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袋鼠效應’”告訴我們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蘇煜堯責任編輯︰楊紅
2017-04-01 17:11

“美軍‘袋鼠效應’”告訴我們什麼?

——國際輿論戰格局“一邊倒”引出的戰略話題

■蘇煜堯

“美軍‘袋鼠效應’”——這是軍事家對當前的世界軍事發展態勢的比喻。

“美軍‘袋鼠效應’”——指的是美國始終跳躍在世界前頭,在發動戰爭的同時也引發了世界新軍事革命。這個比喻很形象。作為軍事戰場的“孿生兄弟”——輿論戰場,美國的“袋鼠效應”,則引發了世界輿論傳播的全方位革命。

輿論專家認為,美軍引領的輿論戰,有三個方面的作用︰使人們的輿論戰觀念發生了根本變化;認識了輿論戰的巨大威力;看到了輿論傳播的發展方向。

那麼,美軍引領的輿論戰的三個方面的作用,表現在哪些方面呢?這里,我們通過《無形亮劍——加快轉變傳播力生成模式》,與您共同分享這個戰略話題。

20世紀90年代至今,美軍先後打完了海灣、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四場中等規模的戰爭,實現了三個國家的政權更替。審視這四場戰爭,會發現一種驚人的現象︰美軍要到哪里打仗,美國的輿論就向哪里聚焦;輿論達到頂峰,美軍隨之宣戰;明明是強盜邏輯,美國人卻總打著“人權”的旗號。

現代戰爭是媒體的特殊舞台。這四場戰爭已經使媒體成為一種由特殊走向普遍應用的作戰武器,以全新作戰樣式向對方實施攻心奪氣亂謀的作戰;把公眾的情緒引向戰爭;麻痹對方,營造戰爭迷霧,增加戰爭進程中的不確定性;等等。傳媒在加大自己影響力的同時,也在更廣闊的領域、範圍,更高的層次影響戰爭。

中國有句老話︰“有理不在聲高。”但美國人正在改變著這一現實——

先入為主,把發動戰爭的“正當理由”叫得格外響。伊拉克戰爭前,美國一是說薩達姆和拉登“基地組織”互相勾結;二是說薩達姆藏有對美國、對世界帶來威脅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了證實這兩條理由,煞有介事地大造輿論說,“9?11”劫機者穆罕默德?阿塔曾和一名伊拉克情報人員在布拉格會面。薩達姆從西非尼日爾購買了500噸鈾用于制造核彈頭。如此這般,激起了美國公眾的情緒,致使美國入侵伊拉克幾乎沒有反對的聲音。一度標榜“新聞自由”的美國媒體,也按其“主子”的意圖,一步步把輿論戰推向高潮。這種充當一只“百依百順的小狗”的狀況,成了歷次戰爭的常態。

加大攻勢,扼殺正義之聲。采取一切超常規手段,甚至違反《聯合國憲章》,對美國來說也不“臉紅”。科索沃戰爭中,美國等北約國家的廣播電台電視台每天都有南聯盟政府及其領導人如何“迫害”科索沃阿族人的大量文稿,播放顯示其高技術武器威力的畫面,突出報道空襲效果,動搖南民眾意志。北約派出了“飛行廣播電視台”,使用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所屬空軍第193特種作戰聯隊的6架EC-130E/RP廣播電視飛機,輪流升空,每日對南傳送4個小時的廣播電視節目,用塞爾維亞語向南斯拉夫軍隊和民眾展開心理攻勢,瓦解士氣。通過操縱歐洲衛星通信組織,停止為轉播塞爾維亞電台電視台的節目提供衛星服務,實施戰略信息封鎖,扼殺南人民的正義之聲。

