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元勛彭桓武︰我研究核彈是為了世界和平

來源︰中國之聲國防時空作者︰王銳濤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6-27 00:03

听眾朋友,我是央廣記者王銳濤,今天我們邀請軍史專家董保存繼續為您講述兩彈一星元勛的故事。

彭桓武,著名理論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是我國理論物理和原子能事業的奠基人之一,在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氫彈以及第一艘核潛艇的理論設計工作中做出了卓越貢獻,被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

董保存︰“說到彭桓武院士,人們都會用四個字來評價——赤子之心。為什麼說彭桓武有赤子之心呢?因為他把自己的一生和祖國緊緊聯系在一起。1931年,他通過自學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1938年,23歲的彭桓武到英國愛丁堡大學留學,他的老師玻恩教授是德國著名物理學家、量子力學奠基人之一。玻恩教授和愛因斯坦有著幾十年的友誼,經常通信。玻恩曾在信中向愛因斯坦這樣稱贊他的愛徒︰‘中國人彭桓武尤其聰明能干,他總是懂得比別人多,懂得比別人快。’同時玻恩教授還將彭桓武推薦到了愛爾蘭都柏林高等研究所,師從著名教授薛定諤。

玻恩和薛定諤二位教授對彭桓武的評價很高,他們認為這個年輕人理解能力超群,學習了很多知識。但彭桓武卻曾和二位導師笑稱︰‘你們只是說我在學術研究方面具備一些能力,但是我這個人在人情方面的知識還不如一個中學生呢’。”

在國外留學期間,彭桓武在理論物理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得到了著名物理學家玻恩等人的高度贊揚。彭桓武在生前的一次采訪中回憶說︰

“我數學方面的知識都是玻恩老師傳承下來的,他有一個私人的圖書櫃,我可以隨便看。我在英國學的是德國哥廷根學派,那是數學老祖宗,幾代名師都在那兒,所以我的數學在那里學的比較高深。”

董保存︰“在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氫彈研究理論攻關的過程中,彭桓武對數學、物理方面的超常記憶力讓很多同事感到驚嘆,他可以隨手在小黑板上寫出一長串的公式來。彭桓武80多歲的時候,還可以毫厘不差地背誦物理學中那些特別繁雜的公式,令很多年輕人嘆為觀止。

1947年,他到比利時參加會議時,繞道法國巴黎看望了錢三強和何澤慧兩位科學家。他們是清華大學物理系的同學,後來也都成為了中國的兩彈一星元勛。在巴黎重逢,他們聊到了美國在日本投放原子彈的事情,彭桓武和錢三強兩人相約,一定要想辦法回到祖國,為祖國做些事情。

為了回國,彭桓武想盡一切辦法,終于搭上了一艘英國的運兵船,找到一個艙位,幾經顛簸流離,終于回到了祖國。很多年以後,有人問彭桓武︰‘當時你在英國的學術地位那麼高,成為皇家科學院的院士,這種情況下你為什麼要堅定地選擇回國呢?’他回答說︰‘一個中國人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學成回國是每一個海外學子應該做的’。”

新中國成立後,彭桓武將研究方向逐步轉到原子能及核武器的研究,並把主要精力放在青年干部培養、相關理論研究和學術組織工作上,為新中國培養了第一代反應堆理論研究人員。談到從事核武器研究時的初心,彭桓武在一次采訪中說,研制核武器是為了更好地維護世界和平。

“咱們並不是主張核武器,我那個詩里面不是講的嘛,‘科學為人民幸福,核能促世界和平,忠心遵照黨領導,服務竭誠終此生’。”

董保存︰“彭桓武回國後,在20世紀60年代,我國的原子彈事業剛剛起步,中央決定調彭桓武到當時的二機部,北京的九所,接替撤走的蘇聯專家,負責核武器的物理研究工作。從那時起,彭桓武長期從事理論物理基礎和應用研究,先後在中國開展了原子核、鋼錠快速加熱工藝、反應堆理論和工程設計以及臨界安全等多方面的研究,這些研究都非常專業。概括地說,他對中國的原子能科學事業做了許多開創性的工作,對中國第一代原子彈和氫彈的研究和理論設計作出了重要貢獻,而且這些貢獻都是默默無聞做出的,他是一個幕後英雄,直至今日你很難找到彭桓武先生在這個領域的故事。

在研究原子彈期間,彭桓武就開始琢磨氫彈的相關理論。也正是在彭桓武的指導培養下,在“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家鄧稼先、周光召、于敏、黃祖洽等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國的氫彈試驗很快取得了圓滿成功。”

在中國的原子彈、氫彈相繼研發成功後,各種榮譽接踵而來,彭桓武卻從不居功自傲,總是把功勞歸功于集體,並總結提出了“搞大科學工程一定要依靠集體智慧”的觀點。

“我做的事比他們都少得多,‘兩彈一星’主要組織人是錢三強,實際受苦受難比較多的是王淦昌,我只能拿筆桿子在紙上,獨立地去看他們的工作做的對不對。”

董保存︰“當時彭桓武和十個科學家獲得了原子彈、氫彈研究中的數學物理問題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按照國家規定,這項獎章應該授予名單中排名第一的獲獎者。當同事們把這個獎章送到彭桓武家里的時候,彭桓武堅決拒絕。他說︰‘這是大伙一起干的,這是集體的功勛,不應該由我獨享。’大家就反復勸說︰‘這是按照規定來的,你排第一個,就應該首先給你。’彭桓武說︰‘獎章我收下了,現在這枚獎章已經歸我所有,我有權來處理它,請你們把它帶回去,就放在研究所,獻給所有為我們這項事業貢獻過力量的人吧。’就在這一天,他提筆寫下14個字︰‘集體集體集集體,日新日新日日新’。從此以後,每當有人提起彭桓武在 “兩彈一星”研究中作出的突出貢獻時,他總會非常嚴肅地說,那都是大伙兒一起干出來的。

說到這里,我們必須講講彭桓武留下的那份遺囑。2007年2月28日彭桓武病逝,他在遺囑中寫明,要把遺體捐獻給醫院進行醫學研究,把自己積蓄的50萬元錢捐獻給中科院物理理論研究所。在這份彭桓武親筆簽字、令人動容的遺囑中,他寫道︰‘喪儀從簡,不舉行任何會,骨灰不存任何公墓,由遺囑執行人按遺囑歸返自然。兩彈一星金質獎章贈給國家一級的軍事博物館,書贈送理論所圖書館。’面對這樣一位偉大的科學家,作為後人,我們應該永遠向他學習,學習他的赤子之心,學習他的精神,為我國國防和軍隊建設做出自己的貢獻。”

(中國之聲國防時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