出來,帶領大家一起干。” 鄭貴有說。

“無論時代如何發展,生產技術如何革新,作為產業工人,肯干、實干永遠是排在第一位的。”鄭貴有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