利用優勢,控制輿論傳播權。阿富汗戰爭中,美軍利用通信衛星加強“美國之音”“自由歐洲廣播電台”等廣播宣傳能力,增加對中東地區電台電視台的頻率,延長普什圖語和波斯語節目的播出時間,擴大了宣傳效果,美軍也由此控制了輿論傳播權。伊拉克戰爭中,美軍使用了大量高科技新聞手段,通過近乎現場直播的方式,對“斬首行動”“震懾行動”等進行了電視報道,極大地削弱了伊拉克軍民的抵抗意志,最終導致幾十萬伊軍“集體蒸發”,伊拉克政權迅速瓦解。戰區一度只有美軍“一家之言”。

美軍把現代戰爭當成媒體的特殊舞台,正是其引領的輿論戰三個方面作用的具體體現。

進一步說,美軍的這三個方面的作用是“有形”的。美軍《聯合公共事務行動指南》提出,影響盟國和國際輿論對美國及美軍的評價,直接影響美國與盟國軍事聯盟的成本、戰爭成本的高低等。主管公共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麾下有專門的電台、電視台和多種權威刊物,各軍種聯合司令部也都有自己的公共網站,這些都是美軍打輿論戰的重要平台。2006年,美軍就組建了“媒體戰部隊”,主要鏖戰在互聯網上,為美軍軍事行動服務。2011年成立的國防媒體局人員編制2400名,每年經費達2億美元。美國的國防部網站,信息海量,網站既有致力于贏得國際社會好感和認同感的有關美軍國際維和、人道主義援助等信息,也有彰顯美軍戰斗力的先進武器、作戰理念等威懾信息。不僅如此,他們還投巨資研發了2000多種網絡戰武器,不斷推出“翻牆”“破網”等軟件,企圖利用網絡優勢長期威懾和控制別國的政治穩定和經濟發展。美軍還特別重視新聞發言人的培養選拔和輿論領袖隊伍的建設等。

在美國的帶動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韓國等國已公開宣布正在實施的新軍事革命中,把輿論戰納入重要內容,俄羅斯、印度、越南等國還在推行軍隊信息化建設中加大媒體信息化建設。這實際上已經啟動了輿論傳播的革命。

現實就是這樣嚴酷,由于美國等西方國家信息化程度一直處在世界領先地位,“軍事強國”往往也是“輿論強國”。美國等西方國家壟斷著世界大部分地區近90%的新聞信息傳播,常常自恃強大,而又“寸土必爭”,一些弱小國家往往挨打還“理虧”。按媒介專家的話說,這叫輿論戰“一邊倒”的不對稱性。這已經成為發展中國家如何應對霸權國的輿論戰迫切需要研究的重要課題。

“美軍‘袋鼠效應’”給我軍既提出了巨大挑戰,又提供了難得的機遇。挑戰主要表現在︰西方發達國家早已把輿論戰納入國防戰略,並通過巨額投資,已經對我佔有輿論戰軟硬件的“時代差”優勢;機遇的本質與內涵表現在︰如果我軍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能正視自身在未來輿論戰中可能存在的差距,鳳凰涅--,就可能在不太長的時間內,突出重圍。國家的前途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與軍隊的建設與發展如此密切相關。

這其實也警示我們︰中國軍隊要圓強軍夢,提高以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能力為核心的多樣化軍事任務能力,一個最緊迫的任務是加快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同時還要加快轉變輿論戰戰斗力生成模式,盡快打破西強我弱的輿論格局。這已成為事關國家和民族安危的一項重大課題,更是我軍政治工作的一道時代課題。

這更是在叩問我們︰加快轉變輿論戰戰斗力生成模式,盡快打破西強我弱的輿論格局,我們面臨哪些突出問題?面對西強我弱的輿論格局,我們如何在關鍵時刻發出權威聲音,不戰而屈人之兵?如何瞄準未來戰場,著眼全媒體時代特征,探索加快轉變輿論戰戰斗力生成模式新思路?等等。

由解放軍報社長征出版社出版的《無形亮劍——加快轉變傳播力生成模式》(以下簡稱《無形亮劍》),著眼實現強軍目標,全面、系統回答了加快轉變傳播力生成模式的一系列問題,並重點對我軍加快轉變傳播力生成模式“三大戰略問題” ——戰略意義、戰略途徑、戰略突破進行了權威解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