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東俊:“實驗室是我的戰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高先千 馬玉彬 米 楊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12-21 01:27

【人物小傳】張東俊,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試訓基地艦艇試驗驗收中心主任。從事艦艇驗收和潛艇作戰試驗工作20多年,獲得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國防發明專利7項。

落日的余暉中,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試訓基地艦艇試驗驗收中心格外靜謐。步入實驗室,一場紅藍對抗演習正如火如荼地展開。

藍方潛艇深海潛伏,耐心地尋找戰機。“發現‘敵’潛艇目標。魚雷,放!”說時遲、那時快,藍方潛艇發射的魚雷如利箭般朝紅方襲來。

“緊急上浮。”紅方潛艇以大傾角航行成功規避。

如此驚心動魄的場面是通過高性能計算機模擬呈現的。主導者是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試訓基地艦艇試驗驗收中心主任張東俊。

幾年前,張東俊提出潛艇作戰試驗理論。他牽頭的驗收部主要擔負艦艇裝備試驗、驗收訓練等任務,是裝備交付部隊前的最後一道關口。他帶領團隊成員對每艘戰艦進行檢查驗收,為合格戰艦頒發“出生證”。

一次驗收後,張東俊敏銳地察覺到,單純的質量驗收“卡指標”,已經不能滿足潛艇實戰化需求。

勇于挑戰自我才能實現突破。張東俊認為,讓未來戰爭在實驗室提前打響,按照設計戰爭的思路,營造出逼真作戰環境,不僅可以在近似實戰條件下發現設計和生產缺陷,還可以用精準數據指導官兵使用好裝備。

讓想法成為現實並非易事。在全新領域,張東俊沒有多少經驗可循,只能帶領團隊成員“摸著石頭過河”。

為了掌握最真實的作戰數據,張東俊帶領團隊成員參加多場海上重大演習、實兵對抗及艦艇遠航等任務。

在探索潛艇裝備極限的邊界性試驗中,潛艇需要在高速機動的情況下進行深潛、大縱深上浮或下潛等高難度動作。稍不留神就可能發生意外。

憑著扎實的理論基礎和真實的作戰數據,他們在實驗室晝夜奮戰。經過無數次的實驗室推演,他們將作戰試驗成果應用到實戰演練中,潛艇戰斗力得到大幅提高。

隨著作戰試驗成果的應用,張東俊帶領團隊成員編成的《某型潛艇作戰運用指南與指揮操縱參考手冊》,迅速被印發至各潛艇部隊和相關院校試用。

未來戰場瞬息萬變,張東俊沒有停下探尋的腳步。他說︰“一線作戰部隊,官兵接收的是最真實的作戰數據,我們應該積極探索,讓數據在實驗室里‘發光發熱’,最大限度對接未來戰場。”

在信息化作戰中,潛艇要協同作戰,不能再做水下的“孤狼”。針對水下潛艇探測的難題,張東俊創造性地提出一種新理論。這一理論經過反復推敲,在實驗室試驗成功,應用到部隊後,有效提升了潛艇協同判情和綜合防御能力。

從事艦艇驗收和作戰試驗工作20多年,張東俊始終保持沖鋒姿態。他說︰“實驗室是我的戰場。要像打仗一樣試驗,把試驗當成打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